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图片 1入园方知挣钱少 上4年幼儿园孩子“学费”十多万

图片 2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江苏省南京市某小学一年级学生在课上睡着了。

  本报讯
元旦假期,家住江西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小学三年级学生余玉(化名)一直闷闷不乐。几天前,她写了一篇关于帮扶摔倒老人的作文,不料30分的作文只得了5分。老师的评语是:“现在这个社会,老人摔倒了还有人敢扶吗?”这让她感到很茫然。

  “加大监管力度,一旦查出,老师停薪、停职,校长跟着转岗”、“解决有偿补课必须立法”、“加强教师的职业道德建设,让教师上好每一堂课”……昨日,长春市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分组讨论现场,政协委员们发言十分踊跃,本报关于中学补课问题的报道引起了多位政协委员的热议。

  北京一所普通幼儿园的“学费”清单再揭入园有多贵,走不利索的孩子要提前上“占坑班”再证入园有多难

  “变态娘”原帖摘录

  2011年底,她所在班进行一次语文单元测验,最后一道题是作文题,要求学生写一篇关于好人好事的作文。余玉在作文中虚构了一个故事情节:一天,70多岁的老大爷在马路上不慎摔倒,手肘磕破了皮,流了血。这个时候来来往往的车很多,躺在地上的老大爷很危险,我就跑上前去,将老大爷扶了起来,路上的行人都夸我是好孩子……余玉说,书上都说了,老人摔倒了要帮忙扶起来,助人为乐,老师也曾经在课堂上说过这样的话。但她不明白,她的想法却被语文老师否认了。  (江西日报)

  ■实习记者 高晶/报道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虽说目前幼教资源紧俏才奇货可居,但教育资源的紧俏是不是不能光用家长腰包这个杠杆来调节呢?

  对孩子来说,重重叠叠的学习就是桎梏和枷笼,锁住孩子自由飞翔的翅膀,笼中的鸟儿怎会有快乐可言?小升初尚在如火如荼的奋战中,家长们都已经在商量着暑假的衔接班问题了,据说初中高中仍然要继续培优。

分享到: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谈现象<<一到周末孩子就“三班倒”

  编者按

  变态?变态!是呀,哪个儿女不是父母的心头肉,谁又愿意强加给孩子无尽的压力和无穷的重担,上刀山下火海,为了孩子,父母愿意牺牲自己。可学习是无法替代的,竞争如此白热化,做家长的,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挣扎在洪流中,即使心如刀绞却不肯伸手去捞,因为在畸形的教育体制下,家长们都磨练出了一颗变态的心!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课外设辅导班、提高班、强化班、特长班,对学生进行有偿补课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并且已成为一个隐形的产业链条。 这些‘现代私塾’必须该好好管管了。”昨日,长春市政协委员、东北师范大学台胞台属联谊会会长白建英在讨论会上提出了关于有偿补课的问题。话音未落,在会场立即引起一番讨论。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两个孩子光上小学前就得花30多万元……”兰妈的惊恐同样震了我们一下,这个在北京既带有特殊性又具有普遍性的普通百姓家庭——兰妈和她的兰儿们在通胀压力下又面临幼教基础设施不足,孩儿们不得不无奈地挤进了幼儿园“占坑班”的行列……

  畸形的教育下产生出可怜的孩子和变态的家长!什么时候教育才肯整容,恢复它本来应有的慈眉善目?还孩子幸福和快乐?还家长一个正确的心态?我盼望着期待着,也相信总会有那一天。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对,我家孩子也补呢。” “还有教师上门‘服务’,一对一补的。”“卷子都给班干部批,老师白天打瞌睡。”

  读兰妈的幼儿园入园手记,有人感慨“这可真是‘小升初占坑‘挣钱的阵地前移了”,也有人感慨“多亏我家孩子大了,否则哪养得起”,更有人感叹“幸亏不打算要孩子,否则‘涨’字压力下怎么活”……

  近日,武汉一位妈妈发帖《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引发无数网友转载,不少网友跟帖、回复“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我们又何尝不是‘变态娘’、‘变态爹’”……

