图片 1

新教育的发展历程和核心理念,国务院安委办称丰县校车事故直接原因为超速

图片 1   校车停车上下学生时,后方车辆硬停车等待。鞠焕宗

  发展历程

  据新华社北京1月4日电
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近日通报造成15人死亡的江苏省徐州市丰县“12·12”重大道路交通事故。经初步调查分析,事故直接原因是客车超速行驶,在躲避一辆对面驶来的人力三轮车时采取措施不当。此外,客车驾驶人还存在驾驶证与准驾车型不符的违法行为。

  政府拍胸脯给学前教育投入了,可钱该怎么花?有的公立园在突击花钱,连马桶都买进口的——

  2011年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了《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分别对学校和校车服务提供单位、校车使用许可、校车驾驶人、校车通行安全、校车乘车安全、法律责任等方面做出了详细规定。

  新教育实验,由朱永新教授发起的一个民间教育改革行动,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重点课题。一个以教师发展为起点,以六大行动为途径,以帮助新教育共同体成员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为目的的教育实验。近几年来,新教育实验因其强调教育者自身的行动反思,以及新教育共同体对社会公益的关注而倍受瞩目,形成国内著名的教育NGO。新教育实验始于2000年朱永新教授出版的《我的教育理想》一书,书中提出了“理想教育”的基本思想,朱永新对现行教育的批判、反思及对行动的渴望引发了民间教育思想者的热情响应,通过网络,通过对话与碰撞,一种新教育思想逐渐成形。2002年6月,“新教育实验”的专门网站“教育在线”开通;2002年8月,实验于江苏省昆山市玉峰实验学校启动,提出了核心理念、基本观点、基本原则,并规划设计了“六大行动”实验项目。

  依据有关规定,国务院安委会已对这次事故查处实行挂牌督办,查处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和所有幼教界人士一样,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廖丽英最近也在为学前教育迎
视频:解读幼儿园为何能在孩子身上频挖商机
媒体来源:东方卫视

  其中还规定校车享有三项优先权:交警应当指挥疏导校车优先通行;校车可在公交专用车道行驶;校车停车上下学生时,后方车辆应当停车等待,禁止超越。

  核心理念

分享到:

来发展的春天而欢欣鼓舞。不过,这位长期从事学前教育研究和实践的学者在高兴的同时有些担心:如果相应的制度改革和建设跟不上,学前教育有可能会再一次出现大起大落。

  面对校车超载等乱象,面对校车事故频发,此次公布征求意见稿,给予校车优先权,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如何让这些校车优先权得到保障显得尤为重要。针对“校车特权”,许多市民大多表示赞成,但赋予了校车优先权,车辆驾驶员是否会遵守?违法了又该如何处罚?等等问题显然需要理清;如何有效保障校车的优先权,仍值得探究。

  新教育认为,儿童的学习不应该只是“为将来的工作与生活作准备”,教育本该是生活的基本方式,儿童今天在学校里所接受的教育,在为长远的人生与社会理想服务的同时,本身就应该是幸福的生活。新教育强调“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这既是对教育终极意义的思考与追求,也是对当下畸形教育提出疗治的愿望与计划。在素质教育成为越来越多人共识的同时,学生的童年和青春却是充满失败、没有美好梦想的,许多学生已经失去了凝望世界的明眸,失去了追求理想的冲动,失去了淳朴的情怀和感恩之心……新教育实验提出“教育幸福”,首先针对的就是这些脱离人性摧残童心的畸形的教育而言的。新教育在“幸福”后面加上“完整”二字,首先是指幸福的完整:教育既要满足学生相对低级的内在需要,如安全的需要与被爱的需要;更要促进学生萌发高级的需要,如爱他人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社会认可的需要。同时,这个完整还是受教育者“身、心、脑”的完整,当前过于偏重静态学科知识而忽略了心灵与身体的教育是不完整的;即便在智育中,割裂的学科、分裂的知识本身也已经不再是完整的。新教育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实现人的“全面和谐的成长”,能够让每个受教育者能够获得成功的智力,整合的智慧,高尚的德性,丰富的情感。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头脑冷静,要好好思考究竟如何才能让学前教育做到科学发展。”廖丽英说。

  NO.1:校车资金来源?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前不久在青岛召开的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副司长李天顺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他在讲话时援引一位专家的话说:“当全社会的聚光灯投向学前教育的时候,我们准备好了吗?”

