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校长印象平谷大兴庄学区校长,一周六天

周玉江目前是平谷区中小学里最年轻的正职校长。这位校长年轻,智慧,有胆识,有思想,有情怀,为人做事大气。他先后师从原光明小学校长刘永胜、实验二小校长李烈,是平谷区首批重点培养的名校长之一。周校长在办学上爱琢磨、善创新,胆大而又心细。他让300多个孩子的小校园里充满教育智慧。从楼道墙壁到每个台阶,再到天花板,学校到处是励志教育成语故事、师生优秀事迹和书画作品;每个教室外都有班级图书馆,都有一块学生自由创作墙。他还与平谷图书馆合作建立了全区首家少儿分馆,并为4位有特长的教师开设了工作室。周玉江的教育智慧要得益于广读书、交高人、善反思的性格特点,他把教研专家、书画名家、民间艺人、优秀家长[微博]等请进学校,将他们变为独有的优质教育资源。他要求学生人人会跳绳、踢毽,要求学生书法、绘画、篆刻、舞蹈四选一,要求学生20分钟练习硬笔书法、30分钟读书、10分钟欣赏英语歌曲,并让这些成为人人能享的课外“营养餐”。而今,这一“营养餐”又被优化、整合为“学生一日品质生活课程”。周玉江的发展可被看好。

  在东城区的学校圈里,只要说到“大个子”,十有八九都知道指的是身高1.9米的刘力军。毕业工作至今,刘力军在教育阵地摸爬滚打了24年。在常人看来,刘力军的工作轨迹似乎一直与名校有关。初出茅庐时他最先在和平里四小工作,一肩挑起了学校的科技课。在和四,刘力军坐到了副校长的位置,他把学校的科技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也正因此,他被调任组建明城青少年活动中心。在校外教育机构的这些年,他不仅积淀了更多的科技教育资源,还累积了不少艺术教育资源。今年初,东城区大刀阔斧进行教育深化综合改革,府学小学与美术馆后街小学、什锦花园小学形成优质资源带。在府学小学最需要管理人才的时候,刘力军被教委调任府学,他既负责所有校区的党建,还兼任府学美后校区的校长。从接管美后校区至今还不满一年,他把学校荒废已久的民乐团重建起来,还起了一个十分雅致的名称——“汉乐府”。

  想起十几年前的暑假,估计成年人脑海中闪现的除了少数的暑假作业外,可能更多的就是玩。可是对于现在的学生而言,恐怕暑假就意味着补习班、辅导班和各种各样的才艺培训班。

  民进中央向今年全国“两会”提交的提案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我国农村的小学减少了一半,平均每天消失56所农村小学,这成为诱发学生辍学的新影响因素。民进中央建议明确因地制宜撤并学校的政策因素,规定农村学校撤并的标准。

本文选自《廖厚才》的博客

本文选自《廖厚才》的博客

  从周一至周日,英语、奥数、画画,各种各样能够提高学习成绩、增长才艺的辅导班课程被安排得满满的。不只是小学生,就连学龄前儿童都开始提前加入到补习的行列中。

  部分地区以整合教育资源为借口减少教育投入

  三年级的佳佳  一周课程安排:英语奥数作文 舞蹈钢琴演讲

  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要“因地制宜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

  同学都参加  孩子不上岂不“落后”

  民进中央认为,近年来的布局调整,整合了农村教育资源,提高了教育质量和办学效益,总体上是应当肯定的。但在撤并中存在工作简单化、程序不规范,以及撤并后办学条件没有跟上的问题。不少地方不顾客观实际,提出“小学进镇”、“初中进城”,有的地方甚至提出要“消灭农村教育”。

  “周一补习英语和奥数,周二下午学写作文,周三也是英语和奥数,周四学舞蹈和钢琴,周六学演讲……”看着女儿的“暑期安排”,刘女士也直皱眉:“学习压力确实有些大。”刘女士的女儿佳佳(化名)今年上小学三年级,英语和奥数的辅导班已上了一年多。“平时周末也上,但放暑假后,各种辅导课都相应地增加了。”虽然觉得课程多,不过刘女士说,身边同事的孩子都是这么过暑假的。佳佳也说,班里同学几乎全上辅导班。

