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依旧,欧洲人开个会

十年前,科索沃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建国。欧洲最年轻的国家也拥有最年轻的国民,而他们对于现状的不满显而易见。记者Frank
Hofmann在科索沃北部进行了一番观察。  天色渐晚,一群年轻大学生在米特罗维察的一座桥边慢慢聚集。他们是来参加女大学生洛丽达·萨迪库(Lorida
Sadiku
)开设的英语课的。与学员们一样,萨迪库是20岁左右的年轻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人。他们构成了这个欧洲最年轻国家的人口主体。科索沃超过一半人口年龄不到30岁。米特罗维察的年轻科索沃人聚在一起,走过大桥。这座桥在科索沃之外都颇有名气,被称为”分离之桥”,因为它连接了阿尔巴尼亚族为主体的南部和塞尔维亚族聚居的北部。直到现在,位于科索沃北部的伊巴尔河还是两大族群的分界线。  由当地知名援助组织米特罗维察社区教育(CBM)组织的英语课今天在一所位于小城北部塞族区的私立大学进行,而那里的居民至今还不承认科索沃独立。而参加课程的还有塞族学生。”这当然不仅是为了学习英语”,项目主管娜塔莎·萨维季奇(Nataša
Saveljić)表示,”也是为了他们有机会一起做些事情。”因为即便是科索沃独立十年之后,在这个种族分裂的城市里,要让年轻的阿族人和塞族人一起做点事情还是很不容易。  在分裂的城市中共处  每周一次的课程一般是分开进行的,只有当学员们需要为一些活动作准备时,才会聚在一起。今天的主体是情人节分发鲜花。两位老师站在黑板前,阿族人萨迪库和塞族人拉扎尔·契夫科维奇(Lazar
Zivkovic)。萨迪库自己还在邻国马其顿的特托沃上大学,那里也是阿族人为主的地区。萨族人契夫科维奇则主要在另一个邻国塞尔维亚活动。十年前,科索沃正式从塞尔维亚脱离,单方宣布独立建国。  今晚的课程对于双方学生而言都有特别意义。即便如此,从一开始他们便和欧洲其他地方的学生聚会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私立大学的教室设备先进,年轻的塞族人和阿族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课桌椅排放完毕,以便两个族群的学生们可以分散加入遍布教室的各个小组。米特罗维察的一座桥成了阿族和塞族聚居区的分界线,图上看到的是塞族区  一小步自由  而之前,阿族学生们第一次走过大桥前往塞族区的时候,还曾经有过片刻的心情紧张。萨迪库认为,直到今天这也是意义特别的事情:她的阿姨住在城北塞族区内的一个小型阿族人村落里,他们是当地的少数族群。”我们2006年才第一次去她家拜访”,萨迪库表示。当时距离北约轰炸萨尔维亚,科索沃战争结束已经七年之久。”我们的阿姨肯定六年时间里都没敢到南部来看我们一次。”因为要来就必须走过那座桥。这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萨迪库认为这是”自由的一小步”。在她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塞族伙伴契夫科维奇站在一边,显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表示阿族人在塞族区不会有麻烦,反过来也是一样。事实上:独立十年后,科索沃战后一代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要行动自由的多。但对他们的父母们而言,情况并没有太多改变。  分离之桥  天气好的时候,老人们会前往大桥散步,有些人会带着阿族传统头饰。为了让大桥成为人们交流接触的场所,欧盟投入许多资金对这里进行改造。不过直到现在,这座桥还没有通行汽车。因为汽车道的左右两边还有自行车道,如同欧洲其他地方一样。不过并没有人在桥上骑车,人们只是在步行道上闲逛。而且,老人们在即将走到米特罗维察塞族区前就会返回。那里还有一座水泥墙的遗迹,这座墙是北部塞族区市政厅下令修建的。旨在促进两族融合的机构负责人绍伊(Afterdita
