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丹麦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访问清华大学

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招生工作启动

清华化工系“千人计划”教授陈经广荣获美国化学会乔治·A·欧拉奖

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清华新闻网9月12日电
9月11日,在华访问的丹麦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来到清华大学,参观了美术学院终身学习实验室。乐高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乔根•维格•克努德斯托普陪同来访。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陪同参观。清华大学校长助理、研究生院院长杨斌参加了有关活动。

  清华新闻网9月12日电
9月6日上午,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项目北京招生说明会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举行,这标志着清华大学和美国康奈尔大学合作的国内最高端MBA项目的招生工作正式启动。2013年底,双方签订了此项联合办学的战略协议,2015年5月将迎来首期班新生。

  清华新闻网9月12日电
近日,清华大学化工系“千人计划”教授陈经广荣获2015年度“美国化学会乔治·A·欧拉奖”。该奖项专门奖励在碳氢化合物/石化化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研究人员。此奖项授予陈经广教授是为了表彰他在金属碳化物和双金属合金在催化及电催化领域的突出成就,他的研究对工业界和学术界都具有重要影响。

“科学家应该有担当”

图片 1

  康奈尔大学约翰逊管理学院教授孟睿思、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金融MBA教育中心主任蔡侃等出席了说明会就项目的基本情况和目前进展做了说明,并依次对报考流程、课程设置和论文及实践环节等同学们关心的问题一一进行了讲解。

图片 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9-12 顾淑霞

图为托宁-施密特首相来到位于美术学院的乐高终身学习实验室参观。石加东

  孟睿思随后以“分享价值及管理全球利益相关者”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他采用案例教学的方式,与听众进行了积极热烈的互动。

图为陈经广教授。

  施一公,1967年生,清华大学教授,“千人计划”首批国家特聘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外籍院士。2008年全职回国前,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曾获瑞典皇家科学院爱明诺夫奖等多个世界科学领域重要奖项。

  托宁-施密特首相首先来到位于美术学院的乐高终身学习实验室。她认真地观看了同学们的设计作品,并同他们亲切交流。

  与会者多为意向报考本项目的潜在考生,大多来自各金融领域以及相关行业的优秀人才和企业骨干。在“招生问答”环节,与会者纷纷对项目的进展和招生工作的细节等普遍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提问。

  乔治·A·欧拉奖是国际化学界的一项重要荣誉,从1948年起,美国化学会(ACS)每年在北美范围评选出1名获奖者。2015年ACS年会将于3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召开,届时举行正式的颁奖仪式。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这是一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持续数十年最激烈的赛跑,中国科学家施一公以一次完美的撞线赢得了胜利。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乐高终身学习实验室由乐高基金会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合作设立,旨在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鼓励实践性学习。实验室主任、清华美术学院徐迎庆教授介绍了实验室的创立初衷和发展情况。他表示,实验室是清华大学在近两年为激发学生探寻新的学习途径、鼓励基础创新而进行的有益探索,将为学生提供跨学科、多文化环境的合作交流平台,培养他们终身学习的志趣。

  目前,双学位金融MBA项目首期班的招生工作已准备就绪,报名网站开通上线。

  陈经广教授多年来致力于金属碳化物及双金属催化剂的表面科学研究,并成功将其应用于石化/生物质催化及电催化领域。在早期研究中,陈经广教授首创了用NEXAFS分析过渡金属化合物的方法,并系统总结了过渡金属碳化物和氮化物的化学性质;近十年来,陈教授深入研究了铂系、钯系的表面体系,以及过渡金属碳化物、氮化物的表面体系,并成功建立了通过密度泛函理论计算和超真空表面实验来预测高效非均相催化剂及电化学中电极材料的方法,并将以上新型催化剂广泛用于生物质新能源转化、选择性加氢、电解水制氢和二氧化碳转化等过程。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人类曾经花了很大气力寻找老年痴呆症的起因,终于找到γ-分泌酶这个“罪魁祸首”,可一直以来的结构研究却屡屡碰壁。在结构决定功能的科学世界里,如果连这个蛋白长什么样都看不见,就很难解释它的发病机理,更别提药物研究了。因此,获得γ-分泌酶复合物的三维结构,成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实验室联合主任弗朗索瓦•格雷教授介绍了他带领中外学生合作开展低成本显微镜设计和开发项目的情况。几位参与该项目的中外同学也分别谈到了参加项目的情况和感受。

