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应优先面向亚太市场,俄放宽外国投资者持股俄罗斯天然气巨头的限制

近日,法国电力公司表示,从2020年开始,法国电力公司将每年至少建造一座欧洲压水堆(EPR),来替代现在正在服役的核电反应堆。法国电力公司是在一份为法国财政市场调查准备的文件中做上述表示的。法国电力公司现在是国有公司,将在2005年年底实现部分私有化改造,形成有限责任公司,并将出售30%的资产。这份报告显示:法国电力公司的发展战略表明将用欧洲压水堆替代现有的58座核电反应堆。法国将继续发展核电的原因是:核电的经济性好、价格稳定而且对环境比较友好。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如果一份将伊拉克石油储备交由美英跨国公司开发的计划在明年生效的话,那么伊拉克人可能将面临损失2000亿美元的惨淡前景。

 
据俄罗斯《公报》报道,莫斯科卡耐基中心科学委员会主席德米德里·特列宁撰文指出,天然气是21世纪世界能源主要问题,2020年前全球天然气需求急剧增加,特别是美中两国,因此,今后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应优先面向亚太市场。

新华网莫斯科11月25日专电(记者岳连国)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25日通过俄联邦天然气供应法第15条修正案。该法案放宽了外国投资者持股俄罗斯天然气巨头--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限制。

  另据中新网报道,美国和英国一些压力组织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如果伊拉克允许外国公司控制其部分能源储备份额,那么它将重陷“旧的殖民主义陷井”。这份报告将肯定会重新引发人们有关伊战的真正目的是确保西方控制伊拉克石油的担心。

  特列宁认为,如果优先面向亚太市场,东西伯利亚地区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不仅能保障全球能源安全,巩固俄世界市场能源供应大国的地位,还能促进地区发展。不过,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轻松。

上述修正案规定,放宽此前规定的外国投资者只能持有俄天然气工业公司20%股权的限制。修正案同时规定,俄罗斯政府和政府控股的公司持有天然气工业公司普通股的比例不能低于50%,这与此前规定的政府持有该公司普通股比例不能低于35%有较大提高。

  伊拉克政府已宣布了在下个月大选后寻求西方投资来开发其石油储备的计划。伊拉克已被证实的石油储备有1150亿桶,位居世界第三。

  2003年,俄政府通过国家能源战略,但在现实执行中遭遇许多困难,到2010年前,天然气产量增幅最低预计为1.3%,其后10年才会急剧增加。现在占主要份额的西西伯利亚天然气产量在持续减少。天然气出口战略瞄准早已成型、增长潜力不大的欧洲市场,急剧发展中的亚洲市场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同时,市场条件本身要求俄政府考虑扩大投资,进行必要的体制改革。基础设施建设,新产地勘探,石油管道铺设,天然气液化厂建造,需要数十亿美元资金。施托克曼天然气田的开采还面临复杂的技术问题。即将进行的俄天然气工业公司股份市场化改革将引发在天然气领域投资的国家和私人、国内和国外资本的连锁反应。这些都是俄政府近期要解决的问题,并将对国际能源市场和俄罗斯本身产生长期深远的影响。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成立于1993年2月,其天然气年产量占俄天然气总产量的90%和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20%。今年6月,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公司收购了俄天然气工业公司10.7%的股权。由于俄政府此前已经持有该公司相当比例的股票,此次收购使政府持有的俄天然气工业公司股权已达50%。

  压力组织的报告称,伊拉克新宪法为更多的外国投资进入伊拉克开了方便之门。报告称,伊拉克已经和石油公司展开了谈判。这些组织称,它们已收集了美国和英国政府高层向伊拉克施加压力的细节,美英政府高层要求伊拉克寻求外国公司的帮助以重建其石油工业。

  在解决上述问题时,必须确定东西伯利亚天然气出口优先方向。现在,天然气出口地理分布显然仍以欧洲为中心,日前决定铺设俄德波罗的海海底天然气管道就是西线优先方向的明证。虽然欧洲国家市场很大,但其增长缓慢,与此同时,东北亚和太平洋北部地区天然气需求竞争加剧,中、韩、日、美需求增加,供应不足。因此,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已经调整出口战略,计划继续开发西西伯利亚资源满足欧洲需求,把萨哈林变成面向亚太市场的出口基地,开发科维克塔天然气田作为战略储备,立足于国内市场,同时满足东线出口需求。

