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教师可参考公务员标准,杨东平致辞

  学生:“凭什么老师上课可以打手机,学生不可以?”

  本报讯
教师节送礼成风,到底送不送?调查表明近6成的人表示曾经给老师送过礼,对于这种情况很多家长也表示很无奈。调查表明,94%的人甚至赞同将教师节取消。对此,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著名教授张育仁老师认为,抑制送礼风教师可参考公务员标准。

  自2001年起,国家在中小学推行新课程改革已经十年。伴随贯彻落实国家《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中国教育正处在一个新的改革活跃期,以促进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为主,追求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借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联合新教育研究院、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多家机构举办“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聚集教育一线的课改精英和海内外知名教育专家,共同探讨交流课改经验,以期以民间视角探讨基础教育教学改革,推动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提升。论坛已经圆满结束,以下为论坛实录。

  

  老师:“那你说哪位老师、什么时候在课堂上打电话?”

  张育仁说,教师节送礼,这个在中国儒家思想的影响下,这种尊师重教的传统是很好的。教师节通过言行来表达对老师的爱戴是值得发扬的。

  杨东平(微博):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来自全国各地第一线的校长、教师大家上午好!在金秋十月的北京,全国各地的教改精英聚集一堂,我首先代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机构对大家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图片 1 广西柳州市柳江县,一部平时拉货的面包车成了“校车”,核载8人的车上坐了28个孩子。颜
篁摄

  学生:“我曾经看到你在学校升国旗的时候打电话呢?”

  但是现在有种庸俗歪曲的理解,以为教师节就是送礼,而且是价值越大越好,次数越频繁越好,这种攀比实际上是一种社会弊端。

  正如刚才视频看到,任何一场真正教育改革的成效最终体现课堂和教学上,教育改革学生在课堂,已经走过十年新课程改革,需要总结和回顾、需要评价和反思、需要传播和推广成功的经验,需要在十年基础上继续深化和前行。十年新课改已经取得积极成效,新课改合作自主、探究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94%教师认同新课改理念,93%教师认为新课改在所在学校得到积极开展,32%的教师认为有很大或者较大的改变,启发式教学比例明显提升,学生主体作用受到重视和体现。

图片 2  广东梅州市五华县某镇,一辆限载半吨的小货车用铁栅栏在车厢围了一圈,里面居然站了50多名学生。黄蔚山摄

  老师:“那是一些援建志愿者和我联系。”

  学校教育本来是精神的圣地,但是这种送礼成风就让本身的精神变了味。加上老师收受礼品成了一种习惯,变成了一种惯性。从这方面来说,老师作为一个言传身教者,在端正自身的职业定位上还要做一些思考。

  与此同时形成鲜明对比,教师对新课改成效评价没有那么高,只有四分之一教师对成效表示满意,有47%的教师认为新课改之后学生课业负担反而加重,评价和考试没有改变、教育资源不足、教师培训跟不上等认为新课改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图片 3形形色色的农村“校车” 李宏宇绘

  学生:“难道你每次接电话都说的是援建的事?”

  在家长方面,我们的家长其实有两面性。家长觉得教师不收我的礼,是不是对我的孩子有看法呀,我的孩子是不是要吃亏呀?送礼的行为还是在继续。另外一方面在私底下其实是有意见的。

  基础教育整体面貌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公众对教育改革强烈企盼和信心不足并存,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梦想。前几天两岸隆重纪年辛亥革命100年,我们都是梦想家,追思100年怀有梦想,追求中国进步的年轻人。有梦想才有改变,我们继续做新课堂新教育之梦。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行动,对教育能改变吗?这样的疑问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我们选择是行动、是建设,我们相信教育是一门科学有内在的动力,我们认为教育难点都是有解,可以解决的。

  撤点并校,“校车”需求旺盛

  “啪!”小文脸上挨了老师一耳光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有时候家长送来的礼物,也让老师感到很为难。“有的家长送的礼物动辄上千元,感觉压力太大了。”有老师说,如果学生或家长真是感激老师,自己可能也会接受,但是现在很多家长是为了让老师“办事”才送礼。

  我们推崇行动、勇于实践、努力变革,今天作为行动者力所能及的改变,比作为批判家重要的多,相信这样整体性教育变革必定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互作用的过程,正是公民社会建设的本意。乔布斯给我们留下这样名言,“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有其他原因吗?”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有榜样,总有一些地方、一些学校做出不同凡响的业绩,今天来到这里优秀教育家,有的是在基层学校教改第一线的改革者、有教育学者。

  每周日下午3点,家住湖南省永兴县悦来乡侯家村的侯建华就开始吆喝着,约上村子里有孩子在镇上读书的10多户邻居,一起把孩子们送上一辆租来的面包车。

  学生上课玩手机被收缴,为了说服老师拿回手机,学生连提三个理由,均被老师驳回。最后,老师耐心解答却被学生无休无止的质问,气得不能自己,伸手“啪”地一声扇了他一耳光。

