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成都拟禁止公办学校升学参考奥数成绩,各地中小学教材大换血

  2009年7月7日报道

  □郑州一中 李一沙 

图片 1

  6日,编剧刘毅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帖称,“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他列举了20多篇被“删除”的课文,比如《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雷雨》、《背影》、《狼牙山五壮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朱德的扁担》等。其中涉及鲁迅的作品多篇,刘毅因此称之为“鲁迅大撤退”。这不仅让网友唏嘘感慨,更有网友质疑,既然是“经典”,为何要撤?广东今年的语文教材也有改动,依然保留鲁迅作品,但把《药》换成了《祝福》。

  ■教师校外兼职教奥数或私办奥数班将被严处甚至开除

  小孩子有着不同于大人的眼光,他们所看到的事物的价值也就与大人的观点大相径庭了,因为他们有天真纯净的心。

曾经火爆的奥数培训讲座(资料图片)

  一批耳熟能详的作品如《阿Q正传》、《背影》被删除,换上另一批作品,引发网友怀旧潮

  ■民办学校小升初或初升高的“自主选拔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

  在一次暴风雨后,许多小鱼被卷到海滩上的小水洼中,一个小男孩卖力地把一条条小鱼捞出来放归大海,这时一个大人走过来,看了看孩子,嘲笑地说:“这水洼里有千百条鱼,你是捡不完的!”孩子头也不抬说:“我知道。”继续捞着鱼,大人说:“那你这么做谁在乎呢?”“这条小鱼在乎!”男孩一边回答,一边把一条鱼扔进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

  去年10月26日,成都颁布“禁奥令”,禁止以任何形式将奥数等学科竞赛与“小升初”挂钩,禁止利用公共资源办有偿补习班。这场“禁奥风暴”曾引起全国关注,一些培训机构也因这纸文件关门……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公办学校以奥赛成绩选拔学生,校长最重可“撤职”

  小孩子的话或许在那个大人眼中很幼稚,但是小孩看透了生命的价值,他怀有一颗善良的心,坚持拯救自己所能拯救的每一条小鱼,这些小鱼在大人看来只是一些将死的食物,与他无关,而孩子却看到了生命对于小鱼的价值,他以纯净的心感悟着生命对于小鱼的意义,而绝非餐桌上的食物或者将死的动物。他知道自己一人不可能拯救整个海滩千百条小鱼,但他每捞起一条,对这条鱼就是一次重生,是生命的延续,他捞起的并不只是鱼纲的生物,而是一条生命。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小鱼的价值,于是他每捞起一条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伟大的。做任何一件即使是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也会因为你看清了其中所包含的价值,而使你所走出的每一小步都具有价值,有了意义,当然要比一步不迈、只停留在“不可能”的表面上更接近完成或者成功,只要我们做的事有意义,还需要别人怎么在乎吗?

  如今,恰逢这条禁令颁布一周年,奥数的生存状况如何?家长和教师又如何看待?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一些培训机构、学校和家长,得到的结论是——奥数越禁越火。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教师进修校、少年宫等“半官方”培训机构停办奥数班

  孩子纯洁无瑕的心灵启发我们,要看到事物中所包含的价值,使所做的每一步都会有意义,这样我们这些“大人”就不会碌碌终生了。

  一位家长的心态

  昨日,记者从市教育局获悉,针对目前奥数培训的疯狂现状,成都市教育局将出台相关政策,彻底封杀“疯狂奥数”。在上周四举行的“成都市推进初中名校集团化办学工作会议”上,成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傅勇林更明确表示,我市将用一年的时间,分批分类,彻底整治“奥数难题”。据悉,这将是成都历史上“对奥数整治最严厉、最彻底”的一次。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看到别人都补,不敢只观望

  ·教师·教师染指奥数可开除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去年‘禁奥令’颁布以为不用再补了,现在又要到升学的时候,看到身边的人齐刷刷在补,我也不敢只观望不行动了。”曹女士说。