  校车资金谁来承担?《征求意见稿》做出了这样的规定:对学生居住分散,难以保障就近入学或者在寄宿制学校入学的农村地区,国家通过财政资助、税收优惠、鼓励社会捐赠等多种方式,支持使用校车接送学生的服务。支持校车服务所需的财政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支持校车服务的税收优惠办法,由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制定。

  民办园补贴如何用在孩子身上而不是落入老板的腰包

  “没有充足的资金就难以保障校车的质量和运行”,东升镇一家幼儿园负责人钟小姐对校车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的规定鼓掌叫好。她认为,国家通过立法的形式,确保了校车资金的来源和可持续性,“这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但是她也有迷惑,因为规定中只提到“农村地区”,“城里民办幼儿园的校车享不享受此项政策?”

  最近,在中央政策的促动下,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增加学前教育的投入,像北京就表示未来5年投入50亿。“虽然从绝对量上说还远远不够,但相对而言钱确实增加了不少。”廖丽英说,因此,如何科学合理地花钱就成了摆在学前教育界面前的一个当务之急。

  据了解,和公办幼儿园只招收片区生源不同,为了发展,民办幼儿园不得不再招收一些比较远的地区的生源。这样一来,校车就成了招生必不可少的条件。对于经常需要使用校车的民办幼儿园,校车一年下来的油费、保险费、维修费、驾驶员工资、随车人员的补贴等费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钱怎么投?投给谁?怎么让老百姓都能公平地得到政府的支持?”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王化敏在青岛会议上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NO.2:安全责任谁来负?

  学者的担忧不是无缘无故的。

  “学校应当指派照管人员随校车全程照管乘车学生这一规定我觉得十分有必要”,儿子在小榄盛丰社区一家民办幼儿园读大班的吴先生向记者表示,乘坐校车的基本都是年幼的小孩,他们天生爱动,免不了打打闹闹。因此在乘车过程中,如果有专人全程照管,可以对孩子的打闹、走动等危险行为进行劝导或者教育,避免发生意外,“让家长更放心”。

  就在青岛的会议上,一位来自南方某省的学前教育专家没开完会就急匆匆赶回去了。原因是省里面刚刚给学前教育投了不少钱,而且要求年底必须花完,这位专家被催着回去研究怎么花这笔钱。

  《征求意见稿》对申请取得校车驾驶资格有严格的规定。对此,有家长认为不必过于苛求,应侧重于驾驶人能热爱教育事业而且品行端正,“校车是一个流动教室,是一个教育场所,驾驶员良好的言谈举止能影响儿童,为小孩树立好的榜样”,一幼儿家长对记者表示。

  “按照这种做法,这些钱肯定不能被科学合理地使用。”廖丽英说。

  但不少家长则认为,对驾驶员的严格规定“十分有必要”。一上车,十几二十个孩子的性命,几十个家庭的幸福就全交到司机手上了,“所以司机的技术好坏实在太重要,必须严格规定,严格要求。”一名王姓家长如是说。

  前几天,有报道说,北京的街道机关园和民办园明年有望获得政府公用经费补贴。但是,北京的民办幼儿园情况不一,最贵的月收费有的上万元,最低的月收费才两三百元。因此,按照什么样的标准发放补贴是政府和教育部门必须考量的问题。如果收费标准不一样的幼儿园,得到的补贴是一样的,就自然不公平了。

  NO.3:驾驶员是否守法?

  当听说某地方政府准备给所有民办幼儿园生均成本补贴时,来自苏州的幼教专家、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张春霞第一个反应是:“给民办园补助之前必须要弄清楚其办学成本是多少,否则政府给的钱有可能根本就用不到孩子身上,而是进了老板的腰包。”

  “条例共59条,其中法律责任就占了18条”,小榄花城中学教师熊海军表示,这充分体现了国家从严从重处罚漠视校车安全行为的决心。此外,《征求意见稿》还对教育行政、公安以及交通运输、产品质量监督、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等部门在校车安全管理方面的工作进行了明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过去由于职责不明确,职能部门各自为战,缺少沟通与配合,导致事故多的局面。

  事实上,现在对于民办园的办学成本根本就没有一个相对准确的核算,也缺乏很好的监管,否则幼儿园的收费也不会乱象丛生,出现“天价幼儿园”。

  但《征求意见稿》也存在有待完善的地方。如规定不避让校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500元以下的罚款,这样的情形在执法中可能存在一定难度。“赋予校车优先通行权是应该的,但是,避让到什么程度,在很多地方要考虑可行性问题”。

  在刊登于教育部官方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中,中央教科所研究员刘占兰也谈到这个问题:“尽快探索出区分和认定普惠性民办园的管理办法,制定这类幼儿园的办园标准、收费标准、财政支持制度,日常管理和业务指导制度,督导评估制度等。”

