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结果当即可查,南京江宁区多所小学仍收

  从首善义学、金台书院至今,金台书院小学历经了300余年。在北京义务教育就近入学政策出台之前,学生中超过七成是外来务工随迁子女。2007年,张弦“接棒”了这所百年老校。面对参差不齐的生源和受限的校园场地,她铭记的是当年康熙皇帝为学校题写的四个大字——“广育群才”。但是,尽管学校有着悠久历史,张弦却发现孩子们做什么都不自信。这位女掌门决定从体育工作入手,她坚信身体素质好了,自然精气神也就好了。2011年初,学校体育有了突破性飞跃,组建不到一年的花毽队、跳绳队在东城区中小学[微博]生跳绳、花毽比赛中成为小学组夺冠“黑马”。一次次的跳绳冠军带给孩子们的不仅是优质的体能,还为升学开辟了一个新出口,每年有一定数量的学生凭借跳绳特长升入附近的优质初中。在张弦眼中,“专心地读书,痛快地游戏”的学生才算发展全面。基于“传承”,她还将老北京体育游戏引入课程,还原游戏自由的本质,让“玩”重归体育,让学生体验“快乐体育”和“成功体育”的乐趣。

图片 1

  早在去年,南京就对所有来宁务工人员子女施行杂费、课本费和借读费三项全免的同城待遇。然而一年之后,这项曾让让广大外来务工人员欢欣鼓舞的惠民政策,在南京市江宁区却名存实亡。日前,湖北来宁务工的王先生向本报反映,为了能让孩子在南京上学,他不得不向学校缴纳了数千元的借读费。记者在调查后发现,“五证齐全”的高门槛让“同城待遇”可望不可得,而高额借读费也使得家有学龄儿女的外来务工人员不堪重负。

  汉网消息 
市教育局昨通报,今日上午,8个区(7个中心城区和江夏区)的15所“公参民”(公办学校参与举办的民办学校)初中将举行电脑派位,前期准备工作已就绪。

乡下娃和城里娃仍在奔波 暑假意味着什么?

  家长反映:

  据悉,我市用于“小升初”电脑派位的电脑系统由市教育局委托第三方研发,通过了由软件高级工程师、高级程序员组成的专家组的鉴定。市琴台公证处公证员参与了鉴定全过程并作公证。13日上午,市教育局对全市相关区教育局基(中)教科科长、电脑操作员进行了培训。培训后,市、区电脑派位工作负责人、电脑派位操作员和公证人员共同对各区上报名单进行比对,并将清查重复报名和无效报名后的有效学生名单连同电脑派位系统制成光盘交公证员封存保管。昨日下午,市教育局派出督查员,连同公证员在相关区电脑派位地点督查电脑派位调试和试摇号,确认系统正常后,恢复原始状态,封存电脑及相关场所。

  开栏的话

  江宁学校还在收借读费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电脑派位后生成的各校录取名单将分别打印4份,其中3份由公证部门、市区教育局留存,另1份由电脑派位学校在校内即时公示,学生可前往学校查询录取结果。此外,有关“公参民”校的收费标准,价格部门还在核定中。(记者:彭欣
通讯员:龚伟)

  每年暑假,总有“小候鸟”,提着行囊,从这个村到那座城,为了和爸妈短暂相聚,看看城里的月光;每年暑假,也总有“忙学生”,背着书包,从这个班到那所校,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

  “去年南京市教育局取消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借读费,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对于我们这些外地来南京打工的家庭来说,借读费是一大笔支出,毕竟我们都是靠打工为生,经济条件不宽裕。”,日前,从湖北来南京打工的王先生向记者反映,他8月份给孩子在就近的江宁区麒麟中心小学报名时,学校却告诉他要缴每年1500元的借读费后才能办理入学。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他们和他们,乡下娃和城里娃,奔波在同样炎热的夏日里,怀揣着不同的梦想,负担着不同的期望。他们忙碌吗?他们快乐吗?他们,过得好吗?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老家在湖北农村,目前在南京市江宁区一家工厂打工,听说南京减免借读费后,决定让留在老家的孩子也来南京读书,现在却发现还在收费。“政府的政策怎么说一套做一套?”他表示十分不理解。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今天起本版推出“他们的暑假”系列报道,将关切的目光投向“小候鸟”、“小眼镜”、“小书包”,看一看他们在这个异常酷热的暑假里的真实生活,议一议暑假究竟对孩子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第一篇,我们要讲述的是四个孩子的暑假故事。 

