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家长亦两难,公立幼儿园缺失

图片 1

  小学生“打气队”19年风雨无阻

图片 2

  日前,(重庆)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学前教育发展的意见》,旨在解决幼儿入园贵、入园难问题。而渝北区宝圣大道一段长4公里的街道,两旁居住着10万市民,目前尚无一所公立幼儿园,仅有4家私立幼儿园,居民反映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比较突出。昨天是开学第一天,有家长被迫在沙坪坝区购房,为“幺儿”的将来入读作铺垫。相关人士分析称,这是公立幼儿园规划缺位造成的,目前尚无办法改变现状。

南京某名校进行“小升初”电脑摇号,电脑随机从4480个报名学生“吐”出2240名幸运儿名单,数千名家长一哄而上寻找自己孩子名字,现场挤成一团。CFP/图

  先后有2000多名少先队员参与

高价学前班挤爆 “上不上”家长亦两难

  10万人聚居地无公立园

  ■一场政府“禁奥令”下明目张胆的“小升初”比拼奥数战,让一个曾笃信教育局红头文件的公务员父亲,老牛,痛感自己“太傻太天真”。

  被附近居民称为“七条小雷锋”

  每年7月,都是幼儿园、学前班招生的日子。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家长们绞尽脑汁想让孩子上个好的学前班。大量的市场需求让学前班学费一路看涨,一些高价学前班一年的学费已比念三年大学的学费还要贵。高昂的学费能让孩子学到什么?是否真能对他们以后的成长起到巨大作用?记者走进学前班,一探究竟。

  昨天,在外婆的陪伴下,家住渝北区宝圣大道云湖花园的小朋友雯雯背起书包到小区对面的“大地幼儿园”入学。

  ■经此一役,忍受了一连串打击和折磨,老牛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教育怀疑主义者”。

  “打气,打气,义务打气!”早上7点半,在(北京)朝阳门北小街与东四七条胡同的交叉口,东四七条小学的孩子们扛着“学雷锋义务打气队”的红旗来值日。从1993年成立至今,19年来,除了周末,同学们每天早上7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路口,为过路的骑车人义务打气。

  学费1.6万  学前班一座难求

  据雯雯的妈妈冯女士介绍,为了给女儿选择一家好的幼儿园,半年前她就开始准备,利用空余时间到附近的几家私立幼儿园作了详尽的考察,“每家场地面积有多大,安全措施如何,收费状况怎样,师资力量配备情况等”,我全都作了深入的了解。

  □本报记者冉金发自成都

  上世纪90年代初是新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成长教育的关键时期。东四七条小学针对独生子女教育问题进行了德育专项研究,考虑到学校地处东四社区,附近每天骑车来往的市民有上万人之多,难免会有需要打气服务的人,于是,1993年3月5日,学校成立了“学雷锋义务打气队”。19年来,共有70个中队、2000多名少先队员参与义务打气活动。“打气队”的孩子们被附近居民称为“七条小雷锋”。

  20日,记者以一名5周岁孩子家长的身份,以给孩子报名为由,走访了我市多家学前班。

  冯女士说,当初的愿望是想把女儿送入一所公立幼儿园学习,可在附近找来找去才发现,“没有一所独立的公办幼儿园,让我大吃一惊!”为此,她还专门跑到离家数公里远的回兴小学附设幼儿园(公立)打听,“我去晚了,入学名额早就满了”,后来她又到渝北幼儿园去打听,还是名额已满。无奈之下,她最终选择了“大地幼儿园”。

  一场政府“禁奥令”下明目张胆的“小升初”比拼奥数战,让一个曾坚信教育局红头文件的公务员父亲,老牛,痛感自己“太傻太天真”。

  劳模孙茂芳老人是学校聘请的辅导员,他曾经跟着孩子们一起参加义务打气。他回忆说,一次,一个大使馆的小伙子来给自行车打气,打完气掏出10元钱要交费。同学们说:“我们是义务的,不收费。”小伙子兴奋地高呼:“雷锋万岁!”