  昨日上午,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普一处处长何荣向记者透露,“整治奥数”风暴虽然还在调研之中,但是基本方案已有眉目。其中涉及教师、公办学校、民办学校、教研机构,以及测试试题等多方面。政策措施将尽快出台。

  陈玲莹(化名)是成都城南某小学六年级学生。为了让女儿升上一所好的中学,妈妈曹女士不仅每天接送女儿上下学,周末还要送她补英语、奥数。

  据悉,疯狂奥数培训的链条上,教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即将出台的规定将参照公务员管理办法对教师进行管理,“公务员不得在任何机构兼职”,即将出台的规定也要求作为“准公务员”的教师,一律不得到校外培训机构兼职担任奥数老师,也不准私下开办奥数培训班。

  “我们都晚了半年了,现在不敢放松哦。”曹女士告诉记者,女儿从三年级开始学习奥数,成绩一直稳居年级前二十名,但去年“禁奥令”发布后,补课老师突然宣布暂时停课,女儿就再没有去补习了。

  在管理上,我市首先将和教师的绩效挂钩,参与了奥数培训的教师,不管是主动办班还是被请上课,都要在绩效工资上进行体现。如果是比较严重的,除了经济处罚外,还将面临严厉处罚,甚至被开除公职。

  “虽然周末可以睡到9点钟,也有时间看她喜欢的书了,但她的成绩的确也有些垮。”曹女士说,“禁奥令”发布后不久,周围几位同事的小孩又回到了奥数课堂,自己也不可能把女儿的命运交给千分之一的小升初摇号啊!她于是给女儿讲了道理,又送去了奥数学校,开始恶补之前的“损失”。

  娄进说,全市教育系统下学期开学,将围绕奥数进行专门的师德师风教育,让教师远离奥数,从而从很大程度上削弱奥数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以削弱社会上奥数疯狂现象。

  女儿陈玲莹似乎也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她说:“同学们都在学,我想要读成外、实外也就要学习。”

  ·择校·刹住升学看奥数的风气

  老师则表示,幸亏这学生断点的时日不长,而她过去又有奥数底子,因此还算来得及。

  奥数之所以火爆,最主要的就是其已经演变成了升学的工具,成了进名校的“敲门砖”。对此,即将出台的规定将在很大程度上进行限制和规范。

  一位教师的感受

  规定中,将重申公办学校不得进行小升初选拔考试,明令公办学校升学不得看奥数,对违反规定的学校,将对校长进行严厉处理,直至撤职;对民办学校,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进行自主选拔学生,但是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试题在考试之前,必须交教育主管部门、教育教研部门审核和备案,如果发现有奥数内容,将责成重新命题。

  奥数更加热了,夜间还加课

  娄进说:“奥数之所以这么疯狂,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的公办学校、民办学校升学看奥数引起的,民办学校举行自主招生测试,绝大部分有奥数;我们的公办学校,招生私下看奥数的现象仍然存在。我们只要掐断了奥数在升学中的作用,奥数就疯狂不起来了。我们就是要痛下决心,坚决刹住小升初中、初升高看奥数的风气,并将出台严谨、科学、便于操作的监管措施。”

  “张昊文(音)平日没时间来,他爸爸白天就到我这里咨询难题,晚上自己讲给小孩听。”廖老师在为家长感动的同时,也为学生在新一轮的“小升初”竞争中捏了一把汗。

  ·导向·杜绝奥数在考题中出现

  四川省知名数学教师廖桂莲过去是成都某知名外国语学校的“金牌”教练。今年年初,她选择放弃过去8年的兼职生涯,专门到成都望子成龙学校担任小学数学总监。如今,她教7个班级,最多的班上有50余个学生,最近一个月,就新进了几十个学生到她的班级。

  据悉,为了检测学生水平,提高难度,在期末考试中,数学出现奥数内容的现象,在我市中小学中出现比较普遍。为了进行明确地导向,即将出台的办法还包括,在我市中小学的平时测验、半期考试、期末考试以及大家高度关注的中考中,都不准出现奥数内容。