上4年幼儿园,从虎妈到变态娘。  政协委员们纷纷谈起了自己孩子被老师劝说补课的经历。白建英说,她接到了很多家长的反映,有的家长给孩子报了3个班,一到周末就开始“三班倒”。白建英说,家长的理由很简单——别人的孩子都是这么过的!而现在补课班五花八门,补课费更是有高有低,有的一个小时达到800多元。白建英说,她已经连夜赶写了《关于严惩在职教师有偿补课》提案,就是想让大家都来关注一下孩子的教育问题。

  无论通胀压力有多大,“入园难、入园贵”也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热点。温总理说过,学前教育关系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关系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处在人生第一阶段的学前教育,也是教育公平最基础的一环。

  一个普通的帖子,诉说着“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的辛劳与奔波,表露出对当前教育环境的无奈和无助,透露出对教育均衡的渴望。

  寻根源<<各学校跟风现象很严重  

  我们真心希望在国家逐渐重视幼教基础资源投入的情况下,兰妈能减少点学前教育开支,为兰儿们的小学中学甚至大学积攒一笔可观的教育费用,而不是就这样在起跑线上就被掏空。

  联想到前不久引起争议的“虎妈”,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催生了“变态娘”、背后又凸显公众对目前教育体系的哪些重点难点问题呼声最大?专家们对此又作出怎样的评价?

  “教育部及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年年发文‘禁补’,但仍要加大监督……” “潘校长,请你谈谈,如果你们学校有老师办班你怎么处置?”针对有偿补课问题,白建英几次打断政协委员、吉林省实验中学校长潘永兴的发言。

  入园方知挣钱少

  ——编 者

  潘永兴校长笑了笑说:“省实验不补课。”潘永兴表示,有偿补课之所以这么“火”,就因为它是一个恶性循环。家长担心孩子成绩,孩子担心老师脾气,学校还要提高升学率,扩大声誉。“而且,跟风现象很严重。举个例子,一所学校提前招生,以军训名义上课,晚上八点半放学,马上各个学校都会效仿。你不照做,家长都会说你学校不严。所以,在全国的高中里,能赶上长春高中生这么累的没几所。”

  我是少数民族,国家允许生二胎。以前跟同样被允许生二胎的朋友聊天,他们都说“养一个得了,养不起俩”,我一直以为人家这是谦虚,这话不能信。可是,从今年9月1日开始,我信了。

  “变态娘”不止一人

  提建议<<政府应该拿出严惩措施

  原因很简单:以前只有大兰上亲子班,今年,我们家二兰也上了幼儿园亲子班。

  ——小身体承受不起大书包

  “按照教师法的规定,对有偿补课的在职教师一定要严惩。”针对禁止教师利用课余时间进行有偿补课行为,潘永兴说,老师首先要尊重教育规律,规范办学行为,政府也必须拿出严惩措施。同时,学校也要担起责任,进一步加强教师的职业道德建设,让教师上好每一堂课。

  大兰是去年9月1日上的亲子班,两个月1700块,一周三个半天儿,当时在附近这片儿还不算贵的,而且因为生二兰晚上了一个学期,没要什么押金(按说也不该要),名额还给我们留着。当时这家公立园一年赞助费是3000,还属可承受范围。

  “变态娘”,其实不止一位。

  白建英表示,要着力改变当前的应试教育现状,并通过改革课程内容、创新教学方法提高课堂教学效率,但这需要时间。所以,她建议教育部门可以允许学校选择一些优秀的教师在校园内开设补课班,由教育主管部门制定相应的收费标

  去年的亲子班几百块一个月,每次还管饭,教了不少东西,比起市场上那些时髦的早教中心便宜不少。我们上得美滋滋的,碰到别的妈妈还老显摆花钱不多收获大。

  这是来自江苏南京的声音——“妈妈,我的压力好大,一分一秒一嘀嗒,外面的鸟儿早已飞回家,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时光一天一天被学习打发,学习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不要让大自然和我没有关系,我的压力真的好大。”这是南京一名小学生的诗句,希望妈妈给放个假。

  准和管理措施,适当地对自主学习能力差、接受能力不强的学生进行补课。这样可以减轻学生家长的教育费用支出,学生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有选择地补课。同时,还应成立一个特殊的监管队伍,这个队伍里有政协委员,有家长,有学生,然后公开一个电话一个网站,接到任何关于教师有偿补课的举报,一经核实,教师停薪、停职,就连校长都要转岗。