  在南岗区一家儿童潜能培训学校里,记者看到学校所设的教学项目有唱歌识字、经典诵读、快乐拼音、趣味数学、超级英语等等。据该校一位接待人员介绍,5岁的孩子可以提前一年准备入学的课程,可以选择趣味数学和超级英语来提前“攻关”。趣味数学每周两次课,学费2680元,可以在8个月里让孩子学会一年级数学课的50多个知识点,且都是实物教学,孩子不会感到枯燥;报名超级英语课程,孩子可以用3年的时间学完6册书的内容,学完后孩子的英语相当于初中一年级水平,学费是每半年2400元,全程学下来就是14400元。

  “之所以想选择公立幼儿园,是因为觉得那里的师资稳定,安全措施有保障,教师素质相对较高”,冯女士总结说。

  去年底,由于“疯狂奥数”引发的巨大社会争议,成都市教育部门发布五条“禁奥令”,在全国率先掀起了史上最强“禁奥风暴”;而老牛一直没能识破这个“禁奥令圈套”。

  王晔是东四七条小学98届毕业生,当年她从四年级开始参加“义务打气队”,坚持了三年。2008年,她回到东四七条,成为学校的大队辅导员。如今值班时她仍像十几年前一样,早上7点半到岗,带着学生们为过往的路人免费打气。王老师说,义务打气不仅给居民带来了方便,也让孩子们磨练了意志,学会了坚持。

  在道里区一家名气颇高的私立幼儿园,接待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家长们口口相传,他们的招生名额早就满了,尽管学费直逼一年一万六,比念大学一般专业三年的学费还要贵,但仍旧“一座难求”。

  宝圣大道位于渝北区回兴街道办事处,从圣湖天域至农业园区管委会的距离约4公里。据该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这4公里范围两侧,居住的人口超过10万人(不含西南政法大学师生)。渝北区教委初教科相关人士证实,该片区目前尚无一所公立幼儿园,仅有4家私立幼儿园在招生办学。

  如今,他最懊悔的是,没有早送儿子去学奥数。

  六年级一班的吕新是现在的“打气队”成员,已经当了两年多的志愿者。每当轮到她值日的时候,早上6点半就要起床。“冬天的时候不想离开暖和的被窝,经常冒出不起床的念头。但是这是学校十几年的传统,不能因为我而中断。所以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上不上”  家长两难选择 

  1300适龄儿童入园难

  儿子参加的是成都颁布严厉“禁奥令”后的第一届“小升初”。7月6日,成都著名的三所中学四、七、九中公布了今年小升初电脑摇号的录取名单,在2436名小学毕业生中摇取了357名幸运儿。而其余孩子则将参加7月中旬的再次“摇号”。

  学校每位老师都是“义务打气队”的成员,在他们看来,再小的坚持也是力量。虽然现在骑自行车的人不如以前多了,但是学校的公益传统不能断,雷锋精神不能丢。

  陈女士是一名“想得开”的家长,她一直认为孩子在学龄前就应该好好享受童年的快乐,没有给孩子报任何特长班。孩子5岁了,明年就要上小学,眼看着周围同龄的孩子都“能掐会算”,陈女士心里犯嘀咕:“是不是也该上学前班学点什么,真担心他上小学后跟不上!”连孩子幼儿园的老师都说她“想得开、教育理念不同”。她总感觉老师话里有话,像是在说她对孩子不负责任。

  记者调查得知,这4家私立幼儿园分别是圣湖天域小区的“阳光幼儿园”、在水一方小区的“大地幼儿园”、巴山夜雨小区的“蓝天幼儿园”和枫桥水郡小区的“枫桥水郡幼儿园”,他们目前的在校总人数不到1000人。

  在家长眼里,貌似公平的摇号,更像是一场命运的轮盘赌,反让他们对子女的前途充满忧惧,“万一被摇到三类学校,岂不把娃娃耽误了?”12年来坚持素质教育、不肯送儿子去学奥数的老牛,使尽浑身解数,才在最后时刻帮助儿子逃脱摇号的命运,提前锁定名校。在已提前择校成功的家长眼里,那些只能由摇号来决定孩子未来前途的,不少是中了“禁奥令”圈套的人。

  今天(5日)上午,学校正式成立了“东四七条行动公益社”。成立仪式上,演员林永健(微博)来到了学校,他对孩子们提出了加入“打气队”的申请。“我想加入你们欢迎不欢迎?接受不接受?”孩子们大声回答“接受!”林永健高兴地说:“打今儿起,我就是你们的一员了。我是一名军人,招之即来,来则能战,战则必胜!”随后,林永健和孩子们一起走上街道,为路人提供打气服务,真正做了一回“林师傅”。(记者李莉)