  昨日记者采访时,她正在通知所有学生家长今日晚间开会,商讨临近小升初最后几个月的冲刺事宜。她说:“上半年我带的精品班42个孩子,有39个考上了一类学校。教师不教好,是要给家长‘背书’的。”

  何荣说,学校拔高试题难度,检测学生水平的方法很多,可选用的试题内容也很多。市、区教育局,各级教研所等,将引导学校正确命题,杜绝奥数在学校测试中的出现。

  问及今年的奥数市场,廖老师形容“更加热了”。她周一到周三备课,周四周五休假,周六周日上课,每周三、四、五晚上7点钟,还有夜间加课。晚间课程不仅有成都的学生,还有绵阳、德阳和崇州的学生。

  ·培训·少年宫将取消奥数班

  “学生张昊文(音)没时间来,他的爸爸还白天到学校咨询难题,晚上自己讲给小孩听。”廖老师在为家长感动的同时,也为学生们在新一轮的“小升初”竞争中捏了一把汗。

  针对目前市场上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师进修校、教师培训中心等也进行奥数培训的现状,即将出台的规定将明确要求,这些“半官方”培训机构,将一律取消奥数项目的培训,不得举办或变相举办任何和奥数有关的培训,不得举办任何奥数竞赛活动。何荣表示,将和团市委等部门协调,落实市少年宫等相关机构取消或停办奥数培训的细节。

  奥数为何又热?

  根据以往奥数竞赛是通过各级教研室发文,学校组织学生自愿报名参加奥数竞赛的现状,市教育局还将规定,任何教育主管单位、业务指导单位,不得以任何方式发文参加奥数比赛和培训。任何学校不得组织、变相组织学生参加奥数比赛。

  与新教材有关,难应对选校

  市教育局委托本报962111征集意见

  知名数学教练用数字来比喻“禁奥”前后的奥数市场:“如果说之前的学习人数是单位1,禁奥后削减了三分之一,现在快到新一年小升初选校,已经又恢复到了8成。”

  封杀奥数你有啥好点子?

  林成根过去在自己家中开办奥数培训学校,听说高峰期至少有200多个学生家长想“走关系”求学。“禁奥令”后,他到成都名师堂学校担任数学教练,近来也感受到了市场“回温”。他用一组数字来比喻禁奥前后的奥数市场:“如果说禁奥之前的学习人数是单位1,禁奥后削减仅剩三分之一,现在快到新一年小升初选校,已经又恢复到了8成。”

  成都市教育局痛下决心,多方面、多渠道整治“疯狂奥数”的措施还在调研和完善当中,将在近期出台。本报报道的市教育局即将出台的若干政策中,你觉得有哪些需要充实完善?您有没有更好的建议?受成都市教育局的委托,本报将在广大市民中征集整治“疯狂奥数”的良方。本报将把您的建议和意见整理后转交给成都市教育局,作为其决策参考。

  他分析了人气恢复的原因有三:第一,家长们通过禁令前后的思索,认识到了孩子是否真正需要“奥数”;第二,新教材知识量较大,但系统性较弱,应对“小升初”选校有难度,部分孩子“吃不饱”,不得不课外“加餐”;第三,家长们的经济条件好了,即使较远的家长也有能力送孩子来求学。

  联系方式:晚报热线962111

  据记者调查,如今五、六年级学生仍有超过半数在补习数学,之前停止补课的三、四年级家长有不少见环境有变,又恢复了对孩子的兴趣培养。

  电子邮箱:158718096@qq.con

  奥数重新“疯狂”

  ▲读者热议

  选校要考奥数,学生不轻松

  摧残儿童健康 该取消

  “禁奥”让市场又一次“重新洗牌”,剩余的培训机构求学人数并不见减,反有增加,2010年的成都奥数市场被比喻为“小心翼翼、茁壮成长”。

  昨日,本报读者热议“奥数减负”话题。通过电话、QQ、邮件发表意见的读者有100多个。记者发现,读者的意见基本上都是“一边倒”,指责学校“择校”看奥数,支持取消奥数培训。不过也有读者担心,打倒了“奥数”,孩子照样不能轻松,因为还有那么多科目等着呢。

