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何以带入涉及案件官员,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评估团正式开班考查

摘要:
国际奥委会评估团于24日正式开始对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进行考察。当天,评估团听取了北京冬奥申委关于5个主题的陈述,并实地考察了位于北京赛区的多个场馆。
幻灯播放查看原图 X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重新播放 下一图集

摘要:
在日本生活了27年的李小牧认为,中国人最该学习日本的是“体制改革”、而日本应该学习中国人的“顽强”。李小牧把自己看成歌舞伎町人,他说要为这里的“牛郎织女”谋福利。(图片来于网络)李小牧说,民主党前党魁海江田万里说服他参选。外媒称,54岁的李小牧被视为是日本最具争议的华人,无论在日本的华人圈还是中国,他颇为知名。据BBC3月20日报道,李小牧的知名来自于他在日本东京著名红灯区歌舞伎町的谋生背景,作为“案内人”,他把这里的酒吧和色情场所介绍给客人,被称作在“日本讨生活的中国皮条客”。在霓虹绚烂的新宿歌舞伎町,他讨生活一呆就是27年。但如今,刚入日本籍的李小牧以民主党党员身份,加入到新宿区区议员的选举中。报道称,BBC记者就是在他公开竞选的当天见到李小牧的。他言谈中情绪高涨,白天在新宿这个东京最繁忙的车站外的竞选拉票活动,让他依然兴奋。凑巧的是,“性事”和“政治”这两个词的发音在日语里一样,日本《朝日新闻》也以此为题,报道了李小牧参选区议员一事。报道称,无论是政治噱头、还是实现自己的转变,能将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的也似乎只有李小牧,而作为一个半辈子是中国人的他,如今竞选日本的议员,更增加了这种特殊性。他说:“我既不单纯是中国人,也不是日本人。我就是我李小牧。我是中性的,歌舞伎町人。我所受的教育和锻炼,都是在歌舞伎町(得到的)。”对入籍日本、参选新宿区议员,李小牧认为这是对他身份的最大认可。此前有报道认为,李小牧在如此环境里混世界,与黑道必有瓜葛。但李小牧一再强调,入籍日本“说明我什么事也没有”。那么,又如何面对中日之间最为棘手的战争历史呢?这也是有意竞选日本区议员的李小牧不能回避的问题。他说,日本的大多数教科书都不回避日本对华的“侵略战争”。李小牧似乎更愿意强调今天的日本是“爱好和平的”、“是唯一有和平宪法的国家”,他说“这是日本的名牌,日本战后是做得非常优秀的。”如今作为反对党民主党的一员参加竞选,他表示也反对安倍晋三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举措。他说:“日本非常明白,不想打仗、不愿打仗,说日本还有军国主义,是完全的错误。只是有右翼的人,觉得日本还不是正常的国家。”报道称,在日本生活了27年的李小牧认为,中国人最该学习日本的是“体制改革”、而日本应该学习中国人的“顽强”。新宿区这次区议员选举有60人竞选38个席位,李小牧认为自己的胜算“一半一半”。他说:“我没有被民主党公认为参选人,而是被推荐。还没有拿到参选的经费。”采访结束之际,李小牧一念之间还提到“如果我能去做日本驻华大使”;而在歌舞伎町的这段经历,他并不回避,反而认为是他可打之牌。他说:“我要做性事家、也要做政治家,这两个词的发音在日语里也是一样的。”