  为了儿子,陈女士不得不把前段时间在幼儿园门口收到的学前班招生广告拿来研究。对照广告一番电话咨询后,陈女士心里更犯疑了:大多学前班承诺会让孩子学会一年级的全部课程,有的甚至承诺能让孩子学完小学前三年的全部内容,这种学习强度5岁的孩子能适应吗?学完能记得住吗?这样的“填鸭式”教育会不会“拔苗助长”?如果这样,孩子还需要用5年的时间来读小学吗?

  那么这10万人聚居地中,究竟预计有多少适龄儿童呢?

  “迂腐”的老牛

分享到:

  “提前跑”  不等于一路领先

  昨天,市教委基教处相关人士介绍说,2007年12月出台的《重庆市城乡规划公共服务设施规划导则》明确称,幼儿园按照每千人23个生源计算,也就是说1000名常住人口中,将有23名适龄儿童要上幼儿园。如此一算,10万人中至少有2300名左右的适龄儿童要入园。

  两人大吵一架。马可说老牛是迂腐的知识分子,老牛说,“你们当教育记者的危言耸听,既然教育局出了规定,下面学校乱整,教育局就不会坐视不管。”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在学前班学习小学课程的孩子真能提前起跑吗?小学教师孟女士告诉记者,上过学前班的孩子在一年级上学期成绩可能会比较好,但是因为感觉课堂上学的东西自己都会,这些孩子往往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作业完成得不好,到二三年级学习成绩会有一个下降过程。而且由于在学前班突击学习,孩子很累,很容易淡化学习兴趣,产生厌学情绪。

  据了解,目前国家规定幼儿园小班招25人,中班招30人,大班招35人,但根据重庆的现状,每个档次增加5人,也就是说一个班最多不能超过40人。

  在成都一家报纸的教育记者马可看来,老牛这粒后悔药吃得太晚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大多教育工作者认为,上小学前最后一年让孩子适应角色变化,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培养学习能力,远比“填鸭式”的灌输知识重要得多。

  而据记者调查了解,目前渝北区宝圣大道的4所私立幼儿园仅能容纳1000人左右,这就表明仍有1300名适龄儿童存在入园难的问题。为此,不少家长把眼光盯上了离家较远的公办的渝北幼儿园,但那里早就“爆满”,根本没有多余的名额。

  马可是老牛妹妹。从老牛的儿子兵兵上小学三年级起,马可就一直劝他为了将来兵兵能上一所好中学,早点送他去学奥数。

  见习记者 石晶 本报记者 史延志

  

  可老牛不听劝,他要给儿子一个“快乐而充满童趣的童年”,把他送进了以素质教育闻名的×小学。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纵深

  兵兵在学校除了“成绩门门优秀”,还在选举中被推选为“执行校长”,协助校长管理,还被选中参加张艺谋奥运宣传片拍摄。老牛一直引以为傲。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私立幼儿园费用最高涨36%

  兵兵上小学二年级时,很多同龄孩子被家长送去学奥数,老牛却不以为然。“学奥数根本没意义”,在老牛看来,奥数里著名的“鸡兔同笼问题”,初中学了二元一次方程轻易就能解开,何苦逼着小孩子挖空心思?

  昨天,记者以家长的名义分别致电这4家幼儿园,了解了收费等相关情况。记者发现,4家私立幼儿园在保教费和赞助费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地涨了价,其中保教费最高的每月收780元,涨幅高达36%,赞助费最高的涨了500元,即每年2000元。收费为何“涨”这么多?幼儿园方面解释称,目前各种费用都在涨,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

  周末,当别的孩子在题海中漫游,兵兵却被送到游泳池、羽毛球场挥汗如雨。

  与公立幼儿园相比较,这些收费是高还是低呢?