  张教授指出,我们的家长在送礼上的攀比实际上也是促成教师节送礼成风的一个因素。

  今天来到我们现场大多精英学校名校、名师,他们带来更具有草根性、民间性自主改革的探索,他们给我们带来不仅各自课改经验和模式,首先不甘平庸,勇于实现的精神。是当前教育改革最稀缺和最珍贵的资源,他们为我们树立卓越的榜样,也体现深化改革当中,走向教育家办学的重要方向。

  “小孩在镇里的初中寄宿,一个礼拜回家一次。学校里没有专门的车接送,我们就合租了这台面包车。星期五去学校接,星期日再从村口送到学校。”在侯建华的脑海中,没有“校车”的概念,合伙租车是最佳选择了。

  12月14日下午,此事发生在什邡市慈济中学。学生叫小文(化名),老师是学校政教处主任蒋老师。事发后,蒋老师后悔不已,目前已道歉并获学生和家长[微博]原谅。

  怎么样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张教授建议,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管理部门要制定出相关的细则加强对老师的管理。甚至可以参照公务员收礼的办法,不便推脱那就上交,如果价值大了不上交就做违规处理。学校还要向家长宣传相关的细则,进而遏制这种送礼风。

  迄今为止各种改革探索仍然实践之中,远非完美,人们对各种不同模式都有批评和质疑,我们需要通过交流和讨论凝聚共识,提升和超越。需要从课程改革走向素质教育,从教育方法的变革走向真正变革,中国希望在教育,教育希望在改革,我们有理想、有实践、有榜样、有经验,因此有继续前行的信心和力量。预祝各位未来改革取得新的成绩,谢谢大家!

  近年来,农村人口出生率下降,且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带走了部分孩子,农村适龄儿童减少,许多农村中小学停办了。在甘肃省庆阳市,2001年至2010年小学数量从2479所锐减至1516所,公立幼儿园从199所锐减至55所。在江苏省邳州市,早些年的“村村有小学”变成了如今的“3个村有1所小学”。

  事发经过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黄晔 实习生 王欣 采写

分享到:

  同时,学校分布也日趋向县城和乡镇集中。吉林省县城学校数量占全部学校数量的比例由撤点并校前的8.3%增至22.6%,乡镇学校由19.2%增至39.2%,而农村学校由74.5%降至38.3%。

  手机被收走 学生找老师索要挨打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我读五年级了,家离学校有六里路,走路太远了,爸爸妈妈不放心,就要我搭这辆面包车上学、回家。这么大点的车厢,装进了10几个同学,我们就像塞进了罐子里,气都透不过来。”湖南省岳阳县公田镇一位名叫陈希的小学生满脸委屈。

  小文是什邡市洛水镇慈济中学初三学生,昨日他已经回到课堂上课,其右眼眼眶还有一些血肿。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陈希并非孤例,撤点并校让原本在村里读书的孩子开始搭车去乡镇甚至县城上学。据调查,甘肃庆阳市撤点并校前,幼儿园、小学的覆盖半径不超过1.5公里,初中的覆盖半径不超过5公里。如今,幼儿、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3.1公里,初中生8.2公里,最远达15公里。平均单程上学所需时间,初中生为70分钟,幼儿、小学生约为40分钟。

  14日下午,政教处主任蒋老师发现小文上课玩手机,现场收走他的手机。回到办公室,蒋将手机、游戏机做了登记。另一同学手机也被收走,课后,这名同学在蒋老师处拿回手机卡,但没能拿回手机。

  于是,“校车”开始在农村地区蔓延。每到上学、放学的高峰期,农村中小学校门口,通常就会看到一群群孩子从租用的面包车或者敞篷三轮车里上下。

  小文也找了蒋老师,但他不想只是拿回手机卡,“当时蒋老师说只要我能将他说服就还我手机。”于是小文开始试图说服蒋老师:

  此外,“校车”也成为民办、私立学校谋利的重要途径。近年来,这类学校开始在农村地区盛行,并且多以盈利为目的。为了抢夺生源,常常推出学生接送服务。可是,由于需接送的学生数量多,又没有政府财力物力支持,于是,非法改装并超载驾驶的校车屡见不鲜。

  “手机被收缴了,爷爷奶奶要联系我联系不上。”

  “校车”乱象,事故此起彼伏

  “学校安装有公用电话,每个学生每月都有60分钟免费通话时间。”小文无语。

  2011年11月16日9时,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的一所幼儿园校车与一辆运煤货车迎面相撞,造成19名幼儿、1名司机及1名陪护教师死亡,44人受伤。

  “凭什么老师上课可以打手机,学生不可以?”