  据王先生介绍,在江宁区麒麟中心小学,像他这样的情况还有不少。仅在今年入学的一年级新生中,就有数十人。而根据记者连日来获得的多方反映,在江宁区,重新收取“借读费”的学校也绝不止麒麟中心小学这一所。

  “城里让我陌生又害怕”

  区教育局:

  金钰,9岁,江西南昌石岗镇刘家村

  不是借读费,是助学费

  小金钰来北京整整一周了,却吵着要妈妈买票回老家。两个弟弟在北京与父母生活,而她则在老家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9岁了,她第一次来到北京,来到父母和弟弟居住的地方——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这之前,她与父母、弟弟已经两年没有见面了。她说,城里的生活让她觉得陌生而有些害怕。

  在南京市对来宁务工人员子女施行三项全免的同城待遇后一年之后,为什么江宁区的这些学校还在收借读费?9月2日,记者来到江宁区教育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宋主任告诉记者,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必须持有“五证”才可以享受与南京学生同等的待遇。对于“五证”不齐的孩子,要收取不高于1.5万元的“捐资助学费”。

  “这孩子,在老家可活泼开朗了,不是现在这样。”妈妈说,小金钰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在这里,怕自己的“江西普通话”被嘲笑。

  据介绍,所谓“五证”即就业证、户口簿、独生子女证、暂住证以及劳动合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要进入南京的公办学校入学,这些证件缺一不可。记者随即也得到家长们的证实,这些缴费的孩子都存在“五证”不全的情况。

  刚到北京,她对新生活表现出极大的不适应。从北京西站下火车到皮村,竟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汽车,才到了爸爸妈妈在北京的家。她在公交车上吐了好几次。

  江宁区教育局办公室宋主任还告诉记者,由于去年开始停收借读费,这项收费在财政开票系统里也已经没有了,因此现在对“五证”不齐孩子收费的名目改成了“捐资助学费”。宋主任表示,这项收费是经过区物价局审批的,统一纳入公共事业财政收入,有正规票据。

  在皮村住了一个星期,她只跟小朋友玩,在家也只是和弟弟看电视,或者玩爸爸手机上的游戏。她经常想念把自己带大的爷爷奶奶,想念村子里一起玩耍的好朋友。

  但记者发现,不止一位学生家长向记者出示的票据,却是一张仅加盖了“江宁区麒麟中心小学财务专用章”的“白条”。

  没能把女儿带在身边,妈妈心里对小金钰十分愧疚,由于经济不宽裕,她和丈夫很少往老家打电话,“省一点电话费吧!”这次把女儿接到北京来,父母希望能给她多一点关心。看着女儿不快乐,妈妈又心疼又无奈。

  五证门槛:

  刚来的第二天,妈妈带小金钰上街买了两套新衣服,后来小金钰觉得花了很多钱,便悄悄地退回去了一套衣服,把找回的钱还给妈妈。

  拦住外来孩子的求学路

  9月份就要上四年级的小金钰,从来没想过到北京来读书,她怯怯地说,怕成绩不好,“再说,太贵了,老家好一些。”

  “学校表示不交钱,就不收孩子,反正也不差这一个。”王先生告诉记者,“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想来想去最后还是筹足了借读费,又找学校求情,这才没有误了孩子上学。”据学生家长介绍,今年麒麟中心小学一年级新生里,有6、70个孩子来自外来务工人员家庭,而被“五证”门槛拦住的将近一半,大多数家庭由于没有独生子女证或者就业证,最后只能缴纳“借读费”。一位外来务工人员苦笑着说:“有多少人能过得了这5道关?” 

  “真希望能住在北京”

  “就业证、劳动合同这些都是用人单位、劳动部门和务工人员之间的事,为什么要直接跟务工人员子女受教育的权利挂起钩?再说,很多超生的在家乡已经被罚过款,而且这种惩罚也不能延续到孩子身上。”一位来宁务工人员表示,自己干的都是城里人离不开的苦活、累活,也是在为城市的建设和发展作贡献,“所以我们的孩子在城市,也应该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公平的教育”。 

  彭博,13岁,湖北孝感大悟县

  经费不足:

  彭博的父母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开早点铺,一家人挤在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里。6月底,13岁的大儿子彭博来北京后,只能打地铺了。现在,彭博每天早上4时起床干活,捏糖糕、扫地、刷碗……忙到早上10时。

  再收“借读费”也有苦衷?