  马可觉得老牛对奥数的理解“太肤浅”。从兵兵上三年级起,马可就向他多番进言,“要想让兵兵上‘四、七、九中’,就得学奥数。”老牛却很诧异地反问她,那报纸上市教育局规定小升初不准考试,不看奥数成绩又是咋回事?马可一听愣了,哭笑不得,“你多大年纪了,居然还信这个?”两人大吵一架。马可说老牛是迂腐的知识分子,老牛说,“你们当教育记者的危言耸听,既然教育局出了规定,下面学校乱整,教育局就不会坐视不管。”最后马可败下阵来,“相比我这个江湖人士,他更相信政府红头文件。”其实,从马可做记者起,成都市教育部门就三令五申禁止学校把小升初与奥数挂钩,但马可知道,“四、七、九要保住现在的位置怎么可能不看生源?”事实上,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也心知肚明,除了部分招生摇号,还给这些名校一定的自主招生空间,而这些名额就被用于录取优生和照顾“关系户”。

  具有近40年办学历史的渝北幼儿园,是我市首批示范性幼儿园。该园负责人介绍说,目前该园有450名学生,14个教学班,每月的保教费是500元,三年间均不收任何赞助费。

  这是成都教育圈公开的秘密。

  渝北区教委初教科相关人士称,目前整个渝北区共有134所民办幼儿园,城区的公办幼儿园仅19所,回兴片区的民办幼儿园有25所,公立幼儿园仅4所,这4所公立幼儿园大都是二级园,每月的收费是270元,每学期收赞助费500元。

  但老牛不信。

  分析

  而在一家教育培训学校当会计的柳灵却坚定地给女儿报了奥数班。在培训学校的耳濡目染,让柳灵早早看清了摇号背后的现实。

  开发商只顾盖楼 “忘”了规划配套

  即使幸运“摇进”名校,学校内对于自主招收的“优生”和“摇号生”待遇也差别很大。

  常住人口越来越多,医院、学校和银行等公共配套设施却没有及时跟上。这是为什么呢?渝北区有关负责人介绍称,设施滞后的原因是,该片区以前的规划定位是发展工业,但随着开发的推进,后来形成了一个相应的居民区,商业配套、市政设施建设等滞后。

  成都成华区某所重点初中13个班中,1、2班是“火箭班”(由华奥赛得奖者、区三好生、全区前50名学生构成)不仅配备最强师资,还减免“择校费”;3、4、5、6班是“摇号生班”,师资力量最薄弱,但仍需缴纳1.5万-2.5万“自愿捐资助学费”。

  市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勇曾就该片区的此种现状分析说,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城镇化建设被迅速推进,先前的一些农村,现在进入到了城镇化,“地位”得到了改变,但是除了基础设施的布局之外,各类配套设施应该先行,规划应该走在前面。

  柳灵也知道,女儿妞妞其实对数学不感兴趣。妞妞喜欢英语,喜欢写作。但一位做奥数培训的老师告诉柳灵,即使是报考私立外语特长中学,奥数也是必需的敲门砖。为了女儿前途,柳灵要求妞妞放下喜欢的文学作品,去学奥数。

  李勇认为,开发先行导致规划严重缺位,教育资源和公共卫生资源缺失,这些都是当时未进行通盘考虑带来的后果。他说,针对回兴片区规划缺位的这种现状,政府应进行宏观调控,把缺失的公共资源弥补上去,合理进行分配。

  看到女儿死记硬背公式的痛苦,她也曾想过放弃,但看见别人如此拼命,柳灵也只能打消此念,一边对奥数深恶痛绝,一边咬牙继续奔忙于各奥数培训班之间。“小升初比考大学更残酷,我们身不由己。”

  渝北区教委初教科相关人士分析说,这种现状表明公共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建议在城市建议过程中,规划须先行,建设须同步。他说,目前幼教面临的最大瓶劲是缺少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支持,呼吁要用硬性规定来约束开发商须遵守相关规定。

  儿子得了可怜的“9分”

  

  老牛彻底懵了。一向以儿子聪明为傲的他第一次骂儿子,“你怎么这么笨?”兵兵也懵了。长期积淀的自信瞬间崩塌,他躲进屋里哭了一下午。

  出路

  现实也在不断挑战老牛坚持的素质教育理念。

  为让孩子上学不困难

  先是兵兵三年级时,老牛夫妻俩“被迫”把儿子送进了数学补习班。原因是×小老师集体到校外某文化宫兼职补课,兵兵的全班同学都去“捧场”,老牛怕不去得罪老师,只好周末上午也把儿子送去。