Sheu)表示,在桥梁修葺计划中,这里是一片空白。这个显而易见的政治操作显然没能维持长久。那座墙现在已经是一片瓦砾堆,上面原本横穿米特罗维察北部的主街也改造成了步行区。  欧盟资金  步行区上飘扬的是塞尔维亚旗帜。靠近桥梁最南边的地方修建了一所体育中心。入口旁挂着一块牌子:”欧盟资金援建”。不过这里的游泳池到现在也没能启用。据说是因为天花板漏水。一座购物中心也是这片建筑群的组成部分之一,但这里也没有店家入驻。”太贵了”,停车场管理员说道。显然,计划中是要用购物中心的租金来维持体育中心运营。不过具体情况无人知晓。四处打听之下,只有一件事情是人尽皆知的:”这是欧盟造的。”科索沃女性瓦尔德特·伊德利兹(Valdete
Idrizi)也是其中一位。她在战后创办了援助组织CBM。伊德利兹自己是在城市北部塞族区长大的,战争期间被塞族士兵驱逐。这个旨在促进族群融合的组织是她在国际援助出资方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其中也包括欧盟。去年她投入市长选举,并在第一轮投票中便获得最多支持。  差点当上市长的NGO代表  科索沃最为知名的公民社会运动人士之一获得政治权力,对于米特罗维察的族群和解而言将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不过在第二轮投票前不久,民族主义的阿族反对党倒向执政者一边。促进和解的伊德利兹只能屈居第二,米特罗维察的居民也只能继续等待谜团得以澄清的那一天。比如,原本可以让塞族人和阿族人一起游泳的体育中心建造过程中究竟出现什么问题。  伊德利兹是接受总统塔奇领导的前执政党提名参选,而许多科索沃人认为该党腐败。也许有些人正因如此而没有投票支持伊德利兹,尤其是年轻人。而伊德利兹表示,其实自己正是希望在本党内部正本清源。  不过即便是独立十年后,科索沃依然是在前进两步后退一步的节奏中前行。在米特罗维察北部进行的英语课中,一些阿族学生不得不提前离开。萨迪库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出钱叫出租车。在晚上步行穿越’另一个’城区,就连我自己也不敢。”

北京西什库教堂,或称北堂,自1958年以来一直归属”天主教三自爱国会”管辖。事实上,天主教传教士很早以前就意识到,在中国传播教义是件很艰难的事情。1601年,耶稣会传教士龙华民写给其意大利修会友人的信中写道:”这个王国注重统一和和睦,所有人,无论地位高低,都崇尚国王和王室。”这里所谓的国王当然是指皇帝。这位传教士写道,如果能说服皇帝皈依天主,那数以百万计的臣民也会立即步皇帝的后尘。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在皇宫内效力的传教士们,为了向帝王传教付出了不懈的努力。但这一切都注定以失败告终。自命天子的皇帝当然容不下”奉天承运”的还有其他人。更何况教宗又来自远离中国的蛮夷之地。  皇帝般的自信  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仍没有改变。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自信程度绝对堪比皇帝,其权势之大,也足以让梵蒂冈按照中国的规矩办事。  1949年建政之后,中国共产党就明确表示,天主教徒必须同教宗和梵蒂冈划清界限。其结果是,1951年中国事实上出现了两个教会:一个是”天主教三自爱国会”,另一个则是依旧效忠教宗的地下教会。地下教会游离于法规之外的灰色地带,根据政治形势的不同,它受到或多或少的容忍。按照官方说法,中国拥有宗教自由。而本月开始生效的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则进一步加强了国家对非官方宗教组织的管控。所谓”家庭教会”的活动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据估计,中国目前有一千至一千五百万天主教徒。相对于13亿的总人口,天主教徒数量并不算多。从人口比例而言,和17世纪的情况差不多。同当年的传教士一样,目前在位的教宗方济各,一位历届教皇中不多见的地缘政治家,目前正在全力试图改善同北京的关系。他做的一些决策在天主教内外均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为了让梵蒂冈踏上中国土地,教宗计划对七名中国官方任命的主教予以认可。迄今为止,教廷对违反教宗意志由中国官方任命的主教一直采取排斥态度。  人大代表作为教廷认可的主教?  教廷的让步还远不止这些。梵蒂冈甚至还愿意劝退那些因效忠教廷而遭北京排斥的主教。比如梵蒂冈2006年任命的汕头主教庄建坚将让位于未经教廷批准的官方主教黄炳章。黄炳章不仅是神职人员,还是人大代表。