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在世界上首次证明新肿瘤标志物,我国首次发现肿瘤标志物

清华大学

我国首次发现肿瘤标志物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

[视频]我国在世界上首次证明新肿瘤标志物

一滴血监测癌症病情

可用于癌症检测及疗效监测

实验物理领域的“领航人”

来源:CCTV新闻联播 2013-11-17 白央 乃之 高吕杰 高杰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11-19 陈彬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3-11-19 陈竹

来源:经济日报 2013-11-15 韩秉志

  今天,清华大学对外宣布,我国科学家在国际上率先成功证明“热休克蛋白90α”是一个全新的肿瘤标志物,据此自主研发的“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已通过临床验证,这对提高肿瘤患者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水平具有重要是推动作用。该成果被DNA双螺旋发现者、诺贝尔奖获得者詹姆斯•沃森博士来信评价为“向攻克癌症这一目标又前进了一大步。”

  11月17日,清华大学宣布,该校生命学院罗永章研究组在国际上首次证明了热休克蛋白90α为全新的肿瘤标志物。其自主研发的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也已通过临床试验验证,获准进入中国和欧盟市场。据悉,这是自人Hsp90α被发现24年来,全球首个用于临床的相关产品。

  11月17日,清华大学宣布,生命学院罗永章教授研究组首次发现热休克蛋白90α为一个全新的肿瘤标志物。这也是中国人首次发现和定义血液中的肿瘤标志物。

  在2013年3月举行的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成了焦点人物。由他领衔的清华大学物理系和中科院物理所联合组成的实验团队,首次在实验中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这是我国科学家从实验上独立观测到的一个重要物理现象,也是世界基础研究领域的一项重要科学发现。

  肿瘤标志物指的是可以反映肿瘤存在的物质,是肿瘤诊断、治疗过程中的重要检测对象。清华大学生命学院罗永章教授研究组在国际上首次证明热休克蛋白90α为一个全新的肿瘤标志物。

  肿瘤标志物的存在或量变已成为肿瘤诊断、预后及治疗指导中的重要辅助手段。2011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公布了全球31个被明确用于癌症检测的产品。不过,它们均由外国科学家发现和定义,我国至今尚无自主发现的肿瘤标志物在临床中被广泛应用和认可。

  肿瘤标志物是一类反映肿瘤存在的物质,其存在和量变可以提示肿瘤的性质,只需取患者的一滴血液,检测血液中肿瘤标志物的含量,就可以监测病情和治疗效果。2011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公布了全球31个被明确用于癌症检测的产品,其中,以血液为检测对象的有17个,均由外国科学家发现和定义。

  薛其坤是国际著名的实验物理学家,主要研究方向为扫描隧道显微学、表面物理、自旋电子学、拓扑绝缘量子态和低维超导电性等,曾获何梁何利科学与进步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求是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万人计划”杰出人才等奖励与荣誉。

  清华大学抗肿瘤蛋白质药物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
罗永章:在癌症病人里边,它含量明显高于健康人,它分泌到胞外以后,相当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出来以后它就帮助肿瘤转移,肿瘤病人越晚期的时候它含量越高。

  罗永章介绍说,热休克蛋白是细胞在某些环境因素或应激条件下形成的蛋白质,广泛存在于各类生物细胞中。2009年,该课题组揭示了人Hsp90α的分泌调控机制。随后,课题组进一步证明了分泌型Hsp90α能够促进肿瘤侵袭及转移,且其在血液中的含量与肿瘤恶性程度正相关。

  据《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312万,因癌症死亡的人数有270万。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20年新发癌症病例将达到2000万,因癌症死亡人数1200万。我国的癌症病人在发现癌症时,大多数已到中晚期,或已经转移。

  薛其坤曾这样总结自己:“我人生的一个体会就是勤奋。”在进行实验的4年中,他的团队先后尝试了1000多个拓扑绝缘体样品。在孜孜不倦的努力中,薛其坤带领他的研究团队,瞄准国际学术前沿,在发展高灵敏实验技术的基础上,在实验物理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在国际上有广泛学术影响的科研成果,培养了一批年轻的学术带头人。