  “比在老家累多了。”暑假在老家,彭博可以8、9点起床,整天和小伙伴们钓鱼、玩耍。尽管如此,彭博对在北京过暑假还是充满期待,“能和爸爸妈妈弟弟在一起啊。”

  向“五证”不齐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收取借读费,教育部门有自己的理由。江宁区教育局办公室宋主任表示,如果农民工子女在公办学校一律享受和城里孩子同等的收费待遇,政府在财政上就会无力承担。

  兄弟俩一个在北京念书,一个在老家上学,跟其他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父母一样,这是无奈之举。“北京的公立学校一般不接受中途转学的学生,民办学校的学费又比较贵,我们只能承担一个孩子的费用。”妈妈眼里满是歉疚。

  据宋主任介绍,江宁区已为80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提供了读书机会,其中80%以上安排在公办学校就读。但截至目前,该区教育部门收到的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三免”补助款还不到30万,这笔款项相对于外来务工人员数量来说,实在是“有点少”。所以对那些不符合同城待遇规定的家庭收取借读费,也是“出于改善教育教学条件的考虑”。此外,“五证不全也会对本区内教学秩序带来影响,我们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在这方面加大管理投入。”

  细心的妈妈已经发现,长期分开让彭博与家人的感情出现了些微变化——爱挑弟弟的刺了,和父母的沟通交流越来越少,眼神里总流露出害怕和不安。“来北京半个多月了,他和爸爸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妈妈有点担心。

  据了解,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实行的是“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也就是基础教育由县级财政管理的教育体制。由于义务教育阶段主要由地方政府负担,而农民工子女通常没有输入地的户口,所以无法享受由流入地政府财政负担的教育经费,“要想留城读书,只能自掏腰包”。

  尽管每年夏天都在北京度过,可是彭博还没有见过天安门,“爸爸妈妈开店太忙,没有时间带我出去玩。”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生活在城市边缘,彭博几乎感受不到城市的气息,唯一让他觉得生活在北京的信号便是每天从村子上方呼啸而过的飞机。皮村离首都国际机场很近,每隔一会儿,一架飞机便会从头顶飞过。村民们早已习惯了飞机的轰鸣声,彭博心里却依然保存着一份新奇,他常常感叹:“真希望我能住在北京,那样每天都可以看到飞机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放暑假比上学还累”

  王茜,7岁,河南郑州淮河路小学二年级

  “放暑假比上学还累”——暑假来了,小学生王茜反而更加忙碌。

  每天上午,除了完成暑假作业,王茜还要“对付”妈妈布置的课外作业——练字、30分钟阅读、背唐诗和数学口算题。到了下午,她就奔波在兴趣班之间,周一、周三、周五学英语,周二、周四学跳舞,周六学画画,周日学钢琴。

  她一直想参加夏令营,但总被父母拒绝,她到现在还觉着委屈。不愿意宅在家里的她便选择了培训班:“暑假在家里挺没有意思的,所以想学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可是,被培训班“充实”着的暑假并不轻松:“培训班下课时间都比较晚,一般要到6点半,回到家都累趴下了。”上学就有意思多了,不仅放学时间早,而且能和好朋友在一起玩耍。

  还在幼儿园的时候,王茜就学过钢琴,但后来学习任务重,就放弃了。暑假开始,王茜主动跟妈妈说想要重新学习钢琴。妈妈见女儿坚决,便答应了,“其实我并不希望孩子的暑假都在培训和学习中度过,这样太辛苦。可社会竞争这么激烈,我当然也想在尊重孩子的兴趣下,尽可能让她多学点东西。”妈妈也心疼孩子。