分析人士认为,俄放宽对外国投资者持股俄天然气工业公司的限制将有助于提高该公司在证券市场的融资规模。

  报告称,去年夏天下发的一份英国外交部文件称,至少需要40亿美元才能使伊石油产量恢复至海湾战争之前的水平。文件称:“考虑到伊拉克的需要,削减伊政府在其它方面的开支是不现实的。伊拉克需要同国际石油公司谈判以获得外国直接投资来提高其石油产量。”

  利用东西伯利亚天然气资源填补俄中部地区需求缺口是不明智的战略,因为等待开采的产地就在出口管线附近,从经济上讲,出口更为有利。即使仅靠远东萨哈林的天然气储备就足以保障俄罗斯在亚太市场上占据重要地位,但其天然气资源无法满足庞大的中国市场,更不用说亚太地区其他国家需求。不晚于2006年,中国将做出天然气进口优先方向战略决定,要么把进口重点放到俄罗斯天然气上,从保障能源供应多样化角度上讲,这对中国更有利,要么面向全球液化气市场,充分利用经卡塔尔、伊朗、印尼和澳大利亚的海上运输干线。如果俄天然气出口优先面向亚太市场,萨哈林天然气将全部用于供应中、日、韩市场,其他产地的天然气也能在更为有利的美国西海岸市场占有一定的份额,同时巩固俄美关系中极为重要的经济基础。

  报告称,美国国务院在战前曾提议采用生产分摊协议的方法,联军伊拉克
临时管理当局采用了这一方法。报告称:“目前的伊拉克政府正在加快这
一进程。它在制订宪法、进行选举和通过石油法的同时已在和石油公司就合同进行谈判。”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广播公司的一份新闻报道称发现了布什政府在“9·11
”之前就制订了控制伊拉克石油计划的文件。在对七个国家的生产分摊协
议进行分析后,报告称,跨国公司正为它们的投资寻求42%至162%的回报
率,这大大高于12%的平均回报率,按每桶石油40美元、合同期为25至40
年计算,伊拉克损失的资金将高达740亿美元至1940亿美元之间。

  如果能源出口战略重点面向东方,俄政府需要深思熟虑,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确保在维护国家利益基础上,扩大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地位。可能措施有:

  新经济基金会的政策主管希姆斯说:‘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美国和英国在寻求控制超过它们份额的石油储备时在全球各地留下了冲突、社会动荡和环境破坏的恶果。现在看来它们正决心通过牺牲伊拉克来进一步增加它们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债务。伊拉克正陷入一个旧的殖民主义陷井。”

  政府决定铺设通向中国和韩国的地面天然气走廊,抢占2020年后中国2000亿立方米天然气需求市场的大部分份额;

  “针对穷人的战争”组织的首席执行官里察德说:“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伊拉克战争是为了石油、利润和洗劫。尽管政治家们说这是一个阴谋论,但我们的报告给出的详尽证据表明石油跨国公司正企图掠夺伊拉克的石油收益。”

  铺设东线天然气出口管道,总投资规模预计180亿美元,俄境内建设规模120亿美元,有力推动俄东部地区发展,巩固国家地缘政治地位;

  目前的伊拉克政府已表示它计划将目前的石油日产量由2百万桶提高至6百万桶。美国能源信息局称,伊拉克增加石油产量将化解使石油保持高价的
市场紧张局面。政府和西方石油公司称,压力组织的报告纯属假设,这一问题应由伊拉克人民决定。它们还指出伊拉克需要重建石油行业的资金。
  英国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称,伊拉克石油工业急需投资。发言人说:
“伊拉克政府已明确表示决定权归它所属,但是他们明白这将需要很大的
投资。伊拉克寻求外国专家的帮助以重建石油行业并不令人感到奇怪。我
们正在与财政部等部门密切合作向伊政府提供帮助和建议。外交部并没有进行具体的游说活动。”

  把萨哈林变成太平洋地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基地,主要面向从日本到美国西海岸的海外市场;
加速勘探科维克塔-克拉斯诺雅尔斯克-雅库特三角地带,增加可靠的天然气储备;

  努力谋求天然气领域国家和私人资本的最佳平衡,允许独立生产商参与竞争,与俄天然气工业公司一起,共同巩固俄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地位。

  特列宁指出,如果俄政府采取上述措施,重点开发东西伯利亚产地,合理分配资源,将会在保障欧洲市场份额的同时,大大增强自己在亚太能源市场上的存在,成为从欧洲到美国,从中国到日本,整个世界市场上的天然气供应大国,俄天然气工业公司也将真正成为全球能源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