  教学采用中英双语授课,学制为两年,共设19门学位课程,并结合访学、论文、实践等丰富多彩的教学形式。两校师资各负责50%的教学内容。教学地点主要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学习期间安排两次集中强化式赴美访学。项目结束后,满足条件的学员将获得MBA双学位——清华大学授予的金融MBA学位和康奈尔大学授予的MBA学位。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陈经广于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并获学士学位,同年通过中-美研究生选拔项目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1988年获博士学位,之后获洪堡奖学金在德国进行了一年的博士后工作。他1989年进入Exxon公司工作,1998年加入特拉华大学,期间曾任催化科学与技术中心主任,2008年被任命为Claire
D. LeClaire讲席教授。他现任职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为Thayer Lindsley
讲席教授,同时受Brookhaven美国国家实验室的聘任。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2014年6月29日,英国《自然》杂志以长文形式在线发表了一个让全世界顶尖生物学家都为之一震的“惊人发现”。7月3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就这一发现召开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他略显羞赧激动地宣布:人类首次看到了人源γ分泌酶复合物的真实形状、组成和几乎所有的二级结构!他说:“这是我科学生涯里迄今为止最耀眼的成果。”

  托宁-施密特首相认真听取了介绍,并对项目将学习科研与兴趣培养相结合表示赞许。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金融MBA项目的首页:

  他是国际催化领域的知名科学家和学术带头人,2013年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受聘于清华大学化工系,在化工系工业催化学科筹建、ABET认证指导、人才引进和学生培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已发表学术期刊论文300余篇,总引用次数超过9000次。他目前担任美国化学会催化科学分部主席,美国能源局资助的原位催化同步辐射协会主任,并担任多个表面科学与催化领域的国际期刊主编和编委。他曾荣获ACS
Fellow (2013),Herman Pines Award in Catalysis (2011),Excellence in
Catalysis Award from the New York Catalysis Society (2008)等荣誉。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把攻克世界级难题的梦想带回清华

图片 3

供稿:五道口金融学院 编辑:襄桦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供稿:化工系 编辑:襄桦

  阿尔茨海默症,又称老年痴呆症,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据统计,该症已是发达国家花费最高的疾病之一,我国目前约有500万该症患者,占世界发病总数的1/4。而到2050年,估计全球每85人就有1人罹患该病。20世纪90年代末,科学家知道了人源γ分泌酶复合物是其致病蛋白,但几十年来,却从未有人看清它到底“长成什么样”。

图为实验室体验学员、清华附小五年级学生张旭洋将自己亲手绘制的托宁-施密特漫画肖像作品赠送给托宁-施密特首相。石加东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早在2004年,还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的施一公就把目光锁定了这个全球科学家都“心照不宣”的结构生物学制高点,但研究工作却始终停留在初级阶段,“人源γ-分泌酶很难获得,只能在果蝇、线虫等类似物结构中做,一点儿进展都没有,非常痛苦”。

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丹麦首相赫勒,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  实验室体验学员、清华附小五年级学生张旭洋将自己亲手绘制的托宁-施密特漫画肖像作品赠送给托宁-施密特首相。托宁-施密特开心地收下礼物,并与张旭洋亲切交谈,询问她在乐高课程中的学习体验情况,饶有兴致地观看了她的模型设计演示并亲自动手操作。托宁-施密特首相对张旭洋和同学们的创意表示肯定,她笑着称赞:非常好!

  2008年回国后,施一公迅速组建实验团队,也把攻克这个世界级难题的梦想带回了清华。
这是一个除导师施一公外,完全由年轻博士生组成的团队。27岁的年轻博士生马丹和26岁的卢培龙是夫妻,此外,还有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谢田、闫创业、孙林峰、杨光辉、赵燕雨和周瑞,以及远在伦敦求学的清华毕业生白晓晨。

  交流活动结束后,托宁-施密特首相欣然为清华大学写下祝语:祝福清华,一切顺利。

  要进行结构鉴定,最关键的一步是获得纯度高、化学性质均一稳定、有活性的人源γ-分泌酶。但它存在于人脑中,根本不可能从人体中取样。如何把这个蛋白表达出来,是最难的突破点。于是,施一公把学生分为3个小组。他们泡在实验室里,从细菌、酵母、昆虫细胞等多个表达系统中寻求突破,并最终选择了哺乳动物表达系统。