摘要: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23号病逝,同一天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即向华盛顿邮报撰文纪念这位“亲密的私人朋友”。他高度评价了李光耀在新加坡的建设成就,在国际政治问题上的智慧。
… …
…基辛格撰文与李光耀同一时代的政治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星期一在《华盛顿邮报》刊登悼词,高度称颂李光耀的一生,他回顾了同李光耀相识的45年,认为李光耀不是像一些西方媒体所描述的那种“来自冷战时期的军阀”,而是一位在国际秩序探索上有着虔诚追求的朝圣者。文章编译如下:李光耀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个伟大的人,认识他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事之一。从二战结束以后的那段时期,李光耀从初期的混乱中锻造出了秩序,从此,他以新加坡建国之父的角色出现在世界舞台,他的治国成就成为检验全球各国政治家的标准。起初,二战后世界格局并未向李光耀提供可供参考的建国蓝图,在去殖民化发展的初期,新加坡只是马来西亚的一个部份,但鉴于当地相当数量的华人族群与占多数的马来族形成了社会撕裂,新加坡被马来西亚切断联系,驱赶出马来西亚联邦,后者希望借此让这个难以驾驭的城市明白——他们无法摆脱对马来西亚的依赖。然而,李光耀的国家视野超出了对物质依赖的计算,他对于国家定位的选择深刻反映当地人民的价值,因为李光耀坚持认为,新加坡是一个处在沙洲上的城市,缺乏可以利用的经济资源,况且在殖民统治结束后,这里海军港口的作用更是消失殆尽,因此,新加坡只有凭藉当地人的智慧、勤劳和奉献精神才能生存于世界民族之林,因为毕竟,劳动力是当时他们最主要的资源。就这样,这位伟大的领导人带领这个社会走向他们从未企及过的高度,甚至可以说这个高度是他们从来都未曾想过的。通过素质教育、打压腐败以及高效的政府管治,李光耀和他的同僚们把新加坡的人均收入从独立时的500美元提高到今日的55000美元,通过一代人的努力,新加坡成为全球金融中枢、领导东南亚地区的知识型城市,以及该地区最主要的医疗和会展服务中心,新加坡的成功在于对实用主义的非凡坚持,即向全球人才开放当地的各个行业,并采用全球最开放的体系来鼓励他们发展。在新加坡,高素质的领导力比执行力更加重要,多少年过去以后,新加坡作为一个中型城市规模的国家,其领导人却成为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并向全球秩序提供建议的顾问,李光耀被世界所信赖,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譬如说,他访问华盛顿会被美国人看做是一件大事、单是李与总统之间的会谈远远不够,国会与美国总统的内阁部长都会纷纷请求与他会面,他们想听李光耀说的绝不仅是新加坡的事务,更有他对全球形势的思考。李光耀很少游说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但他却认为,美国对全球的和平发展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我与李光耀相识于1967年他访问哈佛大学那时,当时他被校方邀请对越战发表建议,我当时作为资深校方代表聆听了李的发言,当时大家探讨的话题是约翰逊总统是不是战犯、或是精神病患者,我记得李光耀的回应是:“你们让我作呕。”这倒不是因为李光耀支持这场战争,而是因为当时的新加坡需要一个团结而强大的美国作为后盾,以及他们所创造出来的世界秩序。后来,在我与李光耀相识的这45年间,我在数以百场计的国际会议、学习小组、董事会议以及面对面的交流中听他阐述他的治国理念,他再也没有表现出强烈的个人情感、也不会劝说他人,但同时,他也不是人们所说的那个“冷战军阀,”我认为,李光耀是一个在秩序探索上有虔诚追求的朝圣者。李光耀深知中国的发展潜力以及重要性,因此,他对于中国的见解在全球具有启蒙性的作用,但当我们聊中国时,他最后还是会回到原点,认为全球稳定的保障依旧是美国主导。与美国的当代宪法理论相比,李光耀对国内宪法的完善是不足的,但我们也要公正地来看来这个问题,因为在托马斯•杰斐逊担任总统的那时,美国仍然面临特许经营、财产资格以及奴隶制等一系列的缺陷,因此尽管新加坡的民主道路饱受争议,但试想在该国独立的头几十年按照民主的模式发展,或许她早就因为种族的撕裂而崩溃了,就像是今天的叙利亚。当然,新加坡模式能否沿用至今天甚至将来,这是需要我们再展开讨论的议题。我写这篇悼词是为纪念我与李光耀之间的友谊,李光耀鲜有情感流露,他是一个总关注实质性问题的人,但同时我在与他的谈话中又发现,这位把大半生奉献于服务国家、大多数时间用来探索制度的人,他的事业值得人们为他投上一票,因为正是在这个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的情感依赖。李光耀的妻子柯玉芝晚年不幸中风,无法再与人交流,在柯玉芝的最后岁月,李光耀总是在傍晚坐在她的身旁为她朗读,虽然她的本能已无法再做出回应,但李光耀相信她的意识却仍然是清晰的。以上,或许正是李光耀赋予这个时代的意义,他与我们对这个世界都拥有同样的期许,但当他发现愿景与现实相矛盾时,仍然冲破本能的禁锢而为之奋斗。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李光耀。

摘要:
对于官员来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一旦涉及贪腐,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家中;也不论是在开会,还是在开房;哪怕是在旅行途中、逃亡路上,都可能有纪委人员在等候。资料图:王德宝3月24日,南京纪委发布消息,称“落马副区长在女儿婚礼现场被带走”报道严重
…资料图:王德宝3月24日,南京纪委发布消息,称“落马副区长在女儿婚礼现场被带走”报道严重失实。早前有报道指,3月21日,南京市建邺区副区长王德宝在女儿婚礼上被江苏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报道称,“在婚礼现场的最后一排,坐有3-5个男子,在默默抽烟,不说话,不过,这并未引起宾客的注意力,因为男方以为是女方的客人,女方以为是男方的朋友。”但随着婚礼的进行,“不少公职人士借口上厕所、接电话就悄悄闪了,有的人一到,座位还没坐热也走了,有的人走的时候大衣外套还在椅子上。”“最早离开的一位张姓副区长,因为他的姐姐是省领导之一,是他先认出了纪委的人。”不过,婚礼仍正常举行,“王德宝被带走时绝大多数宾客都不知道,再说了,王是政府领导,这种场合找他说话聊天的人太多了。”这一说法已被南京纪委否认。事实上,在纪检部门的办案过程中,将官员带走只是一个调查步骤。纪委工作人员通常会依据办案需要,采取适当的方式将涉案官员带走调查。通过归纳分析官员在何地何时被带走以及被带走的方式,则可看出背后的深意和考量。被带走地点:家中、单位最常见据《长江商报》报道,2015年1月4日下午,杨卫泽正在主持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中接到了来自省委一位领导的电话,通知杨去省委开会。“市里会议休会后,杨给几个应该一起去省里参会的人打了电话,在得到确定的消息后,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同一天,杨卫泽的妻子、秘书,以及红颜知己余敏燕(时任无锡新区宣传部部长)也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颇为微妙的是,在出事前几天,余敏燕给女儿买了很多衣服。“已经足够十几岁时候穿了,现在看来,她大概是觉察到了,怕一旦出事,短时间内会出不来。”123
/ 3 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