  记者了解到,奥数在国内的兴起,是源于1990年北京奥林匹克竞赛的成功举行。1993年成都开启了它的“奥数时代”,发展一直呈上升趋势。

  取消奥赛型

  奥数开始演绎疯狂,是在2006年前后成都改制学校施行微机排位后。民办名校学位有限只有通过测试难题来选拔学生。不少家长突然意识到,学习奥数或许是个有效途径。“2006、2007、2008年就达到了学习奥数的巅峰状态。”奥数教练林成根回忆说。

  取消比赛 一了百了

  2009年冬天,“疯狂奥数”突然被禁。一纸文件,让不少学生欢呼轻松了。就在众人百感交集之时,2010年的小升初选校不少名校仍然加入了奥数题目,甚至在面试环节也加入了奥数对答。这为奥数培训潜滋暗长提供了土壤。于是,就在不少私人机构、小型机构倒闭的同时,“禁奥”让市场又一次“被洗牌”,剩余的培训机构人数并不见减,反有增加,2010年的成都奥数市场也就被比喻为“小心翼翼、茁壮成长”。(张丽
记者肖笛)

  人北小学何忻玥的爸爸:奥数已经成为一种“公害”,学也不是,不学也不是,家长没有选择的权利。奥数本身也许没有错,但是把奥数商品化就错了。教育部门为什么不能从根本上对“奥数”进行治理呢?比如取消奥数的小学全国比赛。毕竟社会民族的发展绝对不可能靠培养一些“精英”来支撑,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合理制定教育目标,合理选拔人才……教育能多一些“合理”,家长才会多一些放心。直接取消奥数的比赛就一了百了了!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少城小学张蕴婕的爸爸:成都应杜绝奥数、华数参赛,把路给堵死。奥数虽然是进名校的敲门砖,但太沉重了,而且害了不少的小学生,为了奥数,综合知识学得少了。我建议成都市政府应将这两个比赛踢出去!成都市教育局应向杭州学习,各学校老师小学六年轮换,中学三年调换,避免重点与非重点的区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理智对待型

  因材施教 因人而异

  人北小学冯承霖的妈妈:孩子有数学方面的特长,完全可以学奥数,如果没有,就没必要为了升学折磨孩子了,依孩子的兴趣去培养是最好的。孔老先生的因材施教、因人而异对奥数也适用。

  陈先生:读名校就必须学奥数,如果孩子只是课外上一个培训班还是可以的,学奥数是可以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现在很多家长都在喊打倒奥数,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奥数打倒了,语文和英语还在后面等着呢,到时候又有很多家长去追捧了。取缔奥数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痛恨奥数型

  拔苗助长 有害无益

  成华实验小学罗瑜涵的妈妈:
很多孩子因为学奥数最后搞得厌学。我想成都那么多的孩子学奥数很多都是出于无奈。很多孩子痛恨奥数。

  人北小学骆宇潇的妈妈:我认识的一位家长,家庭月收入3000多,孩子的课外补习占2000,其中奥数占大头。奥数是吸血鬼!如果真能取消,那是挽救千千万万的孩子和家庭于水深火热之中。

  成实小钟丰璘的妈妈:现在的小学、初中奥数,以刁难、怪异、绝技为特点,已完全偏离数学的本质,奥数除了增加青少年的负担,摧残课余生活,耗费一大笔钱,还有什么作用?