  家长区外购房

  这个补习班也迷惑了老牛。直到兵兵补到五年级,堂兄东东准备参加小升初考试,老牛才发现不对劲。

  对这种10万人的聚居地没有一所公立幼儿园、仅4家私立幼儿园的现状,有没有办法进行弥补呢?渝北区教委初教科相关人士介绍说,目前该片区已没有地盘可建幼儿园,这种现状没有办法改变。

  东东在学校的成绩不如兵兵,为考取一所私立名校,一直被父母逼着学奥数,曾因做不出题而嚎啕大哭,“崩溃”过好几次。

  家住该片区的周女士介绍说,她对这种现状感到遗憾,目前她已倾尽全部家产,在位于沙区的七中附近买有一套二手房,目的是为明年春节后即将入园的女儿作铺垫。她说,沙坪坝区的教育资源十分丰富,买了房子后,女儿念完三年幼儿园,还可以在当地就近读小学和中学。

  老牛偶然兴起,把东东做的练习题拿给儿子做,结果数学经常满分的兵兵“连题都看不懂”。这让老牛很纳闷。

  政策动态

  多了一个心眼的老牛,赶紧找来一套某名校往年的小升初考试题让儿子试做。夫妻俩找来马可一起监考评卷,结果,兵兵只勉强得了“9分”。

  我市拟在旧城改造

  老牛彻底懵了。他试着用二元一次方程给兵兵讲解考题,看着如听天书的兵兵,一向以儿子聪明为傲的他第一次骂儿子:“你怎么这么笨?”兵兵也懵了。长期积淀的自信瞬间崩塌,他躲进屋里哭了一下午。

  和公租房附近设幼儿园

  考试的打击并没完全动摇老牛的信念。他仍然不相信在教育局的文件规定下,名校仍要看奥数;直到有一天偶然和曾经的老师、某名校副校长在饭局上碰面,老牛问他,今年小升初学校看奥数吗?老师回答他:“看!不仅要看,而且很重视!”老牛这才傻了眼,儿子小升初已近在咫尺。

  据市教委基教处有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市有994所公立幼儿园,私立幼儿园有3111所,公立园占总数的24%。

  老牛终于痛下决心帮儿子报了奥数培训班。夫妻俩也开始轮流在周末早起接送儿子。

  今年8月4日,市教委主任周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过3~5年的时间,逐步解决幼儿入园难、入园贵”,针对市民关心的焦点,周旭介绍说,到2013年,我市将确保每个乡镇至少有1所乡镇中心幼儿园或中心校附设幼儿园,城镇普惠性社区幼儿园达到城镇幼儿园总数的60%。还将重点在旧城改造、公租房建设以及二环内主城拓展区,合理设置幼儿园,满足新增城镇人口、转户居民子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和其他流动人口子女的入园需求。

  进了奥数班后,兵兵几次考试都备受打击,同学基本都已参加过奥赛和华赛(华罗庚数学竞赛),很多还拿了奖,而兵兵此时还是个“白丁”。

  市教委正在思考从四方面突破:一、支持本地的优质幼儿园通过兼并、联办、办分园等形式,实行优质教育资源的集团化管理;二、鼓励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举办幼儿园,重点引进和培植一批优质幼儿园,扩大优质资源的覆盖面;三、开展城乡幼儿园帮扶活动,加强城乡幼儿园园长、教师双向交流,发挥好优质幼儿园的示范引领作用;四是加强对各级各类幼儿园保教质量监测和指导,促进学前教育整体水平不断提高。(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黄平)

  五年级结束的暑假,老牛给兵兵报了“奥数暑期集训班”。一个多月时间,兵兵第一次在题海中度过。

分享到:

  柳灵的女儿妞妞则在五年级时拿到了奥数竞赛三等奖,但柳灵和妞妞对这个成绩不太满意。四、七、九中采用摇号升学后,只能拿出部分招生名额招收优质生源,竞争变得更激烈,“奥赛三等奖,都不一定能参加内部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被质问的暗访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一位华西医大的教授质问,你们叫教育局把他们小孩就读的学校公布出来,只要他们不择校,我们就不择校;只要他们摇号。我们就摇号,他们敢吗?

  就在兵兵和妞妞为“小升初”冲刺之时,2009年10月,成都市教育局出台了五条“禁奥令”,掀起了史上最强“禁奥风暴”。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