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平昔志业皆在中间_读书人笔谈,山大举行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保密教育报告会

  [本站讯]近日,科技部下发《关于公布2013年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入选名单的通知》,山东大学以刘建亚教授为团队负责人的“数论及其应用创新团队”入选2013年国家创新人才推进计划重点领域创新团队。  近年来,山东大学数论及其应用创新团队继承传统,在数论的经典难题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突破,一些成果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团队着重研究了自守形式、表示论及一般的自守L-函数理论、轨道上的素数、李群上的非交换调和分析,以及李群齐性空间上的动力系统和遍历理论在数论的应用,并探索将自守L-函数理论应用于素数分布理论中,拓宽了将自守形式及一般的自守L-函数应用于素数论研究的途径。发表SCI论文300余篇,总引用1000余次。研究结果得到了菲尔兹奖和邵逸夫奖得主Bourgain,美国科学院院士、沃尔夫奖得主Sarnak,以及三位英国皇家学会会员Heath-Brown、Harman、Wooley等著名数学家的引用和重视。团队以共同的研究兴趣吸引人,目前拥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1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B类)1人、泰山学者1人。2012年,团队入选教育部创新团队发展计划。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自2012年首次启动,共分科学家工作室、重点领域创新团队、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科技创新创业人才、创新人才培养示范基地等类型。2013年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共批准67个重点领域创新团队。截至目前,山东大学共有两团队入选创新人才推进计划重点领域创新团队。  相关链接:  金融数学团队入选国家创新人才推进计划

图片 1

图片 2

追求卓越,并非要不顾实际,设立高不可攀的目标,而是如林肯所言,“尽我所知、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并决心一直这样做下去”。

中央电视台播出网址:

  [本站讯]5月23日,按照学校党委2014年度干部培训工作安排,山东大学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集中培训第四场专题报告会在中心校区举行。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国家保密局指导管理司司长王言彬应邀作了题为《认清保密形势
履行保密职责》的报告。校党委常务副书记李建军主持报告会。

医师宣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人生经不起折腾,与其以后半途转行,不如一开始就考虑清楚,选择好何去何从。

  2016年5月13日,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CCTV-3)在《文化十分》栏目播出天津大学(北洋大学)校歌专题片。该片由宣传部联合中央电视台共同拍摄录制,全面反映了天津大学(北洋大学)校歌的诞生及其内涵。

图片 3

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自述“平生之志与业,皆在其中”。只有秉持这样的精品意识,才配称得上“学问大家”。

  天津大学校歌,又称北洋大学校歌,诞生于1935年,为纪念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北洋大学的建校40周年而谱写,传唱至今。

  王言彬首先从国际环境深刻变化、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社会信息化加速推进等方面,全面阐述了当前保密工作面临的严峻形势,指出了当前窃密活动呈现的四个特点:窃密主体更加多元,窃密领域不断扩大,窃密方式更加多样,窃密技术更加先进。他以斯诺登爆出的美国全球网络监视与情报获取体系为例,说明当前保密工作难度明显加大,保密工作形势日趋严峻;并结合个别案例,介绍了有关领域和部门的部分人员信念不坚定、目无法纪、违反规定、窃取或泄露国家机密的情况,以及一些触目惊心的网络泄密事件。  关于认真落实保密工作领导责任制问题,王言彬提出,要从中央要求、法定义务、应尽责任等方面提高思想认识;要严格遵守保密守则,认真履行保密职责;要依法、依纪强化责任追究制度;要明确领导责任,建立健全制度,加强督促检查,狠抓责任落实。  报告结束后,李建军作总结讲话,就保密工作阐述了三方面内容:一是保密工作人人有责,关系到国家安全、学校发展和教职工工作、利益及幸福生活;二是大量窃密泄密事件告诉我们,保密工作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必须警钟长鸣;三是保密工作责任重大,要严格按照保密工作法律法规和有关要求,认真落实保密工作领导责任制,强化责任追究制,切实做好新形势下的保密工作。