  但到了今年春天,大兰两岁半上了预备班(就是那种全日制没有家长陪的),园费翻番,1700一个月,小贵,尚不离谱。哎,可惜这赞助费啊,半年时间就已经涨到每年8000了,早知道去年一狠心,让大兰两岁就上预备班,3年下来能省出一万五啊!就这价儿吧,大兰她们亲子班还有好多小朋友没挤进去呢,亏我们排队早。

  这是来自江西的场景——今年“六一”,小学二年级的潘心怡收到了妈妈的儿童节礼物——拉杆书包,印有可爱的米奇图案。她当即将书包里的语文、数学、思想品德、美术、劳动五种课本以及两本数学习题和一本练字册、文具盒转移到了新的拉杆书包。潘妈妈说,孩子的小个子和大书包十分不称,每天背重书包担心影响她的骨骼发育。据了解,我国小学生书包平均重量为3.5公斤,初中生为5.5公斤,书包超重现象十分普遍。

  教育局副局长:严惩在职教师有偿补课

  由于大兰上亲子班时期,我跟老师们都混了个脸熟。早有关系不错的老师透露消息,并给我建议——二兰入园要趁早,不然,将来花多少钱都没的上。哇,二兰从一岁开始,我已经为她是否会“失学”担心了。赶紧一边找人托关系,一边给管事的老师送礼。

  听听家长们的心声。王琴是北京市一位普通白领,“变态娘”的帖子发出以后,儿子对她说:“妈妈,包括您,我们班所有同学的妈妈都是变态娘。”残酷的竞争压力让家长们忙碌不休,孩子上学、升学等一连串问题让家长们操碎了心。“同事们的孩子不是在奥数班待着,就是在去奥数班的路上”。王琴抱怨,“看到孩子那么辛苦,做家长的也不忍心,但是外界环境压力实在太大。”

  随后,记者采访了长春市教育局副局长马军。他说,学校、教师在假期有偿补课是相关教育法规明令禁止的行为,如果在职教师被查出在假期为学生有偿补课的行为将会被严惩。“警告、吊销教师资格证等。”马军说,这些都是长春市教育局根据教育法规对教师的处罚。同时,长春市教育局还设立了专门的举报电话,如果发现学校、教师在假期进行有偿补课,可以进行投诉,核实后如果属实将会严惩学校、教师。马军还表示,近期长春市教育局将以明察暗访的形式对假期有偿补课行为进行检查,一经核实必将严惩。

  关于送礼这件事,故事也不少。不过这里先讲二兰的“求学之路”。不知是托的人起作用了,还是我送的好东东让老师网开一面了,总之,不久后,我接到了二兰的入园通知。听通知的时候,我以为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反复核实后,终于弄明白了——还是跟大兰去年上的一模一样的亲子班,场地、老师、教程……什么都没变,但变成一个月1700了。哇!一年就翻番啊!不过跟赞助费的涨幅比,似乎还不算夸张。

  再听听老师们的心声。朝阳实验小学的英语教师刘燕说,“如今,分数和升学率成了教育质量的代名词。如果学校无法在中、高考中拔得头筹,日后分配到的教学资源便会大打折扣;老师如果不培育出中高考的佼佼者,便很难得到学校和家长的认可,重压之下只有狠抓教学,丝毫不敢放松学生学习。”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交费时,我感觉点的不是票子,是大兰爸卖身般加班的一幅幅苦脸,是我奔波于地铁公交甩下的一滴滴汗水……老师深表同情地安慰我:“我们也没办法,就这样,还都安排不过来呢,您看,要不是您孩子户口在本片区,根本没的商量。您要不上这个班,明年的预备班、后年的小班肯定进不来。”原来只听说过小升初的培训班有“占坑班”一说,看来现在已经下延了。我只好“强颜欢笑”地表示了庆幸之情。