图片 4

  经过大量系统的尝试,以及对表达和纯化方法的不断改造和优化,历经数年,他们最终利用瞬时转染技术在哺乳动物细胞中成功过量表达并纯化出纯度好、性质均一、有活性的γ-分泌酶。通过与英国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合作,对获得的复合物样品进行了冷冻电镜分析和数据收集,最终获得了分辨率达到4.5埃的γ-分泌酶复合物三维结构。

图为陈吉宁向托宁-施密特首相赠送礼物。石加东

  “好比国外科学家在100米外看一个馒头,而我们在5米外看一个馒头。相比此前的外国科学家只能将该蛋白酶解析到12埃的分辨率,我们的成果让世界科学界对阿尔茨海默症的研究向前跨出关键性的一步。”施一公解释说。

  托宁-施密特首相还参观了清华美术学院部分教师的摄影作品展览,并与陈吉宁、杜占元和克努德斯托普进行交流,就未来进一步加强合作、推动创新进行深入商讨。

  在学生们眼中,施一公是一个永远给他们“打鸡血”的老师:当学生们一大早走进实验室,施老师就等在那里,兴致勃勃地准备与学生讨论课题。一个看起来简单的生化结果,会突然激发他无限的灵感。“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去找他,都会从他那里获得无限的激情,什么灰心丧气都没有了。”学生们说,“施老师不仅教给我们科研的方法,更让我们学会了科研的态度,那就是坚持、协作和担当。”

  清华大学与丹麦的合作已开展多年,近年来双方关系不断深化发展。2010年,丹麦约阿希姆王子曾经来到清华,与清华同学一起骑自行车游校园,倡导绿色出行,宣传环保意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哥本哈根实验室也是中丹友好合作的成功范例。2014年4月,丹麦亨利克亲王曾访问清华大学并参观美术学院哥本哈根皮草设计实验室。

  每天都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的他,总是向学生强调从事基础研究应有的担当。“基础研究是一个国家腾飞的引擎,全世界都在为科学研究争分夺秒。科学发展这么快,你在科学上的作为在哪里?你对国家的贡献又在哪里?”

  视频新闻请点击:

时刻保持拼搏的警醒和担当

编辑:欣 研

  2008年,施一公放弃美国优厚的生活待遇和科研条件,全职回到母校清华大学工作。作为享誉世界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的回国在学术界引起震动,《纽约时报》这样报道施一公的回归:“施一公和其他顶尖科学家的回归是一种信号,中国在拉近和发达国家科技鸿沟的时间上,比许多专家预期得要快。”

  如今,施一公和他的同事们,以一个又一个的重大科研成果,让这个预言变成了现实。

  几年来,施一公在细胞凋亡、重要膜蛋白的结构与功能、具有重要生理功能的大分子机器组装及调控等三个生命科学前沿领域,取得一系列世界瞩目的重要原始创新成果,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国际顶级的期刊上发表了15篇学术论文。其研究成果于2012年被美国《科学》“年度十大进展”重点引用并入选“2012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清华大学的生命科学学科从只有40多个独立实验室增加到了120多个;被他引进到清华全职工作的世界范围的优秀人才多达70余名。

  施一公说,今天所有的成就,是他自己在回国前都“始料未及”的。“当时也有过很多担心,担心学生质量,担心科研设备。但现在,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实验室的总体水平、做科研的深度、系统性等,已经全面超过我在普林斯顿最鼎盛时期的水平。”现在,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中国正处在一个民族复兴的伟大时刻,科学家理应去私心、敢担当、有作为,把个人奋斗与国家发展紧密联系起来。我希望能在自己年富力强的时候为祖国健康工作至少30年。”施一公如是说。

  如今的他,尽管已经站在了全世界结构生物学研究的制高点上,却仍然时刻保持着拼搏的警醒和担当。回到清华的这几年,施一公的工作状态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每天睡眠基本不超过6小时。“如果不这样,对不起回国后注视我的眼睛。”他说。

  “我们的目标是得到更高分辨率γ分泌酶复合物的结构,这样就可以根据结构来设计药物分子,这是一种愿景吧。”

  “不能只把眼光盯在现在的成功上。别忘了,中国的整体创新力还只排在世界20多名。要是在所有的科研领域都能取的令人惊叹的成就,那我们的国家就真的不得了了。”施一公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