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我心中的好老师,小升初考试频现车轮战

  拉萨路小学六(8)班 王梓桐

  学前教育资源不足如何扭转?学前教育区域、城乡之间的不平衡难题如何破解?云南幼教发展方向将向何处走……教育始终是两会上的热词,而2011年的全国“两会”中,学前教育则成为热词中的热词。

  本报记者 杨光

图片 1广州日报 图

  从一年级到现在,教过我的老师也有不少了,可给我印象深刻的却是五年级与我相处时间不长的王老师,他不仅是我的老师,更像是我们的大朋友。正如他博客里说的那样“爱自己的孩子是小爱,爱别人的孩子是大爱”。

  现状:优质资源不足,区域结构不合理

  “教育是国家发展大计,我们应该给孩子一个公平的教育机会,卸去家长和学生厚重的枷锁,给民族一个未来。”市人大代表费日晨针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问题,提出了几点建议。

图片 2去年光明中学小升初考试,考生正在答题。记者卢政

  是的,他确实做到了爱别人的孩子。每一天他都要给我们的家长发短信,时而在蒙蒙亮的清晨,时而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只要他一想起什么,就会不辞倦怠地告诉我们,告诉我们一天的作业和有什么重要的事,有时候甚至一天能发三四条短信,实在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我想他对自己的儿子也不会照顾得这么周到吧。我记得别的老师还说过:“王老师,你每天发那么多短信干吗啊?”所以每当收到他的短信,我的心中总会泛起一圈圈涟漪,久久不能平息。王老师每天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们这些少年不知愁的孩子却让老师永远那么担心。不仅如此,他每次发的信息前还会加上:打扰了,晚安,用餐愉快,很抱歉打扰您……这让家长们看了信息都觉得很舒服,因为我也看过信息。这些点滴的祝福语让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愉快。连妈妈都说,你们王老师可真有耐心啊,这么晚还不睡觉。

  云南省人大代表、省高校工委书记、教育厅厅长罗崇敏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省学前教育与当前我省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广大家长的期盼相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建设面向西南的桥头堡”上升为国家战略,无疑对我省学前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挑战,加强我省学前教育刻不容缓。

  近年来,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越来越重,课外辅导班遍地开花,在校教师参与课外辅导屡禁不止,这到底是教育者的问题还是社会问题?费日晨表示,我市各初中为争夺生源,暗地进行“小升初”考试,再保证免费入学,甚至按月发放奖学金。家长受利益驱动、重点校驱动,迫使孩子在小学就背上了沉重的枷锁,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日,为重点校的免费资格拼搏。无序的课外辅导正在扭曲中国教育。费日晨建议政府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小升初”的各种考试,制止为争夺生源而采取的各种奖励措施;保证9年制义务教育的公平性,确保初中不收费原则;增加高中招生免费生源的额度,把教育机会还给孩子,而不是还给收费标准。我市作为教育发达城市,应率先在全国实行高中义务教育,取消各类收费,让孩子在享有良好教育资源的同时,卸去沉重的费用负担。同时,各重点学校每班不允许超过56人,确保教师能教育管理到每名学生。从班级建制上,保障孩子在校内得到老师辅导;规范管理各种课外辅导班,不具备教学条件和教学资格的辅导班一律停办,不允许在职教师参与一切课外辅导活动。

   各民校只能在6月11日、18日和25日选择一天考试
意味着学生最多只能考三场 

  还有一点,王老师每次发信息通知分数,都会对一些考得不好的同学家长单独发信息告知和交流,我有一次就被发了这样的信息,本以为会挨老师一顿批,可谁知却都是一些鼓励的话语,让我看了后总觉得心里酸酸的。我没有气馁,因为我被王老师温暖的话语感动了,他让我觉得我只是暂时跌倒,爬起来我一定行。

  “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历史的原因,现在重点是发展农村学前教育,农村教育成为我省薄弱环节。现在乡镇一级没有形成学前教育的体系。所以高度重视农村学潜能教育,大力发展学前教育是今后改革的重点。”罗崇敏说。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教育部门:减少考生“赶场”考试的次数可为学生“减负” 具体方案尚在征求意见

  他不仅让我记住了他的短信,也记住了他那幽默风趣的教学方法和循循善诱的单独教导。他就像我们的朋友一样陪伴着我们,理解我们需要什么,讨厌什么,和我们一起学,一起乐,一起疯,一起走过每一天。一次我要参加竞赛,下课后去找他问一些题型,可他不仅告诉了我这些题怎么做,还给了我一本书让我回家去做。可我后来没考好,其实也没什么,心中却总觉得对不起王老师。

  罗崇敏表示,当前城市幼儿园也存在优质教育资源不足,区域结构不合理,以及收费问题。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报讯 (记者张颖妍)小学毕业生“赶场”参加多所民办学校“小升初”考试的现象,将在今年改写。在一年一度民办学校“小升初”报名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际,昨日记者获悉,经2011年高收费民办学校招生协调会确定,今年各大民办学校只能在6月11日、6月18日和6月25日三天选择一天举办初中招生考试。也就是说,学生和家长今年最多只能考三场。

