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择校风不止致奥数培训火爆,那一刻惊心动魄

  “小升初”考试指挥棒驱使学生无奈学奥数 寒假未开始培训已升温

  为了孩子健康、快乐的童年,为了民族能有创新、多样的人才,给学科竞赛踩下一脚急刹车,大有必要。    举办了20来年、在五花八门中小学学科竞赛中鼎鼎大名的“希望杯”数学竞赛,意外地,在北京被紧急叫停了。 

  □河南省焦作市幸福街小学四(4)班 李纳米

  学校选优,家长择校,可真正为奥数所苦的还是孩子。调查显示,学奥数的学生95%都是“陪练”。

  孩子寒假未放,奥数培训已开始升温。

  近些年来,只要你家有学龄或学龄前孩子,就很难不知道“希望杯”的名字。对于很多家长,它几乎就是奥数与名校敲门砖的同义词;对那些没有在数学训练中体会到竞技乐趣的孩子们,它则与枯燥艰深的奥数班、失去自由的周末和因解不出难题而备受打击的快乐、自信紧紧联系在一起。虽然在中小学奥数领域因为市场巨大、有利可图,各种竞赛不断滋生,虽然在某些地方“希望杯”也有过漏题、卖奖之类传闻,但它仍然是最“正规”和最有影响力的品牌之一。 

  2010年10月1日下午,我们早早地来到了距离发射现场3公里左右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青岗坝观礼台,在这儿观看嫦娥二号卫星发射。离发射现场3公里,呀!怎么离发射现场这么远?这能看清嫦娥二号卫星发射吗?! 

  一家长说:“每次早上6点半叫孩子起床上奥数,看他困得半天起不来,我都一阵阵难受,可名校都要考奥数,你不学怎么办?现在要治理奥数,真能治得了吗?”

  家长大把花钱,孩子密集上课,可不是出于对数学的热爱,而是为了在小升初考试中占得先机。

  即使是这样一个正规品牌,还在采用给学校提成报名费、误导家长之类手段,鼓励学校组织学生报名参赛,以便进一步扩大规模。北京市教委揭示的这些做法,很是出人意料,却也让我们看清了不少学科竞赛的成功“做大做强”,除了市场需要、家长“欢迎”之外,原来还有藏在水平面以下、不大能见光的攫取利益的真相。 

  听工作人员介绍,因为火箭产生的热气将会扩散到1公里左右的地方,巨大气浪对人体会产生影响。因此,在“嫦娥二号”发射升空前,以2号发射塔架为圆心方圆2.5公里的人们必须撤离。所以青岗坝观礼台是卫星发射最佳观测点之一。原来,工作人员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呀! 

  昨日下午,西安市教育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教育阶段招生入学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为《指导意见》),西安市教育局局长李颖科就政策出台等市民关心的热点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不过,按照权威说法,只有5%智力超常的孩子适合学奥数,不知道家长蜂拥送孩子学奥数时,有没有考虑过,如果孩子不属于那5%,会不会被那些“变态”难题伤了自信,非但得不到提高,反而会产生厌学情绪的风险

  奥数原本有趣。坏就坏在它被当成放之四海皆准的择校法宝、让一代代中国孩子的生命在“被奥数”中磨损、虚掷。为了孩子健康、快乐的童年,为了民族能有创新、多样的人才,给学科竞赛踩下一脚急刹车,大有必要。 

  我们以为来得最早,谁知青岗坝观礼台早已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你瞧!红旗舞动,人们聚集在高低不等的土坝上,拍照、畅谈……远远注视着发射台,等待着腾空而起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看见有人在现场搞万人签名的活动,我也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祝愿嫦娥二号卫星发射圆满成功。因为火箭还没有发射,闲得无聊,我们就在一边吃起小吃来。突然我发现,有许多人围在一个笔记本电脑前,握紧拳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好像在看着什么。我跑到电脑旁边。哇!电脑里的嫦娥二号好像就在眼前一样。哦!原来这台电脑可以看清楚嫦娥二号是怎样发射的。哼!看电脑有什么好!自己亲眼看到的才算好呢!

