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判生人涌向安放点,车祸逃脱

图片 1肇事车辆的车身断开数截。皮尔区警局

图片 2牛群在401号公路上徘徊。安省省警图片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向联邦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交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新证据,特别是她偷录与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的电话通话,上周五曝光后,不少人关注王州迪在通话中向沃尼克表示这种对话是干预该案,是不恰当的,究竟沃尼克是否有把她的感受转告总理杜鲁多。沃尼克的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周六发表声明,指沃尼克在对话后未有向杜鲁多报告,因为通话翌日是假期。在王州迪与沃尼克那段长达17分钟的电话通话中,沃尼克声称杜鲁多是很坚定地去防止SNC-Lavalin受到刑事起诉而导致数千人失业。沃尼克表示,杜鲁多想知道为何王州迪不利用新司法工具,即补救协议(Remediation
Agreement)去令SNC-Lavalin免受与贪污有关的刑事起诉。王州迪称想保护总理该段在去年12月19日偷录的通话中,王州迪重複表示,与沃尼克的对话是不恰当的,而她是想保护总理以及政府的廉洁。她其后在司法委员会作供时声称,总理办公室企图阻止对SNC-Lavalin的刑事起诉。不过,阿达里奥表示,杜鲁多是不知道她的关注,而SNC-Lavalin也不是总理办的优先项目。他在声明中表示,沃尼克当时部分的工作是协调总理和内阁部长,但沃尼克与王州迪通话后,未有向杜鲁多报告王州迪的关注,因为「在翌日所有人都放了假」。阿达里奥又说,在今年1月联邦国会重开时,要处理的事情是国库部长兼政府数码化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辞职,以及重组内阁,SNC-Lavalin事件一直未有成为首要的讨论项目。他的声明指出,沃尼克一直未再有与杜鲁多及总理办讨论有关SNC-Lavalin事件,直至《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2月初报道此事。杜鲁多发言人阿玛德(Cameron
Ahmad)表示,直至上周五曝光前,总理办对王州迪与沃尼克的电话通话内容并不知情。另外,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表示,由于王州迪提交了新的证据,因此有需要邀请她到国会进行第二次作供。不过,执政自由党较早时在司法委员会已否决再聆讯SNC-Lavalin事件。

  如果截至当地时间9日下午没有平民撤离叙利亚代尔祖尔省小镇巴古兹,“叙利亚民主军”将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的这一最后据点发起最后攻势。

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周六凌晨发生致命车祸,一辆本田房车撞到灯柱后断开数截,导致车内一名38岁的男子死亡。警方怀疑车祸与超速有关。有目击者形容如电影场面。车祸在周六凌晨约2时30分发生,地点在克雷迪特港(Port
Credit),位于湖岸东路(Lakeshore Rd. E.)夹斯塔夫班克路(Stavebank
Rd.)附近。警方发言人马丁蒂(Danny
Marttini)表示,肇事车辆是一部黑色本田思域(Honda
Civic)房车,司机当时沿湖岸东路向东行驶,该车失控后猛力撞到两支灯柱,最后在一间帝国商业银行分行附近停下。车身断开数截损毁不堪马丁蒂指,司机是一名38岁伯灵顿市(Burlington)男子,他在撞击时被抛出车外,送院后因伤重不治。警方调查人员相信,车祸与超速有关。在车祸现场拍得的照片显示,肇事汽车的残骸和碎片散布多处地方,车身断开数截,车形亦被撞至难以辨认。车身前部和后部的残骸相距达数米。警方表示,当时车内只有司机一人,现场也没有其他人受伤,建筑物的受损程度不大。皮尔区警局的重大交通事故调查组(The
Major Collision
Bureau),在现场进行调查。意外发生时离现场只有约15米的佐治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他没有目击,但听到如爆炸的声音,他指情况就像电影的场面。

一辆运牛车周五晚上在位于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一段401号公路失事,导致牛群四散,驾驶人士一度须要在牛群中穿插行车。据安省省警警长施密特(Kerry
Schmidt)表示。事发于周五晚上约11时30分,一辆运牛车在401号公路西行线近Hurontario
St.处,撞到公路护栏,导致运牛车一侧裂开,多只牛跑出公路。有放上推特的照片显示,数只看似年幼的牛在西行快线路段徘徊。省警及消防员在现场监察牛只动静。皮尔区救护人员指,肇事运牛车的司机需要送院治理,目前情况稳定。不清楚是否有牛只受伤。综合报道

  自“叙利亚民主军”4日放缓进攻以来,大批平民离开巴古兹。联合国方面8日数据显示,至少6.2万人涌向叙利亚东北部豪勒的临时安置点。  【最后一役?】  “叙利亚民主军”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利8日说,当天没有平民撤离巴古兹。这支库尔德武装会等到9日上午或者下午,给可能离开的平民留机会。  巴利说:“(那以后)如果没有平民或者恐怖分子离开,我们将恢复军事行动。”  巴古兹靠近伊拉克边境,是“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控制的最后一块人口密集地。在多国联盟空中力量支持下,“叙利亚民主军”3月初对这一小镇发起攻势,4日放缓军事行动,给平民离开留出“人道主义走廊”。  美国国防部一名高级官员告诉美联社记者,美方和“叙利亚民主军”严重低估“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和追随者在巴古兹的人数以及准备“最后一役”所需要的时间。  一名位于叙利亚东部的分析师告诉法新社记者,“伊斯兰国”有意隐瞒武装人员的人数。这名分析师认为,这一极端组织“定期”放出人数有限的武装人员,目的是换取时间。他说,“如果他们(‘伊斯兰国’)真的打算投降,他们早就该这么做……如果他们打算顽抗,他们可以是现在这样”;拖延是有意为之,可能为反击做准备,但情况不明朗。  【人满为患】  离开巴古兹的平民绝大部分涌向叙利亚东北部一处临时安置点。  联合国方面8日的数据显示,至少6.2万人涌向豪勒临时安置点,超过九成新近抵达的平民是妇女和儿童。另据国际救援委员会8日数据,大约1.2万人过去两天从巴古兹抵达豪勒安置点,仅7日一天就有6000人。  路透社报道,平民人数逼近豪勒安置点容量的上限。管理临时安置点的工作人员说,缺乏帐篷、食物和药品。  “最大的几个帐篷已经满员。一些人只能睡在帐篷外,”临时安置点工作人员马津·谢赫说,“临时安置点的状况非常糟糕。离家的平民越来越多,我们尝试着尽量满足他们的需求,我们需要帮助。”  援助人员警告,临时安置点可能暴发疫情,数十名儿童死在路上。按照国际救援委员会的说法,至少100人在途中或抵达临时安置点后死亡,大多数是儿童。(包雪琳)(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