这种近乎亵渎圣座尊严的让步极有可能令地下教会的信徒们产生动摇。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毫不讳言他对教廷的失望。现年86岁的陈日君表示,这一切令他”极度震惊”。他认为,如果教宗方济各继续一意孤行,无疑是对天主教会的背叛。多年来,陈日君一直在为捍卫地下教会的权益四处疾唿,他的行为也一直受到教廷的支持。”我坚信梵蒂冈当前的立场并不是教宗的本意,而是其他一些人的想法。但是,如果教宗在这份协定上签了字,那就说明他是支持这一切的。那我也就只能合作了,因为他可能比我更有智慧。”  教廷已经非正式地向北京通报了有关决定。据称双方正在就签订条约进行秘密磋商,这项条约将使中国和梵蒂冈关系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迄今为止,中梵在建交问题上一个面临两个棘手问题:一个是谁来任命主教,另一个是梵蒂冈是欧洲硕果仅存的台湾邦交国。教宗方济各已经暗示,他愿意同台湾断交。  市场对教会也很重要  梵蒂冈的所作所为其实人们在经济界已经司空见惯。随着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北京让贸易伙伴作出让步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梵蒂冈虽然在不断强调,结束教会分裂状态,将会给中国的天主教徒带来更多的自由度和安全感。不过,梵蒂冈这种大度和无私精神的背后,可能也隐藏着对进入中国市场的期盼。在此问题上,教宗方济各的做法同大型跨国公司的老总并无二致:鉴于天主教徒的人数增速有限,在欧洲甚至出现回落趋势,教会必须要开拓新的市场。此前,梵蒂冈开拓非洲及南美洲的努力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为了长久保持信徒人数的增加,梵蒂冈无法绕开中国。而为了进入中国,梵蒂冈就必须遵循中国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说,同外国企业必须通过和当地伙伴建立合资企业一样,梵蒂冈也必须同中方合作。中国的法律让梵蒂冈不得不这样做,至于这些法律不是上帝、而是中国共产党所制定的,对圣座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对于中梵合作的问题,想必不再会有人指责中国人是为了窃取知识产权,因为中国人对梵蒂冈的宗教知识兴趣不会太大。

此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中国这个关键词经常是和美国、俄罗斯等国一起出现的。与会各方一致认为,随着美国淡出世界舞台和中国的“填空”,世界格局继续发生转变。
德国外长加布里尔本周六在会议上发表公开演讲时,首先表达了对美国的不满。说道:”我们现在不再确定,是否还能认出来我们的美国。我们判断的标准该是它的行动?言语?还是推文呢?”这位德国副总理表示,中国和俄罗斯向西方自由世界的秩序提出了疑问。所以说,美国应该有兴趣和欧洲保持紧密的伙伴关系。这位德国社民党政治家就此表示:”没有人应该尝试分裂欧洲,俄罗斯不能,中国不能,美国也不能
。”  与德国政界的一贯态度相同,加布里尔在此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再次强调了欧洲各国团结一致,联合对外彰显实力的重要性。他还用15世纪初的中国作为例子发出警告称:”在21世纪的当今世界,欧洲的和平只能够通过联合一致为和平、安全及稳定而努力来实现。”不然,欧洲人在和中国的竞争中就会重蹈中国在15世纪初的覆辙。那是初步决定后几个世纪的阶段。”欧洲开始征服世界,而中国却一步一步的远离世界舞台。”  加布里尔进一步深入分析称,那时候中国的皇帝停封了自己的舰队,而欧洲航海家则扬帆出海,发现了美国。他在此特别点名提到了坐在台下的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后者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安全问题顾问。  ”另类体系”与自由世界秩序不符  但加布里尔在发言中并不认可中国目前在国际政治中的做法。他表态称:中国努力想成为的”另类体系”并不符合西方对自由世界秩序的想象。”但是当自由秩序的构架开始瓦解时,别人就会开始在自由世界这座大厦的地基上打桩。”  