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森林艺术节现代舞惊艳韵苑体育馆,管理学院EDP同学会捐资30万元建设长汀县羊牯学校

12月29日晚7点,第四届中国大学生篮球超级联赛第8轮激战,作为前半程的最后一个主场,厦大明培体育馆内座无虚席。最终厦大队84:59大胜湖南大学队,以不败战绩继续高居南区榜首。
第一节,厦大队率先争得跳球,但双方开始进入状态都比较慢,几个来回进攻未果,厦大队贯彻积极主动的防守策略,湖大进攻一筹莫展,失误增多,比分迅速拉开。第一节,厦大队26:13领先。
第二节,湖大队展开反击,但厦大队斗志高昂,乘胜追击,不断扩大比分优势。第二节结束,45:24,厦大队遥遥领先。
第三节,双方都对场上阵容进行调整,尽管比分上保持领先,厦大队丝毫不敢放松,配合默契,并加快进攻节奏,连连得分。第三节结束,64:43,厦大队带着21分优势进入第四节。
第四节,湖大队一开始就增加了三分远投的次数,试图将比分迫近,厦大队迅速做出应对,加强外线防守。最终比分定格在84:59,厦门大学队主场取得南区榜首之争的关键性胜利。以优秀战绩迎来2008年。
1月5日我校篮球队将赴广州,迎战广东工业大学队,这是本届超级篮球赛南区前半程比赛的最后一场赛事。下半程比赛将于2月下旬开始。

2007年12月31日,我校管理学院EDP同学会的部分理事在王少成理事长的带领下考察了长汀县羊牯学校,并在县政府大楼举行签字仪式,王少成理事长和长汀县副县长张俊铭代表双方在《厦门大学EDP同学会捐建长汀县羊牯学校综合楼项目协议书》上签了字。根据协议,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DP同学会捐资30万元建设长汀县羊牯学校综合楼。长汀县县长林旭和厦门大学管理学院高级经理教育中心副主任木志荣出席了签字仪式。
签字仪式上,林旭县长介绍了长汀县的一些基本情况。长汀地处闽赣交界地,是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革命老区。长汀县人多地少、资源匮乏,山区水土流失严重,人民生活还比较贫困。但是,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在承接福建和广东沿海产业转移过程中有很多优势,在纺织、机械工业等方面初具规模。最后,林县长代表县政府赠送锦旗,感谢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DP同学会慷慨解囊,支持长汀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事业。
在签字仪式之前,王少成等9位理事代表理事会,从长汀县城驱车1个多小时考察了羊牯学校。羊牯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地处汀西南最边远的山区,与上杭、武平交界,是长汀县最贫困的乡之一。学校的基础设施非常薄弱,学校没有像样的教学楼,也没有实验室、图书阅览室和运动场,学生宿舍也破烂不堪。各位理事考察完后,感触颇深,当场协商决定与长汀县共建,分期建设羊牯学校,使之成为贫困地区一所软硬件齐全的典范学校。
据木志荣副主任介绍,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DP同学会由厦门大学管理学院高级经理教育中心举办的企业总裁班、房地产总裁班、财务总监班及资本运营总裁班学员组成,同学会除了开展联谊活动外,还自愿募集资金,争取每年捐助一所希望小学。第一次捐助选择在长汀,是因为长汀与厦门大学的特殊渊源关系。作为EDP同学,也是厦门大学的校友,通过这样的捐助活动,不仅促进了与母校之间的感情,也加强了了企业家回馈社会的责任心。

■记者团 彭辰辰 刘安琪

  5月6日至8日,大学生艺术团邀请曹诚渊先生带领广东现代舞团做客首届森林艺术节“现代舞蹈周”,举办了博雅艺术大讲堂《现代舞——中国的文艺复兴》、周末艺术展演《光影中的蜕变》、艺术沙龙《现代舞体验工作坊》,李翩翩老师为舞蹈团上了现代舞创编课。同时,曹先生还应邀出席了《研究型大学舞蹈教育发展研讨会》。

  5月4日上午,华中大东九和西十二教学楼门前都“空降”了一批鲜黄色的自行车。据了解这是北京大学毕业生创业团队“ofobicycle”,提出的“共享单车”模式在华中大的第一次实践。

图片 1

初来乍到的“小黄车”