  教师廖先生:觉得奥数有害无益,摧残儿童的心理,首要责任是归教育管理部门,有些学校拔苗助长,应取缔奥数。

  择校所困型

  考试加分 学生太累

  王女士:孩子才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就要求学习奥数。孩子还小,连奥数的真正意思都不清楚就要去学。这次孩子期末考试,就有两道奥数题,连家长都做不来。教育部门应有个明确的规定,不能为了升入名校,就必须学习奥数。不能根据奥数的分数来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

  家长李先生:现在的学生太累了,教育部门有非常大的责任,如果教育部门不规定奥数可以在考试中加分的话,学生就不用去学习奥数了。

  周先生:平时学习基础很好的学生一考奥数就是二三十分,但名校的入校数学考试基本上都是奥数内容,如果考不上就要交钱,差一分就是一千元。不学奥数不行,但大多数学奥数的学生都学不好。

  热心建议型

  不得“掐尖” 取消排名

  某女士:《成都晚报》及时地发现了这个社会现象,希望能起一点作用。教育应因材施教,99%的孩子学奥数都是在陪读,如果孩子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和特长,盲目跟风去学,也没有用。

  杨女士:并不是每个娃娃都适合学奥数,这个是教育部门的失职,建议招生考试题要统一,题中不要有奥数题,或者是到教育局备案。

  范先生:我是中学老师,奥数对学生的帮助要因人而异。学生应该把老师在学校教的学懂学透,去参加中考、高考都是没有问题。如果学生对数学很有兴趣的话,父母就应鼓励他们去学习,现在名校看奥数的分数就是为了抢招尖子生源,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取消学校排名,不要把学校分成国重、省重、市重,所有的学生都可以去这些学校上课。

  ▲记者揭秘

  培训机构逾千家 奥数教师鱼龙混杂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成都市开了奥数的培训机构上千家,而且还不是大头,大头在在校老师的“家”里。学生学奥数,大致有四类地方可以去。

  培训机构有四种类型

  A、“官方”培训。各学校自己举办的奥数培训班、奥数兴趣班、数学精英班等。学校的这些班主要在一个学期里面,每周一次,收费300-500元不等。

  B、“半官方”培训。如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师进修学校、教师培训中心等。

  C、“纯民间”培训。一次课程收费为四五十元。他们占有一定的市场。

  D、私家学堂。现在的中小学在职教师,特别是数学老师,他们利用自己“手里有学生”的宝贵资源和优势,自己开办奥数培训班。有在自己家里办的,有在外面租房上课的。培训次数一周少则一次、多则数次。每次的时间在1个半小时至2小时,收费标准每次课低的50元、高的要100元。

  四类教师水平参差不齐

  这么庞大的学生群体,需要的授课老师也是非常庞大的。到底是哪些人在教奥数呢?成都树人学校是我市有12年历史的老牌正规奥数学校,张校长对奥数这个市场很熟悉。他说,目前成都的奥数教师来源主要有四大类:

  A、小学、初中、高中的在职教师。这里面又以小学、初中为最多,估计占到现有奥数授课教师的80%以上。张校长说,正规的培训学校,基本上都是这些老师在支撑奥数授课,这是相对比较好的,因为这些老师有教师资格证,懂得教育学、心理学,有一定的教学经验。

  B、大学生。他们基本上没有教学经验,但有热情。作为普及性的奥数培训班,部分培训机构喜欢聘请这些大学生授课,往往安排在小学生参加的奥数班当中。当然收费也相对便宜一些。

  C、成都周边郊县或地区的老师。据了解,每到周末或者假期,就有一定数量的这类老师赶到成都,到各种奥数培训班担任奥数教师“挣外快”。以乐山、眉山、资阳、南充以及成都的双流、蒲江、金堂、青白江等地的老师居多。

  D、来源于教师培训中心、数学学会专家(多为大学教授)或者中学的“奥数教练”。这类是最正规的奥数教师,是有“资格证书”的奥数教师,但是人数很少。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肖明华介绍,奥数教练分为三级、二级、一级、高级教练。

  据悉,以上四类奥数教师,由于来源不同、专业不同、教学经验不同,所以整个奥数教师的素质显得参差不齐、鱼龙混杂。一般学生和家长对此难以辨别。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