  “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我国农村的小学减少了一半,从55万所减少到26万所,平均每天消失56所农村小学,初中从6.4万所减少到5.5万所。”民进中央表示。

  在采访中,不少家长称暑假里一般都会报辅导班。“班里的同学都上,他不上,不就落后了吗?”面对询问,不少家长都说出这样的理由。至于孩子的兴趣,似乎已变得不重要。

  在《决定》中,对“撤点并校”是提出了明确要求的:“在交通不便的地区仍需保留必要的教学点,防止因布局调整造成学生辍学。”但事实上,许多地方在执行《决定》时,偏离了布局调整的初衷,以整合教育资源为借口,把撤并当成了唯一的目的。其实质是为了方便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并减少教育投入。现实情况是,越“在交通不便的地区”,撤并的力度越大,甚至发生过强行撤并事件。

  5岁的依依 一周课程安排:画画识字 舞蹈小提琴

  撤并基本程序须明确

  一周六天课  会一样乐器才“不自卑”

  鉴于此,民进中央建议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尽快出台《关于农村学校布局调整若干规定》。在该规定中要对几个方面作出明确规定。

  今年刚刚5岁的依依(化名)也没能逃过暑假上辅导班的命运。还有一年就要上小学的依依从去年开始上辅导班,舞蹈、画画、小提琴、识字,一周有6天要上课。“没放假的时候,辅导班都安排在晚上或周六周日,放暑假之后就转到白天,不过晚上也有。”而像依依这样每天忙于上各种辅导班的学龄前儿童还有不少。

  首先应明确规定调整的重点与补偿机制。应重点对小学布局调整的原则作出明确规定,并阐明保留村小和教学点的重要意义。对因农村学校布局调整导致的弱势群体上学成本增加,政府为由此产生的额外负担进行补偿,建立相应的补偿机制。

  “依依班里的一位小朋友学了4样乐器,如果依依一样都不会,那以后就没办法和同学交流,她肯定会自卑。”依依妈妈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其次,应明确规定农村学校撤并的标准。考虑到全国各地具体情况的不同,农村学校撤并可实行“底线+弹性”的标准进行综合评价。

  记者发现,不少家长都有这样的想法。“现在的小孩都会一两样乐器,如果不会肯定受歧视。”在一个钢琴辅导班门前,一位母亲这样说。

  “底线标准”包括:该乡镇只有一所小学;跨越不同民族、宗教群体的学校,或邻近宗族之间存在矛盾冲突;邻近学校的交通道路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如泥石流、山体塌方、江河决堤、野兽出没等;学校建筑历史超过100年以上;60%以上社区居民强烈反对等。应明确,只要符合上述任何一条,原则上就不宜进行撤并。

  关注暑期 学生生活

  最后,还应明确规定农村学校撤并的基本程序。 (特派记者/雷辉)

  记者调查

分享到:

  报班扎堆“能提高成绩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科技类兴趣类“招生困难”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进入暑假之后,各种辅导班相继开课,各区少年宫也都有相应的课程安排,那么什么课程最受家长和孩子的欢迎?“与学习成绩挂钩的辅导班就‘火’,而从孩子兴趣出发开办的科技类培训班就少人问津。”红桥区少年宫一位老师这样说道。 记者采访中发现,本市各区的少年宫在暑期开办的辅导班多种多样,除了英语、奥数这样与学习相衔接的辅导班外,像棋类、航模、科学探索等课程也不少,可这些貌似对学习成绩帮助不大的兴趣类辅导班却招生困难。而有些少年宫更是因为没生源,干脆取消了科技类培训班。

  专家观点   选择辅导班 莫盲从莫填鸭 

  “学习什么样的特长,应该多问问孩子的意见。”不少教育工作者建议家长,辅导班可以上,但千万不要盲目跟从或是填鸭式教育。激发孩子的学习热情,比暂时提高成绩更为重要。

  本组撰文 新报记者 王渐 李柏彦 实习生 胡光宇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