图片 2

  在密密麻麻的自行车棚中,鲜艳崭新的“小黄车”格外突出。“小黄车”设计简洁轻便,黑色座椅,加上黄色车身以及白色的铃铛,每个座垫下都有一个特定的编号。“ofobicycle”已经在华中大校园内投放了800多辆自行车,每辆成本300元左右,校内同时有三到四个流动的维修师傅。

图片 3

  “小黄车”现在主要在各地高校内运营,其收费标准均是一分钱一分钟、一公里四分钱。在很多同学们看来这几乎是公益性的出借自行车,谈及如何盈利时,“ofobicycle”武汉地区负责人纪拓坦言道,有相关的融资进入公司,而自行车低收费的目的是希望同学们能更加珍惜车辆。

图片 4

  纪拓介绍到,他们团队在北大发现有很多自行车资源被浪费了。这一方面体现在,自行车的使用率不高。另一方面是,很多“僵尸车”被遗弃在校园内,不仅影响校园美观,还占据了很多停车位。同时,丢车的现象在校园内比较普遍,学生维修自行车的成本也是挺高的。

图片 5

  在这个现实基础上,北大的三名毕业生通过自主创业、研发平台,开启了自行车的共享模式。自行车的共享形式,让有车同学共享自己的单车,换取全部共享自行车的使用权,同时让无车的学生付费使用共享单车,从而使得所有共享单车能够在校园内自由流动。

  “共享单车”的口号是“随时随地有车骑”。纪拓介绍到:“‘ofo’是一个有情怀的项目,所以我们希望同学们能够自觉地规范使用小黄车。”
为了确保小黄车自身的安全性,“ofobicycle”采取实名认证模式,不规范使用自行车的学生将被记入黑名单。

本校学子早有“租车”实践

  华中大占地7000余亩,在校本科生与研究生5万余人,校园功能区较为分散,对自行车的需求量本身较大,“租车”的用车方式,在华中大早有实践。

  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大三学生杨发灯曾在大一的时候就萌生了收购废旧自行车,改装后租车赚钱的想法。随后,杨发灯开始筹集资金,收购了大约300辆的废旧自行车。通过出租和售卖自行车,杨发灯三个月获利约两万元。但他们的团队由于技术的短板和互联网思维的缺乏,扩大项目的计划举步维艰。杨发灯也说到:“大二之后我课程太多了,当时合伙的同济学长也走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华农经济管理学院创行团队创业指导老师吴伟荣,在接受楚天都市报采访时谈到,“小黄车”创业团队都是毕业生,比在校生更成熟。此外,北京浓厚的互联网创业氛围,‘ofo’团队有深厚的校友资源,使得“小黄车”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小黄车”融入华中大校园

  材料学院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刘志轩,第一天租用“小黄车”的时候,就很快的上手了。“小黄车借还都挺方便的,在哪都可以取车,只花几分钱,而且不用担心被偷。”但是他对公共自行车的未来感到担忧:“这种车锁防君子不防小人,想要偷车很简单。只要你记住了这辆自行车的密码,你不用网上申请就能一直使用。”

  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大四学生林龙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林龙第一次骑着共享自行车从紫菘路口到寝室后,就收到了“ofobicycle”系统的警告短信。“我是按照说明正常骑的啊,当时觉得很莫名其妙。”
同时,林龙提到“小黄车”有刹车不灵敏的问题,在下坡的时候容易出现事故。

  车辆收费的问题,也影响着学生对“小黄车”的使用。新闻传播学院大一的李英瑞,从学校大门骑车赶往东六楼,在中途停下买了一瓶水,前后不过半小时,但是最后被要求缴纳1块1毛3的车费。“按照一分钟一分钱,一公里四分钱的累加计算方式,1块1毛3的收费是完全不合理的。”李英瑞说到。

  据了解,我校保卫处每年都会对学校的废旧自行车进行清理,平均每年在东九楼可清理出报废车200余辆,整个韵苑学生宿舍则高达上千辆。负责清理工作的吴先生表示:“2010年,校学生会曾经考虑过将这些报废车中可以利用的进行维修翻新,再将其送给学校的贫困生,但是因为维修费用太高而中止了。”

  目前“ofobicycle”正在积极的与校方各部门进行接洽,第一批车辆顺利运行后,将会有下一批自行车投放。同时“ofobicycle”将计划和学校合作回收废旧车辆,通过整改和涂装,让焕然一新的自行车被更多的学生“共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