  2011年12月12日17时,江苏徐州市丰县首羡镇的一辆校车为躲避前方一辆人力三轮车发生侧翻,掉落路边河沟中,造成15人死亡,8人受伤。

  “那你说哪位老师、什么时候在课堂上打电话?”小文无法列举。

  孩子们在瞬间失去了生命,来不及想更来不及问:“校车为何如此不安全?”

  “我曾经看到你在学校升国旗的时候打电话呢?”

  2010年7月1日,《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标准对小学生校车安全带、安装“汽车黑匣子”、至少应设两个应急出口、双层客车和铰接客车均不得作为校车等都作了详细规定。

  “那是一些援建志愿者和我联系。”蒋老师又驳回了。

  可是,标准实施以来,这一规定难以着陆。2010年12月27日,湖南衡南县松江镇一辆搭载19名学生的三轮摩托车坠河,造成14名学生死亡。事故发生后,衡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指出,全县共249所农村学校,到交警大队备案并办理了相关手续的校车仅68辆,这68辆基本上没有学校自购的校车。

  “难道你每次接电话都说的是援建的事?”

  “学校财力不济,难以满足学生上下学的校车需求。每到周末,我校就有900人需要乘车回家。有的由家长接送,有的乘公交车,有的就不得不搭乘一些破旧、报废的面包车、三轮摩托车和低速货车。”吉林柳河县实验小学校长柳梅说。

  “啪!”小文脸上挨了一耳光。

  广东省梅州市,一辆限载半吨的小货车,车厢被围了铁栅栏,原本只能拉3头牛的车上,居然站了50多名学生。

  蒋老师认为,自己跟小文讲理,但小文却跟他扯蛮经(意为胡搅蛮缠)。但在接受成都商报(微博)记者采访时,小文仍感到委屈,他认为自己在跟老师讲理,却挨打了。虽然老师已经就此向他道歉,并带他到医院检查了眼睛,但“就是心里不舒服。”

  安徽省安庆市,交警发现一辆校车走着S型路线,经查,核载7人的小型客车实载21名学生。司机打开车门时,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

  蒋老师回忆说,小文课后到办公室要手机,按照学校规定没有归还。小文没有接受,并称他升旗的时候也在接电话。蒋告诉他“老师因为工作需要才接打电话,且这样的次数也很少。”

  江苏省如皋市,一辆7座的微型面包车内,塞进了二三十个孩子。一名仅入园两天的4岁女孩吴某,由于车内人多拥挤,最终窒息身亡。

  蒋老师昨日向成都商报记者解释说,一时冲动才动了手,很不应该。

  超员驾驶、司机酒驾、被遗忘的孩童在车上窒息……缺少驾驶证、行驶证、未经公安部门备案的个体私营车辆(俗称“黑校车”)在乡村“大行其道”,犹如一个个移动的“炸弹”,随时可能吞噬孩子的生命。

  学校出面

  监管缺位,困惑“校车”安全

  老师赔礼道歉 学生获赔已原谅

  “管不到啊!我们没有执法权,能做的只是教育孩子们注意乘车安全,尽量不搭改造过的车或者破旧车。”湖南省平江县官塘镇中心小学马楷模老师说,“同时,要求家长与学校签订免责协议书,如果在校外乘车出了安全事故,由家长与车主自行协商解决。”话语中,透露着学校的无奈。

  事发后,蒋老师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而学校也出面处理此事。

  “家里两个孩子每天5点半起床,乘私人经营的校车前往15公里外的乡中学上学,每月需交‘校车费’320元,这就已经占了家庭收入的2/3。如果乘坐正规校车,费用岂不是更高?”湖南省平江县河东乡杨梅村村民说。一方面是家庭的经济拮据,一方面是孩子的安全,村民的脸上挂满了忧愁与矛盾。

  “学校已经批评、教育当事老师,要求向学生、家长赔礼道歉。”什邡市洛水镇慈济中学有关负责人昨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后,认为老师教育学生方式方法欠妥,学校要求当事老师向学生、家长道歉。

  目前,湖南省平江县的农村交警中队只有2至3个民警,平均管辖4个乡镇。其他地方也差不多。甘肃省庆阳市交警支队实有警力153人,平均每名民警管辖道路73.2公里。其中,正宁县交警大队共有5名民警,无法承担县乡道路全面巡逻管控任务,很难及时查处校车的违法行为。

  昨日,小文的父亲文孝贵表示,老师只是一时冲动打了儿子,事后老师主动赔礼道歉,并赔偿小文的手机以及医疗费用,所以愿意谅解老师。

  “公安交管部门警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在全力确保主要国、省道交通安全的基础上,很难再有力量对乡村公路进行长期有效的监控。”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们多次开展集中整治,但效果缺乏长期保障。整治时,这些车辆就暂时停运,等交警一走,这些车辆又上路了。”