如果你手下有年轻医生,请谅解他们暂时的笨拙,因为在变成“白天鹅”之前,他们只能是“丑小鸭”,所以格外需要你的教导。如果你成为研究生导师,请扪心自问,你是“boss”还是“mentor”,你会将他们导向何方?如果你成为监管医疗行业的官员,请不要脱下白大褂,就把昔日同行的种种苦处抛诸脑后。

图片 4

图片 5图片 6

图片 7

  1934年12月3日,一则刊登在北洋大学校刊《北洋周刊》上的“征集校歌启事”引起师生热议:“本院……近拟编纂院史,并拟征集校歌。尚望全国北洋先后毕业各同学,本其发扬母校精神之热忱,各抒伟见,激励后生。并附录校歌未定稿于后……”  后附校歌未定稿:“武库宏开,葱茏佳气绕楼台。是我最悠久中华学府,文化胚胎。北运河流兹润泽,西沽桃李遍培栽。炼欧美,铸通材。综土木机电冶金采矿,育成建设人才。看外交司法峥嵘头角,工商路矿,蜚腾声誉,尽皆实事求是中来。劝同侪,好继续共同努力,永使我北洋光华发越,普照埏垓。”  从文学鉴赏角度而言,这篇“校歌未定稿”堪称文辞优美,器宇轩昂,用来作为大学校歌,已是难得佳作。然而时任北洋大学校长的李书田却并不满意。在李书田看来,当时的天津、华北,哪里还有什么“葱茏佳气”?只怕早已是“黑云压城”!且看:1934年8月7日,日本商人在河北唐山贩毒,两日内国人因吸食致死者达八百多人;8月11日,日本在北平、天津大规模军演;8月25日,驻扎天津的日军居然在市内演练巷战。战争阴云笼罩,家国命运艰危,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正在逼近。  而此时的北洋大学,正勤勉践行着自己“兴学强国”的诺言:北洋大学率先实现了工程人才培养的本土化,打破了中国大学在工程技术上对外籍教员的依赖;开创研究所,招收中国第一批研究生,引领了中国大学向研究性大学的转型;克服艰难险阻,试制成功中国第一台飞机发动机,各项技术指标都追平甚至超过德国原机,达到世界一流水准;召集一大批工程巨擘,创立中国第一所水工试验所,将救国救民的家国情怀洒向黄淮江海,兴修水利,造福苍生……  李书田清醒地意识到,这样一所大学的校歌,不应仅仅是彪炳“悠久学府”“文化胚胎”的堂皇辞令,而应该唱出时局危难,唱出家国兴亡,唱出北洋师生于家危国难之际的担当!正如他在1933年北洋大学开学典礼上的慷慨声言:“国难方滋,榆热告急……校舍之堂皇,设备之宏丽,院系之遍设,学生之众多,决未足尽大学使命之万一,大学应向人民提供新发明、新创造,还要提供能发明、能创造、能领袖群伦的一流人才!”抱定这样的精神信念,李书田找到当时中国音乐界的两位巨擘——萧友梅和廖辅叔,请两位大师谨以北洋大学之精神风骨,殚精竭虑,谱写校歌。  
1935年8月,在北洋大学四十周年校庆之际,由萧友梅作曲、廖辅叔作词的《北洋大学校歌》正式确立。校歌旋律雄浑,词意精练,内涵深远,既体现了北洋大学的办学精神与优良传统,更强调了学校以工科见长、注重实践的特色。自此以后,这首校歌激勉着万千师生扶危克难、严谨治学、爱国奉献,一字一句都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花堤蔼蔼,北运滔滔,巍巍学府北洋高。悠长称历史,建设为同胞。不从纸上逞空谈,要实地把中华改造。穷学理,振科工;重实验,薄雕虫。望前驱之英华卓荦,应后起之努力追踪。念过去之艰难缔造,愿一心一德共扬校誉于无穷。