  谈政策出台

  再过几天,初中和小学生的寒假就要开始了,各种奥数假期培训班报名已先火了起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高考保送政策从2014年开始调整,凭奥赛获奖保送上大学的路子大大收窄,但由于“小升初”考试中奥数知识仍有相当大的作用,奥数热在小学阶段并没有明显降温。资深奥数教练直指:“初中择校风不止,奥数培训热难退。”

  但急刹车之后,必定会有一串连锁反应。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叫停一个“希望杯”,火了其他奥赛。这方面,已有不少前例。虽然北京市这一回再次重申严禁在义务教育阶段举办任何形式的学科竞赛,但毕竟,推动学科竞赛变成大众流行的社会需求还在,已经裹挟了众多孩子和家长,仅在北京一地就已超过20亿元的巨大奥数培训市场,也没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晚上近7点,我听到了“……5——4——3——2——1发射!”的呐喊声,呐喊声响彻山谷,随着人群的喊声,卫星发射了!霎时,人群安静了下来,人们都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翘首仰望。我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了巨大的“轰隆隆”、“轰隆隆”的响声,从远方震天响起,响声越来越大,那声音犹如山崩地裂一般,大地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又像空中有无数个小陨石铺天盖地地向我砸来。观礼台下的停车场内,上百辆车的防盗器嘟嘟地乱响。我急忙跑到观看卫星发射的最佳位置,幸好没有错过嫦娥二号发射的壮观景象。只见火箭身下先有点白烟和火光,然后白烟和火光越来越大,将火箭紧紧包围着。火箭拖着长长的橘红色火焰划破天空,直冲云霄,把天边给烧红了,红色的晚霞就像仙女一样在给嫦娥二号送行,后来火箭和嫦娥二号越来越小,消失在夜色之中……现场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欢呼声,白烟逐渐散去。唯有火箭震耳的呼啸声和雷鸣般的欢呼声仍在我耳旁回荡,我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衷心祝愿嫦娥二号姐姐早日顺利到达月球。

  到外地取经,经过多方论证

  海珠区家长陈小姐的儿子今年读三年级,从去年9月开始,每周末都在区里的奥数学校上课半天。这几天儿子刚考完试,陈小姐便联系上一名有经验的奥数教师,并在网上发帖,希望找到别的家长一起“拼团”,组成一个10人的小班在寒假里上课,“因为区奥校都是几十个人一个班,效果可能没那么好。”

  要让多数孩子摆脱“被奥数”的命运,必须有更多釜底抽薪的长效措施紧紧跟上。其中最重要的关键点,一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化,二是教育评价体系的多元化。只有当政府主管部门不再以单一的学科成绩、升学率排名来评价学校优劣,中小学校长和老师们才会放下包袱,不再在招生时或明或暗设置证书、考试门槛,以抢夺优秀生源为能事;家长乃至整个社会日渐病情沉重的择校焦虑症,才有机会缓解;“被奥数”的孩子们的春天才会到来。     再次重申的禁令已经太多。这一次,请提早谋划后事。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华商报:为什么要出台《指导意见》?

  记者了解到,随着寒假的到来,市奥校和区奥校的课程进入尾声。但一些学生家长或是想让没考上奥校的孩子接触奥数,又或是想给已有基础的孩子“加加料”,导致寒假未开始,奥数培训辅导市场已先升温。

分享到: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李颖科:孩子辛辛苦苦上了六年,取得的学习成绩被一场奥数考试给否定了,这对孩子们来说很不公平。少数民办学校与社会培训机构、奥数班违规举行“小升初”考试,干扰了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位于五山路1号的华晟大厦可谓是“补习班的天下”,许多大型教育培训机构将高端服务项目安排在这里进行,比如“一对一”辅导。“你们有奥数辅导吗?”“有!我们有专职的奥数老师团队。”记者在一家名为“×大”的培训机构咨询时,得到了这样的肯定答复。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出台《指导意见》的目的就是要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引导民办学校规范招生,有效遏制“择校热”、“奥数热”的现象,减轻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