  当事老师

  此外,较为恶劣的路况也是农村地区校车安全事故的重要诱因。虽然吉林省大安市政府统一购买了宽2.32米的校车,但乐胜乡明德中学周边道路路宽不足4米,车辆会车、超车横向间距不足,依旧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在湖南省平江县杨梅村,孩子们在去往河东农村中学的途中,有一段6公里的水泥路仅有3.5米宽,并且大部分临水临崖,路侧缺乏必要的防撞和隔离设施,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今后会多沟通 定要以德服人

  齐抓共管,建设“绿色通道”

  按照慈济中学学校规定,学生严禁上课玩手机。在和家长沟通并征得同意后,收缴手机由学校代管,并在学期末统一归还学生。所有收缴的手机都集中封存在教师办公室,每部手机背后标示了学生姓名、班级。

  由政府采取每名学生每天补助1元,补贴车主的运营收入,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政府采取“政府统筹、财政补贴、纳入预算、解决运力”的方法,规范管理私人营运的“校车”。

  蒋老师解释,自己升国旗时接电话,是因为有社会爱心人士对学校关怀,不得不接听。

  当地乡镇政府对辖区符合安全要求的车辆和需要乘车的学生数量进行摸底后,组织教育、交警等部门对这些车辆及其驾驶人员进行资格审查。如果审查通过,就获取“接送学生校车”专用标志、一些税费减免和补贴。

  “教育学生应该更讲究方式方法。”“我也很后悔,不应该动手打他。”昨日,蒋主任称,由于情绪激动对待学生的方式有些粗暴,“在今后的教学中多与老师和学生沟通,以德服人。”

  如今,宣州区“接送学生校车”已经发展到570辆,广受群众欢迎。但是,“校车服务及其安全问题的背后是复杂的社会管理问题,涉及经济发展水平、教育均衡发展、道路交通建设和管理等诸多因素。”清华大学(微博)教授余凌云说,“不同地区,校车的发展策略应该有所不同,政府及有关部门需要有针对性地明确自身定位,履行应尽职责,满足农村地区校车需求的同时,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校车的发展,源自于撤点并校。”中国政法大学(微博)教授王敬波表示,“为此,应当考虑将学生上下学安全出行作为农村地区撤点并校的前置条件。对不符合条件的,暂缓撤点并校,甚至改为送老师下乡和增加寄宿学校等。对符合条件的,可以考虑发展公共交通。唯有提前规划,合理提供校车服务,才能减少校车安全隐患。”

  “校车服务其实是‘学校后勤保障社会化’的问题,是一个全社会需要共同承担的问题。现阶段,个体经营的中小学生、幼儿接送车辆仍有相当大的数量,一些民办、私立学校因抢夺生源造成了校车虚假繁荣。”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授袁桂林说,“对此,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相关安全管理措施,采取收购整编等方法,将这些车辆纳入校车安全管理制度,通过规范化管理,保障学生安全出行。”

  “从长远来说,应明确性质,区分责任。校车服务,是公益性事业,还是企业化发展?不同的回答,就会有不同的校车安全工作机制和不同的安全责任主体。”袁桂林补充道,“政府应该加强制度建设,健全工作机制,明确教育、公安、交通、安监等部门的职责,明确企业、学校乃至家长的义务,加强对校车运营各个环节的安全监管。”

  2011年底,国务院相关部门积极制定《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并且向社会征求意见。有群众反映,安监部门应尽快建立健全校车安全标准;交通部门应加强农村道路建设,抓紧完善农村地区校车线路及周边的交通安全设施。

  校车之痛

  2011年末,接连发生校车事故。“要把校车安全问题真正纳入法制的轨道,这样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并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总理的督促,将校车安全问题推向了前所未有的位置。

  在这种背景下,《校车安全条例》(草案)经国务院法制办发布,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国家出台校车立法,当然是“立竿”之举,但仅凭一部法律法规,能否马上起到人们期望的“见影”之效,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

  其实,校车安全问题还折射出一种治理危机。曾几何时,超员驾驶,但依旧“明目张胆”;车辆破旧,但仍然“大行其道”——对于这些早被察觉和发现的问题,为什么就一直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反而一任“超载”下去、“破旧”到底,直到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呢?

  校车安全问题在城乡都有发生,但必须承认的是,这样的悲剧更多的是发生在农村地区或偏远贫穷地区。这种局面应该说是城乡差距问题的现实反映。而城乡发展不平衡,是一个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而且这种不平衡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

  孩子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最高程度的保障,校车悲剧不能一而再地发生,上述深层次的问题必须被正视并切实地解决。希望全国上下将校车安全当作一件大事来抓,做到防患于未然。为了祖国的花朵,为了下一代,请在校车安全上多做文章,多花心思。希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