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社会形成避让共识,小升初为何用考大学方法

  南都讯 记者葛倩 发自北京
中小学生汉语能力下降,使用不规范、不严肃,引起社会忧虑。对此,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昨日在《2010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发布会上表示,未来将在中小学增加写字课程,制定《中小学学生写字标准》。

  今天消息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随着国家教育部《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的出台,中国教育开始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改革活跃期。在此背景下,自2001年始在全国中小学推行的第八次基础教育新课程改革也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十年来,新课改理念已逐渐在基层学校生根发芽,并在实践层面上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的景象。这些来自基层学校的自发性的改革创新之举,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希望与活力所在。

    李宇明在回应“学生汉语能力下降和汉字书写能力退化”时表示,近年来,教育部门一直在中小学,特别是在识字阶段,提倡增加写字的课程,恢复毛笔字、硬笔书法。他建议,希望教师在国家培训计划里能够练好字、写好字。“我们会努力通过教育来传承中华文化,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李宇明透露,教育部门正在制定中小学学生的写字标准和具体提升写字能力的部分标准。

  羊城晚报讯
记者余颖、实习生李丹瑶报道:今年广州小升初民校联考“一分为二”———以育才实验为首的13校“大联盟”及由广雅实验、二中应元和六中珠江三校组成的“小联盟”,并将在同一天举行考试。“撞车”情况,引起了家长的担忧,也激起了社会对目前小升初民校联考制度的质疑与深思……

  “去年我曾就加强校车安全管理提过建议,今年校车安全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里,说明了政府对校车安全的重视,是执政为民的体现!”全国人大代表、西安交通大学(微博)副校长蒋庄德说。蒋庄德代表建议应让校车和消防车 (红色)、救护车(白色)一样,有一定的特权,在全社会形成见到黄色的校车就让的共识,使校车更加安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秉承学在民间的传统,联合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新教育研究院等多家机构,共同举办“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召集国内外知名教育家及来自一线的积极推动教育改革人士,并为其提供交流平台,以期以民间视角探讨基础教育改革的经验,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推动和促进基础教育质量提升。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众多家长质疑:为什么不能错开考试?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针对校车安全事故频发的问题,蒋庄德曾建议借鉴国外的校车制度,加紧制造全国统一的国标校车,加强校车安全管理,让孩子们能坐上安全的校车。

  因此,本论坛面向全国各级中小学校,以及教育管理者与一线教师,征集教学改革案例及与新课改相关文章,并选择其中有价值者通过论坛进行交流、传播,欢迎来稿。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有部分家长表示两大联盟如此硬拼,让考生难以取舍。荔湾区某小学的学生家长张女士说:“同一天考试,这让我们很纠结,究竟参加哪一场?难道就不可以错开考试时间吗?”

  蒋庄德说:“校车安全事故频发的原因既有校车车辆本身的问题,也有司机不称职的问题,同时还有超载等多方面的原因。鉴于校车安全管理涉及校车的准入审查、驾驶员的资格审查、道路交通秩序维护等等,解决校车安全问题不能单靠教育行政部门,而是应该像食品安全问题一样成立专门的协调委员会,协调各个部门,各负其责。”

  投稿邮箱:jygflt@21cedu.org

  而另一名学生家长曾女士则表示,分了大小联盟对中等成绩的孩子影响很大。“女儿成绩并非出类拔萃,而大小联盟的考试分数又互不认可,这样一来就缩小了女儿的选择面,也增大了考试风险。”

  他建议,除了校车生产应有严格的标准和规范以外,还应加强对校车安全监察管理,包括车型、车况、司机资格等。此外,教育部门应对学生加强交通宣传教育。教育学生增强交通安全意识,遵守交通法则,拒乘非法营运车辆,增强自我保护能力。

  截止日期:2011年9月30日

  羊城晚报记者留意到,许多家长开始担心“小联盟”的考试难度是否比原来的民校联考难。“听说小联盟比较重视数学,孩子要在数学上多下工夫了。”准备让孩子参加小联盟考试的刘先生说道。