  咨询小姐告诉记者,要先将孩子带来做一个免费的综合测评,才能定下主讲老师、课时、授课内容和学习目标。当记者问及师资情况时,该咨询小姐表示,奥数团队的老师都是专门研究竞赛数学的,如果需要市、区奥校的教练,也可以代为安排。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为了出台这项政策,市教育局安排专人到外地学习取经,经过与教育专家、学者等多方面、多层次论证,最终综合借鉴各方意见和建议,根据西安教育市场实际情况出台了《指导意见》。

  更有一个培训机构在网站主页上列出了各年级的奥数寒假班,每天两次更新报名情况,制造出学位抢手的紧张气氛。截至昨天傍晚6时,报名网站显示,22个班中有15个班名额已满,其余的各班基本只剩下两三个空余名额。

  谈奥数班治理

  专门的研究团队、一对一讲课,要价也实在不菲:“×大”的咨询老师介绍,一次奥数“一对一”授课(一般为2课时)的价格在260元至300元之间
。如果一个寒假上10次奥数“一对一”课程,就要花掉将近3000元钱。据了解,尽管如此,有报读意向的家长还是不少。“很多华师附小的学生都在我们这里上‘一对一’奥数课程,他们的目标就是考上华附的初中部。”

  要缓解家长和学生的压力

  同在华晟大厦的另一家知名补习机构“×越”的咨询代表也表示,奥数“一对一”培训每次课的价格在300元左右,比其他课程起码贵三成。如此高价也不会使家长的热情“降温”。“来学的大都是为了准备小升初考试。现在那些民校联考说是不考竞赛题、奥数题,其实就靠这个来筛选学生。家长心里都清楚,谁不学谁吃亏。”

  华商报:《指导意见》实行后,能真正根治奥数班的问题吗?

  小升初

  李颖科:奥数衍生到目前成为培训机构的牟利手段,原因很多也很复杂,从以前职能部门取缔老百姓拍手叫快,到现在上课孩子们驱逐检查人员和记者,应该说还有一些家长有需要。此次《指导意见》出台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挤压奥数班的生存空间,给老百姓一个“疏”的渠道。

  奥数学得好 考试有“着数”

  以前孩子们一天要赶三四个考场去考试,孩子压力大,家长负担重,即使知道有些考试就是“陪考”,但家长还是愿意一试,这就给学校留出了可挑选的空间余地,无形之中助长了奥数培训机构的嚣张气焰。《指导意见》中,规定民办学校在统一时间进行综合素质评价,能缓解家长和学生的经济和精神压力。

  尽管奥赛国内奖得主不再获保送大学,但更多小学生家长操心的是“迫在眉睫”的“小升初”考试。在小升初公校择校考和民办学校的入学选拔中,数学成绩的权重居三科之首,题目中也无一例外都有奥数的影子,一些学校对在奥数比赛获奖的学生,有减免学费、捐资助学费或降分录取的优惠。各小学奥数培训班也常以有多名参加过培训的学员考上名牌初中作为广告宣传。

  谈名校择生

  邹女士的女儿就读于东风路一所省一级小学四年级,她告诉记者,女儿班上有过半的同学在学奥数。“老师说学过奥数的,考初中有‘着数’。”

  根本出路在于实现资源均衡

  去年广州17所民校联考报名前,育才实验学校副校长兼香江中学校长陈景惠接受采访时也透露,17所民校联考题目分别由一名中学校长出题,为增加选拔性,数学附加题相当有难度。民校联考虽然没有奥数题,但学过奥数的学生做起来会非常容易。

  华商报:有人认为奥数班之所以疯狂发展,是因为很多孩子没有一个能上好学校的渠道,家长只能通过奥数班给孩子一个“机会”。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资深奥数教练冼德载一直在留意“小升初”考试的出题情况。他说,小升初“择校风”一日不息,
“奥数热”一日不退。他介绍,在2007年前,广州小升初考试的试卷经常用奥数题,到了2008年社会压力比较大,那一年的小升初试题就没有用奥数题目,所以非常简单,分数飙得很高。“一看不行,2009年又用了奥数题,而且整份试卷难度都很高,又导致分数非常低。”至于去年民校联考的数学试题,他说:“前面的题很基础,后面两题很难,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出来。”