  校长助理贾磊、全校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和山东省保密局有关负责人听取了报告。

正本清源,无怨无悔

  

在中国,自古“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因此医生职业一直备受青睐。然而,也许是长期农耕社会奉行“小富即安”,也许是饱经忧患后过于看重温饱,这样的选择往往带有浓重的世俗意味。在我求学的时代,就流传着“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名医养全家”的说法。不少人学医不过是为了多赚几个大洋,所以很少人有所建树。

我很自豪,曾经在抗战期间加入红十字会救护总队,与众多仁人志士一起,“救死扶伤、拯救家园”。一时英才荟萃,领导我们的林可胜、荣独山,更是中国医学事业的先行者与奠基人。也许是格局决定结局,后来这批人中有不少成长为学术的中坚力量。

美国的医学生在从业之初要宣誓,“我宣誓要尽最大的努力和最好判断力去实现我的誓言。”我国也有医师宣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之所以强调誓言,是因为医生工作的神圣性,也说明这条路走得艰难。事实上,无论中外,学医绝对是个非常“tough”的过程,需要反复接受严格考核和经受无休止的工作考验。

我建议年轻人在选择医学之前,先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大可不必学医。尤其在当前国内的医疗环境下,从医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要是换个职业、耗费同等精力,绝对不难赚得盆满鉢满。前几年,我听说有三甲医院的年轻医生由于收入低、压力大,离开医疗行业。设身处地想一想,我完全能够理解他们的做法,却忍不住惋惜。人生经不起折腾,与其以后半途转行,不如一开始就考虑清楚,选择好何去何从。

择业最难得的是“不悔”。一旦你真正做到这一点,以后的路自然会越走越顺畅。最怕的是瞻前顾后,进退失据,枉自蹉跎岁月,最终一事无成。

摒弃中庸,追求卓越

“中庸之道”是儒家的根基,也是处事的方法,却是学问的“大忌”。唯唯诺诺,顶多能够充当知识的“传声筒”。很多思想的火花都迸放在碰撞的瞬间,所以提倡学术争鸣。很多时候,没有“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的豪情,没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壮志,就意味着原地驻足,无法解构和重塑知识体系。

治学贵在“追求卓越”。对于这一点,先人早有精辟论述,“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因此,在科学研究实践中,一流人才无不聚焦热点、难点,思考能影响学科走向的问题。反之,如果有人老是揪住鸡毛蒜皮的小事孜孜以营,那么他必然会碌碌无功,最终遭到命运的淘汰。

追求卓越,并非要不顾实际,设立高不可攀的目标,而是如林肯所言,“尽我所知、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并决心一直这样做下去”。作为整形外科医生,我对此深有体会。很多美容手术,看似简单,大家都会做,然而效果可能迥异。大凡优秀的整形医生,多少都有“完美主义”的心态,总会比别人多注意一些细节。坚持这样的习惯,就会不断发现更多的方法和技巧,把普通的事情做得更好,这也是一种卓越。

执着求索,守得寂寞

回忆从前,师长们谆谆教诲“板凳要坐十年冷”,讲究的是“锥得处囊中,则颖脱矣”的水到渠成。现在的口号则是“要出名趁早”,口口声声“publish
or
perish”。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大家都卯足了劲一路飞奔。想坐牢板凳也不可能,来不及捂热,就早被挤出局了。速度与质量,确实是个难解的命题。

冷眼看当今学术界,常有“众神喧哗”之感。所谓的“大牛”们常比拼的不外乎论文和基金。光看数字,有时的确令人瞠目结舌。然而,真正有国际影响力的成果似乎并不多,倒是出产了不少“学术垃圾”。我想对于科研人员的评价,是否可以更加多元一些,不要“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挤得人仰马翻,能有多大意义呢?我认为,获得再多的基金,发表再多的论文,甚至是获得“诺贝尔奖”,也不如出个比尔·盖茨或是乔布斯。“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而且也改变了世界,那才真得振奋人心。