分享到:

  “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组委会

  教育界人士分析:考试“撞车”影响不大?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2011年8月

  原广州市育才实验学校校长李统耀亲手组建了“小升初”民校联盟。面对今日合久必分的情势,他表示,这是因为有的民校想增减试题,而此举没得到别的学校认同。“考生的压力可能会有一点大,但从本质上来讲,与以前的民校联考并无太大区别,考生还是应该报考适合自己的学校。”他说。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我们这样安排,就是不用家长和学生跑来跑去、疲于奔命。”“小联盟”之一的六中副校长林健洪昨天对记者说。他表示,虽然大小联盟考试“撞车”,但影响不大。“以前民校联考实际上分数也是不互认,考生第一志愿报哪所,就去哪所学校考。考题上我们也差别不大。”

分享到:

  多名教育界人士分析,大小联盟同时考试与以前联考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改变。以前的联考,所有学校都只录取第一志愿,学生报考哪间学校,就要去哪间学校参加考试,各校也是各自评卷。所以即使今年大小联盟不安排同一天考试,考生也就是多了一个第一志愿,多了一次机会。记者也注意到,除了大小联盟同一天考,省实天河、中大附中等校也是“单干”自己命题。省实天河分校副校长蔡骘在羊城晚报日前举办的小升初讲座上就表示:“单考的民校有很多,考生愿意考的话,考十场都可以,但实在没有必要,家长们要理性选择。”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多声道

  A、学校选择学生,学生也有权利选择学校

  “他们这么做,就是要避免同一学生拿到多张录取通知书!”某私立教育机构负责人冯颐认为,同一天考试也是有道理的,这16所学校绑在一起,共同进退,互相呼应,目的就是不让学生选N间学校。“当然学生也就不必考完一轮又一轮,过度劳累。学校也避免陷入招生的虚假繁荣,工作压力也没那么大,起码考场不用准备那么多,试卷也不用改那么多”。

  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健则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这样的考试安排反映的是一种学校的权力本位意识。他指出:“学校应该以学生本位为主,学校选择学生,学生也有权利选择学校,学生为什么就不可以手持多份录取通知书?只有学生之间的竞争才会带来学校的进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的这些民办名校中,很多是戴着“红帽子”的,既不是真正的公办,也不是真正的民办。这些所谓的“国有民营”体制学校及“推荐+测试”招生方法与《义务教育法》相关规定不符,也由此引起各类学校的不良竞争,影响教育公平。“应尽快对这类学校进行体制调整,全部规范为公办学校或民办学校,将它们身份明确,这样才能让真正的民校涌现,真正地让市场起调节作用”。

  B、“大小联盟”是把小学基础教育带进灾难

  永博明教育研究院的专家王永江则认为,无论是原本的17所民校联考,还是现在的大小联盟,都是把小学基础教育带进灾难。他说:“为了选拔好学生,民校拼命增加考试难度且不说考奥数、奥英,民校联考的题目必定超纲,这样考生的负担会越来越重。”

  “选拔小学生,不能用考大学的方法!这些民校如此筛出来的人在未来就一定优秀吗?!”他认为,如此出题的考试指挥棒对人才的培养是无益的,民校应该设计出更科学的、对社会负责的择优方案,“不仅仅考语数英,比如是否把体育成绩计入考核标准?要给孩子多开几扇门!”

  省人大代表祁海在今年的两会上已提出,既然学校教育资源不均衡长期存在,那不如恢复“小升初”考试,按考试分数录取。他昨天向记者感慨道:“取消小升初考试的政策实施至今,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就如皇帝的新衣,看上去虚美,但其实学生还是要考。”他说,“在公办学校电脑派位的前提下,孩子为了上一间好中学,必然要考。因此,报考民校的学生越来越多,民校的考试题也越出越难,学生进民校比进公校还难。”他表示,除非民办学校也取消入学考试,否则考生的负担依旧不减反增,“取消小升初”并无实质意义。

  余颖、李丹瑶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