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致全部航班被迫取消,以总理被迫临时撤离

当地时间周二,英国航空公司飞行员的集体罢工进行到第二天,已导致约1700次英航航班被取消,近20万旅客受影响。这是英航历史上首次由飞行员集体发起的罢工运动,起因是飞行员们不满3年涨薪11.5%的待遇。但航空公司却称该待遇能够使不少飞行员们每年净收入超过20万英镑,这已经是业内顶尖的薪酬,因此拒绝作出让步。据悉,飞行员们预计在9月27号再次举行罢工。

中新网9月11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10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好在无预设条件下会见伊朗总统鲁哈尼,但同时仍将对伊朗维持“最大施压”。

图片 1

新华社耶路撒冷9月10日电当地时间10日晚,以色列南部遭受来自加沙地带火箭弹的袭击,在以南部城市做竞选演讲的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被迫中断演讲临时撤离。

图片 2

据报道,姆努钦说:“如今总统已讲明,他愿意在无预设条件下进行会面,但我们维持最大施压的做法不变。”

海外网9月11日电当地时间周二,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已要求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辞职,随即引发广泛关注。被指与博尔顿一直存在矛盾的国务卿蓬佩奥在谈及此事时微笑着称“我从未对此感到意外”,并指出特朗普完全有权这么做。他也欣然承认,自己和博尔顿确实存在分歧。

当晚,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克隆和阿什杜德拉响火箭弹袭击警报。据以色列媒体公布的视频显示,正在阿什杜德发表竞选演讲的内塔尼亚胡被迫中断演讲,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紧急离开讲台。

来源:中国日报

当被问及特朗普是否有可能在9月稍晚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会见鲁哈尼时,站在姆努钦身旁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当然。”

综合美国CBS新闻及《纽约邮报》报道,博尔顿原本应在10日与蓬佩奥和财长姆努钦一同面对记者,但在当天下午,博尔顿就已经离开白宫,最终在媒体面前亮相的只剩蓬佩奥和姆努钦。

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一名新闻发言人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内塔尼亚胡后来重新回到讲台完成了演讲。根据以色列议会日前通过的议案,以色列将于9月17日举行议会选举。

报道称,就在姆努钦与蓬佩奥对记者发表谈话前90分钟,特朗普刚宣布开除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图片 3

以色列国防军当晚发表声明说,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的两枚火箭弹,均被以军“铁穹”防御系统拦截。火箭弹袭击后,以色列警方加强了该地区的安保措施,并要求市民保持警惕。

有分析称,鹰派人物博尔顿下台恐意味着美国对伊朗政策转趋温和。对此,姆努钦予以否认。

会见记者的蓬佩奥和姆努钦

另据以军当天早些时候发布的消息,以军一架军用无人机9日晚在加沙地带坠落。巴勒斯坦媒体报道说,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部队在加沙地带南部拉法地区以东击落了这架无人机,该无人机目前在哈马斯部队手里。

姆努钦说:“我们对伊朗祭出的制裁比任何人都要多,而且绝对在发挥功效……我会说,在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行动上,国务卿蓬佩奥、我和总统完全一致。”

美媒指出,蓬佩奥当天“明显很高兴”。在有记者提问博尔顿是“被炒”还是自己选择辞职时,蓬佩奥表示“会把博尔顿离开的原因留给美国总统去谈,但总统有权获得他想要的员工”。“在任何时候,这都是一个直接为美国总统工作的员工,总统应该拥有他信任和重视的人。总统完全有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伊朗总统鲁哈尼的顾问认为,特朗普突然开除博尔顿,暗示着美国施压策略正在失败。

当被问及博尔顿被解雇是否出人意料时,蓬佩奥微笑着回答“我从未感到意外”。不仅如此,这位美国国务卿也欣然承认和博尔顿之间确实存在分歧。“很多时候,博尔顿和我存在分歧,这是肯定的,不过对于很多与我有交流的人来说都是如此。”然而,在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询问美国国家安全团队是否“一团糟”时,蓬佩奥则被惹怒了,坚称“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问题”。

据报道,鲁哈尼本人除否认伊朗在寻求核武器外,也已表示不会跟美国谈判,除非美国解除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对伊朗所做的各项制裁;美方则坚持,有预设条件就没有会谈。

图片 4

美国于2018年5月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逐步恢复因协议而中止的对伊制裁。2019年5月,伊朗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美伊关系严重恶化,海湾局势日益紧张。

特朗普、蓬佩奥以及博尔顿

早在今年5月,CNN就曾爆料,美政府两大“鹰派”人物博尔顿与蓬佩奥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有消息人士称,博尔顿在很多事情的处理方式上惹蓬佩奥不快,让蓬佩奥觉得博尔顿是在越权。此外,博尔顿在一些十分关键的国际问题上,总是过于“直言不讳”。这让外界产生了一种错觉,即“博尔顿正扮演国务卿角色”。

在9月6日的报道中,CNN又提到,博尔顿所领导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之间存在“严重脱节”,而博尔顿和蓬佩奥的关系已经“跌入谷底”。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于2005年至2006年出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去年4月,他取代麦克马斯特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特朗普的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