我们的制度值得商榷。例如,现在都要求医生临床和科研并重。这当然是好事,不光要低头走路,还要抬头用心找路。不过凡事过犹不及,真能临床和科研“两手硬”,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如果一味用这个标准去考察普通医生,非但达不到培养更多人才的目的,反而会鼓励“蜻蜓点水”式的尝试。另外,真逼着医生一窝蜂都去搞科研了,病人的身家性命又能放心托付给谁呢?难道是基金最多、SCI分数最高的那一个吗?

清初顾炎武曾抨击过“今人著作,以多为富”的流弊,强调“文不贵多”,“夫多必不能工,即工亦必不皆有用于世”。他盛赞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和元人马端临的《文献通考》:“皆以一生精力成之,遂为后世不可无之书”。同时批评“后人之书,愈多而愈舛漏,愈速而愈不传”。究其原因,无非“其视成书太易,而急于求名故也”。

我读过顾炎武的《日知录》。自序寥寥六十一字,却令人肃然起敬。“愚自少读书,有所得,辄记之。其有不合,时复改定。或古人先我而有者,则遂削之。积三十余年,乃成一编。取子夏之言,名曰《日知录》,以正后之君子。东吴顾炎武。”
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自述“平生之志与业,皆在其中”。只有秉持这样的精品意识,才配称得上“学问大家”。

胆大心细,敢为人先

我曾在美国学习过一段时间,非常欣赏他们国民性中的“frontier
spirit”,即不满足于即有的一切,随时可以打包出发。虽说会经历困难险阻,但一旦成功便将开辟“美丽新世界”。

我从事整形外科一段时间以后,就开始犯愁,因为手里就三个“法宝”:游离植皮、皮瓣转位、皮管转移。当听到陈中伟断手再植成功的消息后,我意识到这是项革新性的技术,必将重新定义学科的分类,于是立即把握时机,开展显微动物实验,并将该技术引入整形外科临床,以后将进一步推广到其它学科。

有胆更要有识,胆大还需心细。只要涉及到病人,万万不能“瞎大胆”。当面临“换脸”的诱惑时,我非常庆幸,我和我的科室都能“hold”住,没有争抢“首例”的殊荣。后期相关报道表明,因受到免疫、心理、社会支持等多种因素干扰,移植物丢失的几率相当高。

不过,若是经过小心求证、周密计划,又何妨敢为人先?1976年,我偶然读到法国P.Tessier关于治疗眶距增宽症的报道,就萌生了挑战颅面畸形的愿望。我首先研读透彻相关论文,然后再反复模拟、解剖,待到准备充分以后,才为一名6岁女孩施行眶距增宽症手术。这次手术完全取得了的成功,并开创了中国颅面外科的先河。

另一方面,“敢”字意味着担当的勇气和医者仁心。1996年2月,我偶然从《报刊文摘》上读到,“女孩的心在胸腔外求救”,当即查阅文献,初步诊断为“严重的胸骨畸形”。我设法联系到这家人,将女孩带到我院,进行了详细的身体和辅助检查,并与其他学科的专家共同制定手术方案,施行了中国首例严重胸骨裂畸形修复术。当时的压力不可谓不大,但是看到女孩的笑脸,我觉得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报,这就是医生职业的魅力所在。

令我不安的是,近年来,由于医疗环境的恶化,很多医生面对疑难病例时,变得畏手畏脚。很多医生担心为医患关系所累。我盼着中国能早日针对医患双方建立严密的保障制度。也许到那时,病人会更加心平气和,医生也会重拾胆气,“该出手时就出手”!