  笔者认为,给予校车优先权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单一的《校车安全条例》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关键还得从法律法规的层面配套措施,并积极营造“校车优先、孩子第一”的氛围,让校车优先观念深入人心,让校车优先权在法律的保障下积极作为。

  “政府在给学前教育加大投入的同时必须加强管理。”这是学前教育界共同的声音。

  ■崔汝枝

  政府再不能花纳税人的钱建设少数人享用的“豪华园”

分享到:

  就在今年,某部门单位把旗下的几所幼儿园合并,花了几千万元打造了一个新园,设施之豪华令人咋舌,这可是公立幼儿园啊!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有些人总是认为,幼儿园建得越高级,孩子受到的教育就越好,越豪华就越是好幼儿园。”廖丽英说,在大力发展学前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再犯“富贵病”:政府花纳税人的钱建的公办园,却是只能供少数孩子享用的“豪华园”、“贵族园”。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尽管在《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要求“不得用政府投入建设超标准、高收费的幼儿园”,但包括廖丽英在内的幼教界专家对于这一问题还是忧心忡忡。

  身为北京市教科院早期教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廖丽英走访过很多幼儿园。在东南沿海一个城市,她看到政府建的幼儿园,每个都投入一两千万元,房子盖得非常漂亮,有的幼儿园,甚至连马桶都是进口的。

  在廖丽英看来,现在对于什么是好幼儿园缺乏一个科学的判断标准,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是:一些不该花钱的地方拼命花钱,该花钱的地方却不肯花钱。在一些经济状况非常好的幼儿园,硬件很豪华,却舍不得给孩子们买图书和玩教具,教室里堆着一堆破纸箱子。玩教具都是老师利用废旧材料自己做的,“老师们可以制作玩教具,但幼儿园的基础教育资源不能全部靠老师做”。

  有个幼儿园资金很充裕,花800多万元给每个教室都安装了摄像头、投影仪和投影白板。可就在这个幼儿园,孩子们玩橡皮泥却要分批玩,因为不够用。“据说,这些白板是用来放PPT的。可幼儿教育最重要的是游戏和活动,大量用PPT的教学方式本身就不符合幼儿教育的特点与规律。”廖丽英说。

  廖丽英认为,政府投入在扩大学前教育资源的同时,应该考虑相应的内容与管理,如,幼儿教育的软件水平,幼儿教师的队伍建设等。她曾做过一些当前幼儿教师情况的调研,深知幼儿教师问题不解决,学前教育面貌很难得到根本改观,教师问题是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一个根本性问题。

  政府投入不能再搞“锦上添花”

  在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的第四次代表大会上,来自河北涿州一所公办幼儿园的负责人很坦率地告诉记者,像这种外出开会或者参加培训的机会,园里的普通老师几乎没有,往往都是当地有名的园,或有名的园长出去学习,回来后再给老师们讲讲,就算培训了。

  “能参加培训的往往都是各地少数幼儿园的少数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而且总是那些人。”

  廖丽英证实了这种说法。而且,这也是她目前担心的问题之一:这次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会不会又把机会和资源更多地给予那些政府认定的所谓的好园,继续“锦上添花”。

  《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提出,3年内对1万名幼儿园园长和骨干教师进行国家级培训。目前,这一培训已经启动。在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班上,一位幼教专家又碰到了不少熟人,有些还是高校学前教育系的教授。“这些人本身就具备较高的专业水准,而且经过了多次培训,这么难得的国家级培训机会为什么不能给更需要的老师和园长?”

  “如果还像以前那样,资金和各种资源都向那些条件已经很好的公办园倾斜,我们可以想象,北京即使再建5000所幼儿园,也还会存在入园难的问题。因为发展太不平衡,家长还是想去好园啊!就在目前入园难、幼教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北京回龙观地区的不少民办园却招不到孩子。缺管理,缺支持,缺督导,质量差,也是造成入园难现象持续不断的原因所在。”廖丽英介绍,多少年来,在一些地方,如一些县级幼儿园,政府拨付给学前教育的经费80%%都投向了那些个别的公办好园,结果,好园的条件越来越好,差园的条件越来越差。这种学前教育经费与资源的管理与使用办法,只能不断加剧入园难现象。

  “我国幼儿教育的先驱陈鹤琴先生说过,中国幼儿教育容易犯3种病,花钱病、富贵病和外国病。”廖丽英说,“学前教育要健康发展,加大投入固然重要,但如果科学的学前教育发展与管理制度体系建立不起来,很多顽疾还是解决不了。”从世界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政府办一定科学比例的、普惠性的公办园是促进公办园与民办园良性发展的一个重要平衡点。
本报记者 李丽萍 谢湘

图片 2

解读幼儿园为何能在孩子身上频挖商机

来源:东方卫视

播放视频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