  我心中的好老师就是像他这样,一个大男孩,一个大朋友,没有呵斥,没有指责,有的只是一句温暖的话,一个眼神,一条短信,甚至一个动作,他爱学校,更爱我们。他是我的良师,更是我的益友。

  应对:改革办学体制 优化办学结构

  教育部门表示,此次对民校“小升初”招生考试时间进行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学生负担。关于具体的考试时间,目前尚处于征集各民办学校意见的阶段,可能还会作出调整。

分享到:

  针对云南省学前教育现状,罗崇敏表示,这几个问题将在下一步的学前教育发展中将高度重视。

  “小升初”考试“车轮战”普遍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首先要改革城市学前教育办学体制,大力发展城市民办学前教育,要引进省外、国外的办学要素,特别是要吸引很多优质学前教育资源,投入到云南城市的学前教育之中。特别是要高度重视省市一级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引进,扩大城市学前教育的办学规模。

  东莞民校的“小升初”考试历来火爆,从5月底开始到6月中旬,参加4、5次甚至更多的考试的小学六年级学生不在少数。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其次,要调整城市学前教育的办学结构,包括公办幼儿园与民办幼儿园的结构。对幼儿园所有制以及城市区域之间的幼儿园布局结构进行调整,促进均衡发展,以满足人民群众对学前教育的期盼。

  不少学校为了争取尽量多的考生报考,采取“错开”考试时间的方式。记者简单统计了一下,从去年5月30日到6月15日三个周末里,都有不同民校组织自己的“小升初”考试,且每场考试的学生报考数量都不少。

  同时,切实加强管理,包括幼儿园孩子的管理,收费管理、办园管理都要加强。

  去年5月30日在尚城学校举行的小升初考试,就有4000多学生参加。去年6月14、15日光明中学和东华初级中学的小升初考试,更是每一场都吸引了超过一万名学生参与。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毕业生都会同时报考3所以上学校。

  出路:加大学前教育的投入

  教育部门:为学生减负

  学前教育的规模要扩大,加大学前教育的投入,我认为各级政府要充分履行职责,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要充分调动社会办学的积极性,大力举办民办幼儿园,特别是在城市地区。公办幼儿园要大力发展,民办和股份制幼儿园也要积极发展,这样形成公办、民办、股份制幼儿园平等竞争共同发展的格局。但是在农村地区,发展学前教育,政府应该有更大作为。(记者
杨之辉)

  近日,市教育局召开2011年高收费民办学校招生协调会,其中一项重要议题便是将各民校“小升初”考试时间调整为6月18日和6月25日两天进行。会后,教育部门要求各民校上报今年的“小升初”考试时间,由于安排在6月18日考试的学校过于集中,教育部门经讨论后决定,增加了6月11日的选择。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以前没有规定时间,有的家长就让孩子每个星期都去考几场,这样孩子负担太重,太辛苦了。”教育部门表示,今年在民校“小升初”招生考试之前召开协调会,与各民校商量改变以前的做法,最重要的是为了给学生“减负”。

  民校表态:尽力支持 也有疑虑

  记者昨日从包括东华初级中学、北师大翰林实验学校、光明中学、宏远外国语学校、御花园外国语学校、东方明珠学校等“小升初”考试的“热门”学校了解到,他们均表示,能够理解教育部门的苦心,也会在考试时间上,安排在这三天。

  然而,记者调查中发现,民办学校在理解教育部门此番“苦心”的基础上,也纷纷表示了各自的疑虑。“如果学生报考三所学校都没考上,想报其他学校,怎么操作呢?”一位民校校长坦言,对于学校而言,也会担心限制考试时间会减少报考人数从而影响生源。

  也有民办学校表示:“限制三天的考试时间,未必能够从根源上解决考生的考试压力。反而会加重学校组织考试的负担。”

  不解:组织“联考”怎么这么难?

  “太多考试会让孩子增加负担,但是限制考试次数又会减少家长选择的机会,能否参考广州,组织民校‘联考’呢?”采访中,不少民办学校负责人与家长都把“民校联考”提到了建议之中。

  教育部门表示,“民校联考”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讨论过,而在今年的民校协调会议中,也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即便有学校表示能够支持,但是由于大多数学校还没达成共识,所以,今年之内还是难以实行。

  家长反应

  赞:减少考试次数是好事

  “只能考两次也好,孩子就没那么累了。”公务员刘女士孩子目前在公办小学读六年级,与很多家长一样,刘女士希望让孩子做“两手准备”。“一方面看可以‘派位’到什么样的公办中学。一方面让孩子多参加优质民校的‘小升初’考试,争取上公办班。”刘女士告诉记者,“本来让孩子多参加几次考试也是抱着‘练兵’的态度,并不是十分必要。通过这样的限制,的确可以让孩子减负,也可以让我们这些家长不用那么紧张。”

  弹:选择少了是倒退

  “民办学校的最大特点是比较自主、灵活,如果他们的招生也受到限制,会不会是一种倒退呢?”高埗的罗先生表示,虽然理解教育部门为学生“减负”的初衷,但他认为应该从“观念”上让家长自觉为孩子减负,而不应限制家长和孩子的选择。

  罗先生说:“谁不想自己孩子进到最好的学校呢,还是不应该让孩子错过任何一次机会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