博采众长,厚积薄发

无论世易时移,一个人的成功归根到底取决于其底蕴。这需要长期的积累和磨砺,需要博采众长、厚积薄发。在漫长的学术生涯中,我目睹过不少青年才俊,风光一时,最终折戟沉沙;也结交过一些有为之士,年轻时不见得出色,后来大器晚成。

然而“博”谈何容易。书籍汗牛充栋、信息纷至沓来,一不小心就“乱花渐欲迷人眼”。更不用说,知识积累跟不上更新的速度。因此,唯一可行的就是做到有针对性地“博”,抓住感兴趣的主线去跟踪。知识网撒得再大,也要能收放自如、纲举目张,切忌无的放矢、一盘散沙。

中国已经实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如果真能按照要求执行,对于提高医生素养定会大有裨益。虽说不一定以后从事某些专业,“万花丛中过”,长些见识还是有必要的。反之,过分专注某点,则有“不及其余”的风险。有志成为“专家”之前,不妨先做个“杂家”。

我一向重视对外交流,这是丰富知识、开阔眼界的捷径。1979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的口号之后,我当年就动身去印度孟买参加了一个亚洲手外科学术交流会议,将闭关30年来九院整形外科的工作成就和科研成果介绍给国际同行。从1979年到1999年,我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为九院整复外科建立了开放的学术交流平台。选送优秀的青年医师走出去,到国外求学;也通过讲学、示范、参观、进修和举办国际会议的方式,将外国同行请进来。由此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也增强了学科的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

我从事的整形外科是一门建立在学科交叉基础上的学科,我个人的主要成就都与学科交叉有关。举例而言,如果我不与其它学科的同仁交流,就赶不上“显微外科”潮流;如果我不留意中医,就想不出治疗慢性淋巴水肿的“烘绑疗法”,和自制瘢痕膏治疗烧伤病人。需要指出的是,我取得这些成绩,都是在花甲、古稀之年,这固然有特殊的历史情境,也是因为知识、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终于厚积薄发。

但有所成,审思己任

最后,我想寄语后辈,如果今后有幸攀上医学高峰,在享受顶层风光的同时,请一定抽空俯首看看挣扎在山底、山坡的芸芸众生,认真思考他们的生存状态和期待。因为他们有热情,更见无奈;你们已释然,却余资源。这或许无关责任,但是关乎使命。

如果你手下有年轻医生,请谅解他们暂时的笨拙,因为在变成“白天鹅”之前,他们只能是“丑小鸭”,所以格外需要你的教导。如果你成为研究生导师,请扪心自问,你是“boss”还是“mentor”,你会将他们导向何方?如果你成为监管医疗行业的官员,请不要脱下白大褂,就把昔日同行的种种苦处抛诸脑后。

身为医学人,任重而道远。惟有群策群力,逐步解决现实问题,这样的未来才更值得期待。

学者小传

张涤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原主任、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211”学科带头人,我国整复外科的创始人之一及开拓者。张涤生在20世纪60年代(和国际同步),开展显微外科的动物实验,成功进行皮瓣的游离移植,为国内第一人,后于1973年应用于临床得到成功。把整复外科传统的皮瓣带蒂移植转变成为游离移植,起了国际性的带头作用。此外,应用烘绑疗法治疗丝虫病后遗症肢体象皮肿,开创了我国淋巴医学新专业。他在1976年开展了我国首例颅面畸形矫正手术,掀开了我国颅面外科新篇章。目前九院整复外科已累积了600余例多种颅面畸形手术,并建立了我国颅面外科中心。他在临床上开展了许多国内外首创性疑难手术,如应用肠段移植修复食道闭塞、大网膜移植治疗头皮缺损;跖趾关节移植治疗颞颌关节强直、胸骨裂心脏外露手术等。特别是他发明应用前臂皮瓣进行一期阴茎再造手术,被国际上誉为“张氏阴茎再造术”。为提高国际整复外科学术水平作出了许多突出的贡献。

张涤生先后获得国家级、部级及上海市科技成果一、二、三等奖共28项,发明奖1项;并获得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医学荣誉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和工程院光华科技奖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