与德国外长加布里尔的态度一致,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言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也提及了变化中国际势力格局。他表态称,美国还是在继续退出国际舞台,而中国正在填补这个”权力真空”。如果说以前我们的担心的是大鱼吃小鱼,那现在危险的是”快鱼”吃”慢鱼”。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此次慕尼黑安全问题会议的讲话中也提到了中国。与德国外长加布里尔一样,他也关注了欧盟内部在对待中国时态度不统一的现状。他表示,为了在防卫政策上有执行能力,欧盟必须改变现有的决策程序。他领导的委员会即将为此拿出一套建议。在外交和防卫政策上,欧盟还需要在内部先达成一致,这是不可接受的。容克认为,如此一来,欧盟就无法奉行”全球政策”。这体现于欧盟在中国侵犯人权以及耶路撒冷问题上无法形成统一的态度。

日前,德国罗伯特-科赫医学研究所公开表示,现有的三价流感疫苗对今年的流感几乎无效。流感到底有多危险?疫苗成分又是如何确定呢?  对于老年人、孕妇等高风险人群,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卫生机构都建议应每年接种流感疫苗。重症流感有可能引发唿吸衰竭或心脏衰竭,脑组织也有可能受到病毒感染,从而造成生命危险。  而在不久前,德国权威的罗伯特-科赫医学研究所(RKI)对公众表示,流感疫苗对今年全球流行的流感疫情几乎无效,”这次疫情中,超过一半的病例都是Yamagata乙型流感病毒感染,而这种病毒并没有被囊括到当前的三价流感疫苗中。”  中国唿吸病疾病国家实验室主任钟南山也在今年1月对媒体表示,今年的三价流感疫苗对当前疫情作用不大。  WHO今年押错宝  流感病毒的变异非常快。每年春天,世界卫生组织都会召开专门会议,分析过去一年中的各国流感病例以及收集的病毒样本,并以此来预测下一年可能流行的病毒株,向各国疫苗厂商提供建议配方。接种了疫苗的人,就会对预测当季流行的流感病毒产生相应的抗体。不过,一旦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失准,就会出现当年疫苗效果不佳的情况。  目前,各国的流感疫苗都以三价疫苗为主。近年来,囊括更多病毒种类的四价疫苗已经出现。德国罗伯特-科赫医学研究所就指出,四价疫苗对当前的流感疫情有效。不过,四价流感疫苗并不在德国医保体系的一般报销范围内;而在中国,四价疫苗还要等到2018年秋天才会上市。  流感不等于普通感冒  在北半球,每年冬天的流感高发季节大约可以持续到4月份。需要注意的是,普通感冒并不等同于流感。普通感冒的病毒感染,有时会引起一些并发症,比如肺炎球菌、金葡菌感染,而持续高烧也会让本身存在心脏疾病的人发生心肺衰竭,严重时也会导致死亡。  真正的流感病毒则更为危险。相比普通感冒,流感发作往往更为突然、凶勐。流感病毒体型非常微小,其直径不到1微米,甚至在一般的光学显微镜下也无法观察到。流感病毒能通过飞沫等途径传播,主要侵犯人体的唿吸道黏膜。而且,即便脱离人体,流感病毒也能够存活数小时;比如,停留在门把手的病毒,可以通过接触转移到手部,再通过手部接触口、鼻、眼处的黏膜传染。  流感的症状比普通感冒要严重地多:它能引起恶心、强烈头痛、四肢酸疼、干咳等症状,发热最高能突破41度。目前,抗流感药物正在逐步普及,医生可以在病程的早期开具该类药物,显着抑制病人的流感症状。  勤洗手  而对待普通感冒患者,医生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如果吃药,大概一星期就能好;如果不吃药,则需要七天。”鼻塞、喉痛、咳嗽、无力–普通感冒是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成年人每年都可能遇上几次,儿童的感冒次数还要更加频繁。能够引起普通感冒的病毒有200多种,因此并没有特定的疫苗对此进行预防。虽然症状较轻,但是普通感冒患者也应该注意休息,以免引起肺部感染等严重并发症。  不论是普通感冒还是流感,其传染途径都相似,因此世卫组织的推荐防护措施都是:勤洗手,避免触摸眼、鼻、口,而对于已经发病的患者,世卫组织则唿吁咳嗽或打喷嚏时要遮住口鼻,使用纸巾,并使用后正确处理纸巾,并且在出现感觉不适、发烧和其他流感症状时,尽早进行自我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