  相关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近八成睡眠不足。最近10年的3次国民体质调查结果显示,青少年的体质状况全面下滑,某些体质指标,5年间下降的幅度超过了10%。孩子的睡眠质量及健康问题日益突出,成长过程很不健康。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听说一岁多的二兰要上幼儿园,爷爷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她连话都不会说,走还走不利落呢,去了能学会什么啊?!”我一边奉上凉茶压惊,一边给老爷子白话当前严峻的市场形势。“爸,现在大着肚子去幼儿园报名的已经不算早了,这不是我编的,可是报上登的,大伙都在传。再说啦,阿姨一个月也1800,早上8点上班晚上5点下班咱还得管人家一顿饭,这上幼儿园吧,是人家管咱们饭,早上7点多就能送,晚上6点接都成。而且幼儿园教的东西可比在家多多了。您看大兰多出息,要早点上肯定更棒。”我“预支”了二兰上全日制后的美好前景把爷爷忽悠得连夸我有远见。

  “变态娘”事出有因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优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减负、减负!负担却始终减不下来。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三令五申要求给中小学生减轻课业负担,各地教育局甚至下发红头文件明确要求,但是,孩子们依旧叫苦不迭,孩子受苦、家长受累成了无奈的现实写照。

  广西柳州市第十五中学教师黎杨的话代表了很多老师的心声:学习时间减不下来,减负就是空谈。学生们一天七八节课,外加晚自习;毕业班寒暑假时间也要上课补习,还要应付大量的课外作业。实行课程改革后,中小学课程降低了知识难度,扩展了知识面。但是考试的难度却降不下来,导致学生既要有广度又要有深度,表面上看似学习内容变得简易,但实际情况却是孩子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强调,“‘变态娘’们本身并不变态,所谓的变态行为都是现实环境下的无奈之举。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严峻的优质资源短缺形势让减负缺少了实现的土壤,同时也造就了如此庞大的变态爹、变态娘队伍。”

  联想到不久之前曾经震动美国教育的“虎妈事迹”,很多专家评论,在中国,“虎妈”是一种普遍现象:自打孩子出生,家长们就对孩子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孩子成长的每个阶段都不敢马虎,制定明确的培养目标,实施严格的培训计划。学外语、学钢琴、学画画、学奥数。专家评论,“减负”依然在“加正”的怪圈无法终结。

  让“变态娘”回归常态

  ——增加教育投入推动教育均衡

  如何让“变态娘”不再“变态”?如何不让更多的新的“变态娘”诞生?听听专家的意见。

  先从形形色色的“培优班”说起,在教育机构做过几年代课老师的陈老师坦言日后不会过早地让自己的孩子上培训班。她说,目前的培优市场,的确有运作成熟、成绩突出的培训机构,但对孩子不负责任的也不在少数,培优机构名不副实的现象逐渐成为普遍现象。

  再从培养孩子的方式方法来看。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说,“培养孩子,切勿揠苗助长。现在许多父母不管孩子成长的阶段性,不考虑孩子的个体差异,一味给他们加重学习负担和压力,这样不仅不能发挥孩子特长,而且会抑制他们非智力因素的发展。”

  再看深层次的教育体制问题。熊丙奇说,目前的教育体制之下,家长、学校、学生三方都有自己的苦衷和无奈,并不是家长不近人意,也不是学校只爱高分生,而是冰冷的现实逼迫他们不得已为之。要让家长们停止非常态的教育,让学校老师平等看待每一位学生,不仅要在教育评价机制上狠下功夫,更要增加教育投入和改变现行择校制度。增加教育投入,让公共教育资源在90%的比例上实力相当,缩小教育资源之间的差距;其次改变现行择校机制,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为中小学生减负。

  最后,让我们回归到教育的本质。华南师范大学校长刘鸣日前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教育的最大目标应是孩子的终身幸福,教育应该遵循年轻一代身心发展的规律,留给孩子动手、动脑、交往、感悟的时间。“人的发展”是教育的原点,回归原点才能够找准教育发展的大方向;看到问题的本质,才能祛除“变态娘”产生的土壤。中南民族大学心理健康教育老师李涛认为,对孩子的培育,品德才是最本质的东西,培优并不是教育的主要责任。培养孩子首先要尊重人的发展,让教育变得更有尊严,给予孩子实现梦想的自由和空间。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那句话,“生活即教育”,或许值得所有的“变态娘”思考和借鉴。
 赵婀娜 杨丽萍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