  李颖科:陕西作为一个教育大省,那仅是针对大专院校而言。和全国其他一线城市相比,西安的基础教育还相对滞后。

  记者拿到去年17所民校联考的试卷发现,最后一道附加题目分值20分,给出的条件复杂,是奥数中常见的行程类应用题。

  目前西安初中学校有256所,高中学校有172所,但这428所学校中,优质教育资源仅占很小一部分。教育资源不均衡,就造成很多家长争着让孩子上同一所学校。因此,要解决择校问题,最关键的就是要逐步实现教育资源均衡,缩小校际差距,才能治根治本。

  荔湾区家长陈先生儿子今年读五年级,三年级开始学奥数,随着课程加深,学得有些吃力。但陈先生认为,学奥数对儿子有好处,“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名”。不过,他也坦言:“其实我也希望是考试时别考奥数,那些太难了。但现在,人家学你不学,总觉得很吃亏。”

  在这方面,除了政府加大对教育资源的投入外,还要规范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工作、引导规范招生,不断加大对乱办奥数班、择校乱收费的综合治理,强化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规范办学行为的督导检查,切实做到“标本兼治”。教育公平的保障在于平等享有教育资源,但要实现教育资源均衡与学生均衡还需要一定时间。西安市教育局目前正在尝试实施大学区制度,以优质资源名校为龙头,整合优化名校其他资源,让优质教育资源大辐射、大覆盖。

  中考

  谈教师监管

  过八成题目考基础

  尚未发现在职老师在外教奥数

  作为初中毕业考和升学考“二合一”的考试,去年广州数学中考试题中超过八成的题目是基础题,但最后两道压轴题的综合性比较强,“想考上好的学校,拼的就是最后两道题。”广雅实验学校资深数学老师刘敏表示,学奥数能开拓思维,有兴趣的学生学一学并没有坏处,“不过并非人人要学到拿奖的程度。在一个班里要找出一个在省市奥数比赛中拿奖的学生,其实也不容易。”刘敏说,有一些小学学习奥数的学生,过了“小升初”这道坎后,因为兴趣有限,上到初中后就放弃了。

  华商报:有没有发现有教师在奥数班上课?教育部门如何处罚?

  其实,并非要学习奥数才能在中考中取得好成绩。2009年广州中考“状元”李杨怡当年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自己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奥数,但提不起兴趣,“那些题看起来像天书一般,竞赛我连复赛都没进”,于是,她及时“刹车”,主动放弃了学奥数。

  李颖科:今年以来已经处理学校26所,吊销办学许可证4所,责令限改的12所,取缔黑班12个,查封2所。

  高考

  针对老师在外上课,西安市教育局有明文规定和严格的处罚措施,但在重点查处违规“奥数班”和违法办学的“黑班”、少数热点学校滥考试和乱招生、在职在编教师违规兼职兼课的集中整治过程中,尚未发现有在职在编教师违规教奥数。若查实有在职在编教师违规教奥数的,将按照有关规定给予严肃处理。

  命题思路大相径庭

  谈媒体监督

  “高考数学试题和奥林匹克竞赛试题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奥数竞赛的试题是给选手四个半小时,做3个题目。而高考试卷是在2小时内做完
几十道题目。”中科院院士、数学家张景中说。

  媒体关注对解决奥数班问题很关键

  张景中介绍,奥数竞赛需要选手应用技巧和方法解决数学问题,高考数学的命题思路则完全不同。以广东省2010年数学考试大纲为例,其明确阐释了目的在于“考察考生对中学数学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的掌握程度,考察考生对数学思想方法和数学本质的理解水平,以及进入高等学校继续学习的潜能”。

  华商报:媒体多次对奥数乱象进行报道,教育职能部门对此有何感想?