  清华科研团队据此自主研发的“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只需要一滴血液,就能对肺癌患者进行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并有望应用于肝癌、乳腺癌、结直肠癌等多种肿瘤。此试剂盒目前已获得国家第三类也就是最高类别的医疗器械证书,并通过了欧盟认证,获准进入中国和欧盟市场。

  在上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该课题组与企业合作,成功研发出性能稳定的“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近日,世界上首个Hsp90α作为肿瘤标志物的临床试验也成功完成,从而证明了Hsp90α是肺癌相关肿瘤标志物,可用于患者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

  罗永章课题组一直致力于肿瘤微环境与肿瘤转移的研究。24年前,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的韦伯课题组发现Hsp90α,但其分泌调控机制一直尚未明确。2009年,罗永章课题组首次报道了肿瘤细胞特异分泌Hsp90α的调控机理,证明Hsp90α在血液中的含量与肿瘤恶性程度正相关,在正常细胞中的含量是1%,在肿瘤细胞中的含量则为2~7%。这一成果在2009年的《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

  总结自己与团队的成功,薛其坤说:“这么快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我们拥有一个协同创新、配合默契的攻关团队,拥有非常突出的年轻学术带头人。”

  目前,全球已有31个被明确用于癌症检测的标志物,都是国外科学家发现和定义的。我国科学家的这项发现,是人“热休克蛋白90α”被发现24年来,全球首个将其用于临床的产品,这将对我国和世界的肿瘤临床治疗产生重大影响。

  据悉,患者只需取一滴血液,即可通过检测血浆中Hsp90α的含量,准确监测病情和治疗效果。

  随后,罗永章课题组自主研发了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2010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等8家三甲医院进行了2347例样本的临床试验验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介绍,试验成功证明Hsp90α作为肺癌相关肿瘤标志物,在早期患者血液中的含量明显高于正常人,晚期患者的含量则明显高于早期患者。其用于肝癌、乳腺癌、结直肠癌、前列腺癌、胰腺癌、胃癌等其他多个癌种的临床试验也将在近期完成。

  薛其坤表示,重大实验发现是对人类智慧的巨大挑战,这对研究团队的科研素养和积累、对实验技术水平要求非常高。我们的研究团队具备了国际领先水平,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最近20年我国对基础研究的重视和大力投入。“国家越来越重视基础科学研究,连续多年大幅提高基础科学领域的投入,这对我们搞基础研究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鼓舞。另一方面,国家的对外开放和人才政策使一批拥有海外学术背景的科学家回到祖国,他们亲身经历过西方学术界良好的科研氛围,能把这些好的东西带回来,让研究少走弯路。”薛其坤及其团队对未来充满信心。

  视频地址:

  在获悉此项成果后,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诺贝尔奖得主詹姆士•沃森表示,这项成果向攻克癌症目标又前进了一大步。

  罗永章介绍,这一产品已获得国家第三类医疗器械证书,并通过了欧盟认证,获准进入中国和欧盟市场,成为全球首个将其用于临床的产品,对于提高肿瘤患者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水平,实现肿瘤个体化治疗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如今,这个诞生于中国本土的优秀科研团队仍然在为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应用前景而奋斗。薛其坤表示:“任何一个现象从原理性的发现走到应用,都需要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和工业界的共同努力,我们也会与更多的人合作将这个领域发扬光大,推动它向应用的发展。”

  这一成果隶属于抗肿瘤蛋白质药物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研究。该实验室2009年由国家发改委在清华大学设立,由清华大学与普罗吉公司共同创建,致力于转化医学研究。名誉主任由“两弹一星”元勋、中科院院士周光召及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诺贝尔奖得主詹姆士•沃森担任,罗永章任该实验室主任。