  在外人眼中,懂事的王茜像个小大人:“辛苦是最快乐的事,小时候辛苦一点,长大就会幸福。”谈起自己在培训班中一点一滴的进步,她特别开心。7月底,她将和舞蹈班里的小朋友一块儿在郑州市演出,最近一直在刻苦练习芭蕾舞。“用脚尖立起来跳的时候,脚趾头可疼了。”她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但是一想到演出时可以穿美丽的天鹅裙,就不觉得痛了。”

  “我都快烦死了”

  张欣怡,13岁,湖北随州实验中学七年级

  “每天上培训班,我都快烦死了。”提到“培训班”,张欣怡提高了声调,一连说了好几次“烦”。

  从小学开始,欣怡几乎每个暑假都“泡”在培训班:英语、数学、作文……“只要是跟学习有关的培训班,我都上过。”今年是她上中学的第一个暑假,再一次,她被培训班“围攻”了。

  上学期数学期末考试不理想,妈妈自作主张帮她报了数学培训班,暑假一开始就得上,结束之后还有英语班,直到开学前一天。“我们是不想让孩子比其他人落后,大家都在学,我们不学,就在起跑线上输给人家了。”欣怡的妈妈也挺无奈。

  暑假变成了“第三学期”,欣怡很是厌恶:“数学培训班的内容单一枯燥,天天都是做题、讲题,我现在看到数学题就心烦,越来越没有兴趣。”

  和欣怡有类似“遭遇”的学生不在少数。她所在的班级61个同学,只有10个没参加过补课:一些是成绩特别好,假期就参加夏令营开阔眼界;另一些是成绩特别差,家长认为再怎么补也没法提高,干脆就让孩子在家写作业。

  下午不上培训班时,“学习”依然是欣怡的关键词,她得按照学习计划,复习或预习课本知识。尽管是独自在家,她也不敢偷懒,因为爸爸妈妈会不定期地抽查情况,“如果不合格,不仅要挨批评,连晚上的休息时间也会被剥夺。”

  有一次,欣怡学习了两个小时后,正准备看看电视放松放松,爸爸就回来了,又免不了一顿教训。欣怡一肚子的委屈:“我之前都学习那么长时间了。” 

  除了团圆还有什么(短评)

  皮村,这个规模达数千人的村落,外来务工人员占到了80%。每年的这个时候,皮村都会迎来一批“小候鸟”。纵使炎夏酷暑,也挡不住“小候鸟”迁徙的脚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暑假不仅仅意味着出游、玩乐,更承载了团聚的亲情。

  可惜的是,憧憬中的家人团聚和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却在现实中渐渐褪色。许久未见的父母,即使近在眼前,也多是忙忙碌碌的背影;城市的新奇,似乎仍定格在电视机和大人们的讲述中。除了电视机,谁才是“小候鸟”最渴望的玩伴?城市能否给予他们更多的温情关怀?

  不妨设想:在“小候鸟”的聚集地设立夏令营,带着孩子们在城市里到处走走、看看;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公园,城市公共文化资源也向“小候鸟”敞开大门,消除城乡文化的隔膜;打工子弟学校,开展“小候鸟”与在校学生的交流活动,借助同龄人的辅助,褪去“小候鸟”的胆怯……  

  别让“小候鸟”的暑期生活,除了团圆,什么也没剩下。

  放了假放不下书包(短评) 

  暑期奔忙在各种辅导班之间,这已经成为城里娃不得不忍受的成长之“痛”。

  谁抢走了孩子们的暑假?  

  家长有苦衷: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一道道门槛,没有过硬的考试成绩,凭什么来闯关?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下,哪个家长能有足够时间陪伴孩子度过一个丰富的暑假?倒不如交给各种辅导机构,不仅省去了安全等方面的顾虑,还能为学业竞争加码。 

  教育部门似也无奈:素质教育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但总有隔靴搔痒之感,“减负令”有令难行。根子在哪儿?考试竞争的水涨船高,谁敢懈怠、“荒废”第三学期这个补赶学业的大好机会?如果只注重“堵”,而不着力于“疏”,素质教育终还是会迫于各种现实压力让位于“第三学期”。

  还假期于孩子们,将选择权交给孩子们,不仅仅在于个别家长的开明和魄力,更依赖于整个教育环境的改善。放下书包,不仅仅是一个口号! 

  人物采写:黄筱

  短评写作:任姗姗

  版式设计:刘提、蔡华伟

  照片提供:朱熙勇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