  记者了解到,除了有志于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学生外,高中生里学奥数的人数较少,主要原因就在于高考试题和奥数题目的考察目的和考察内容都有较大差异,不如集中精力复习高中数学,争取高分。

  李颖科:《华商报》、央视等媒体对西安奥数班的关注,对职能部门来说是一种鞭策。

  名师说奥数

  奥数班问题为什么愈演愈烈?为什么久治不愈?在媒体高度密集的关注下,家长到底要不要孩子学奥数等问题成了社会焦点,这对于促进奥数班问题的解决很关键。

  提前学公式 实乃“假奥数”

  此次出台的《指导意见》强调通过宣传法规政策,引导家长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发展观、质量观和人才观,引导家长不要盲目让孩子参加奥数班和课外培训班。

  市民王女士家有一个正读小学的孩子。她告诉记者,自己曾找一道小升初联考数学题来做,结果发现,如果没有学过奥数,附加题部分需要用到初三的函数知识才能解出,为此,她决定努力一下,让孩子在六年级之前学会初三的数学知识,这样就不用补习奥数了,因为相比较而言,学习奥数更辛苦。

  本报记者陈思存

  广雅实验学校资深数学老师刘敏认为,其实,现在市面上一些奥数班实际上并非真正的奥数,而是数学提高班。任教初中的她,有时上课时会遇到学生表示“这个公式学奥数时学过”,可要问到公式是如何得出,大多不知其所以然。她表示,真正奥数所教授的内容不同于日常教学,它是脱离日常教学大纲的,在解题时往往要绕上好几道弯,让孩子提前学一些在高年级时会学到的定理公式,“其实是‘假奥数’”。

  本报报道奥数班省长赵正永曾批示

  那么,真正的奥数究竟是什么呢?中科院院士、广州大学计算机教育软件研究所名誉所长张景中曾为国际数学奥赛出题和评卷。他还有一个身份是科普作家,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向青少年阐述科学的奥妙和趣味。“数学竞赛并不是所有学生都适合参与,它是面向青少年中很小一部分数学爱好者组织的活动。这些数学爱好者估计不超过中小学生的
5%。”张景中说,在中小学生人群里,数学学科的优等生大概占20%,适合学奥数的只占5%。“实际上,奥数是从高深的数学问题中选取一些用一两个小时就能解决的小问题,让学生研究。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在深的里面教浅的。”相对而言,中小学数学的重点在于教授基础知识。

  本报的奥数班报道是从2008年年底开始的,2009年、2010年、2011年一直在坚持报道。除了家长的支持,很多职能部门和各级领导的关注也是本报持续报道的动力。

  “其实数学是统一的,只有深和浅的区别。学过奥数的学生,掌握了更多的方法,再回头来做高中的数学练习题、考试题,也能做得很好。有些奥数选手,哪怕上大学后并不学数学,而是转去学物理、计算机、生命科学等,也能够做出成绩。”

  2009年

  张景中说,学奥数本来没错,应该反思的是奥数与加分、保送等升学优惠联系在一起。“教育部前不久调整了高考中奥数加分和保送的内容,
我很赞成。不要让人为了走捷径来学奥数。”在他看来,数学对开发思维有两个最大的好处:一是让人“学会怎么讲道理”,二是
“学会直观地看待事物”。(记者伍仞、黄茜 通讯员朱玉尊、钟秀平)

  西安整顿违法违规社会办学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2008年12月29日,本报开始刊登关于奥数班的报道。2009年1月5日,西安市教育局等7部门排查违法违规社会办班办学行为,查明违规举办奥语、奥数班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22个,要求限期整改,查明无证、违法举办的“黑班”27个,坚决予以取缔。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2010年

  西安公布治理奥数班举报电话

  2月25日,西安市教育局治理奥数班举报电话首次公布。3月17日至19日,新城、碑林、雁塔区教育局长在《华商报》接热线谈奥数,倾听家长对奥数班的看法。

  2011年

  绘“西安奥数班地图”

  2011年寒假,本报再次启动奥数班报道。2月23日本报刊登了记者通过暗访绘制出的西安部分奥数班分布图。3月13日,省教育厅厅长杨希文称,奥数班猖獗是我省基础教育的一大问题,将出重拳打击。4月4日,分管教育的副省长朱静芝说,今年要以治理奥数班作为规范办学行为的突破口,坚决斩断奥数班利益链条。7月,本报再次启动奥数班报道,同时开通七种方式供市民举报奥数班。8月,陕西省省长赵正永批示治理奥数班。本报记者卿荣波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